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一个人的恋爱

最美的时光(二)

一个人的恋爱 木了青橙 2002 2013-08-05 11:19:35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班上流行起了下五子棋,那段时间里大家是上课玩、下课玩,连上下学路上田晓晓都会和同行的小伙伴们用笔在纸上画着圈圈叉叉玩。

那时田晓晓苏冉他们也不会一下课就赶在老师前面赶着跑出去打乒乓球了,而是三三两两聚在一起,以笔纸代替棋子,玩得不亦乐乎。

苏冉是班上公认的高手,鬼心眼的多的苏冉总能“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在你还没有察觉的时候就设下圈套,待到发现时为时已晚,只能败下阵来。班上没有一个人能打败苏冉,所以大家也就任他张狂,自封为“棋圣”。

田晓晓心里不甘,在悄悄观察了很久苏冉的战术后,她也在私底下琢磨怎么打到苏冉。终于,在一个课间,田晓晓向苏冉下了挑战书,两人理科开始了昏天暗地的厮杀,田晓晓每走一步都很小心,并还在心底默默算着苏冉接下来三四步的布局。

“喂,你怎么跟乌龟爬一样,慢死了!”苏冉耐不住性子了。

“不急不急。”田晓晓走的慢条斯理,识破了苏冉一个又一个诡计,另一方面,田晓晓也在想方设法的暗地里摆自己的局。自大轻敌的苏冉则不然,很快就摆好棋子,在他只顾着自己的布局时才发现田晓晓已经埋下了圈套而他也欲罢不能,只能恹恹败下阵来。

“不行,再来!”苏冉不服气的大叫。

“苏冉,上课干什么呢?”田晓晓这才意识到班上静的出奇,原来已经上课很久了,完全沉浸在厮杀中他俩都没有听到上课铃声。田晓晓吐了吐舌头,低着头大气不敢出。

“苏冉啊,你什么时候才能用心学习呢?去,到教室后面站着!”田晓晓第一次见斯斯文文的潘老师发火,刚想替苏冉说句好话也咽到了嘴边。

苏冉也被潘老师发怒的样子吓到了,一言不发乖乖的站到了教室后面。

田晓晓目送着苏冉离去的背影,心里愧疚极了,耳朵里早就听不到老师再讲什么,老师想着愧对于罚站的苏冉。

好不容易爱挨到了下课,田晓晓急忙回头寻找苏冉的身影,苏冉到时一脸玩世不恭的样子,大大咧咧回到座位:“嘿,我发现站在教室特爽,教室里的一切都尽收眼底。你知道吗?我看到班长在偷偷吃东西,还看到韩丽丽在桌子底下看小说???”苏冉一脸得意好像发现新大陆一样。

“喂,田晓晓你怎么了?”苏冉这才注意到低着头的田晓晓,忙打住了炫耀。

“没什么,没什么。”

“呀,你眼睛怎么红了?你不会是哭了吧,真是好哭鬼。”苏冉发现了抬起头的田晓晓红红的眼睛。

“苏冉,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田晓晓越听越难受,她知道苏冉是故意安慰自己,声音有些哽咽了。

“切,我以为啥事呢。芝麻大点的事至于吗?而且我真的觉得后面挺好。”苏冉不以为然的摆摆手。

“你不说还好,我堂堂‘棋圣’居然败在了你一个弱女子手下,这让我以后在六(3)班怎么立足?我刚刚在后面的时候已经想到了对付你的招数了。来,看招!”酷爱武侠的苏冉又开始那一套了。说的田晓晓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拿起笔纸又和苏冉进入了你死我活的恶战。

“喂,几点了?”数学课上田晓晓已经记不清这是苏冉第几次问自己时间了。

田晓晓一脸不耐烦,没有理他继续仰着脸认真听课。

“哎,几点了?”苏冉用笔戳着田晓晓的胳膊,不达目的不罢休。

田晓晓无奈的对着他翻了个白眼,撩开衣袖习惯性的看表。这个小巧玲珑可爱的白色卡通表是田晓晓十二岁生日时妈妈送给她的,所以她特别爱惜总是戴着,结果引来苏冉老问她时间。

“额,我的时间不走了。”田晓晓这才注意到时针和分针早已不动了。

“哈哈哈,你的时间还可以不走?哈哈哈”苏冉笑得前仰后合。

田晓晓没有反应过来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话好像是听起来挺奇怪的也不好意思的抿着嘴笑了。

“喂,你点了?”每次上课田晓晓听得耳朵都起茧的这句话又来了。

田晓晓不耐烦的抬手腕看表,日复一日的重复着同一个动作。“呀,我的表怎么不见了?”田晓晓心慌了,声音已经有了哭腔。

“你先别着急,好好想想放哪里了?”苏冉不慌不忙。

“我记得我今天早上明明戴在手腕上。而且你早自习还问我时间了对不对?”

“嗯,好像是的。”苏冉也有点慌了。

“呜呜呜,那一定是被我搞丢了。这是我妈在我生日的时候送我的。呜呜呜”田晓晓眼泪已经掉下来了。

“你,你别哭啊。”苏冉见田晓晓落泪没了主意,不知道怎么安慰她。

“嗨,我有办法了。”苏冉一拍脑门叫了起来。

田晓晓抬头看着他,不知道这个淘气鬼苏冉又有了什么鬼点子。

“看我的!”只见苏冉拿起红色圆珠笔,拉过田晓晓的手,在手腕上认真的画了起来。“好了!”苏冉放下田晓晓的手,得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怎么样,请田晓晓女士指示!”

田晓晓看着被苏冉画的惨不忍睹的手腕,“噗嗤”一声笑了,“画的丑死了。”

“什么啊,你这什么欣赏水平!”苏冉急了,“看,这表盘,画的多圆啊!这时针和分针,画的多有想象力!还有这红色,多高端贵气啊!这可是全国限量版苏冉牌国际手表仅此一个,你就偷着乐吧。

“呦,那小女子还得好好谢谢苏先生咯!”田晓晓笑出来声。

这个仅属于她和他的手表,田晓晓一直都没有洗掉,但不知不觉它还是被衣衫磨掉了,正如这岁月,无论你怎么挽留,它还是会偷偷溜走。

小时候画在手上的表没有动,却带走了我们最好的时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