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花都之吻

第三章 远方亲戚

花都之吻 hey1925 3062 2013-08-07 11:09:24

  随着飞机的一阵颠簸,可儿从梦境中醒来,伴随着空姐那甜美而又富有安抚性的声音,大家了解到原来是飞机从平流层下降到对流层时遇到了对流,从而引发了飞机与对流层的大风相抵抗,造成了飞机一上一下。

不过对于可儿来说,坐飞机自然也只是家常便饭罢了。。。。。。

只是不知为何,可儿的心中因此多了丝愁绪,似乎一切都不那么顺利。

看着窗外,一切变得愈发陌生。显然,现在已经在了中国的领空。美国,早已变成了回忆。

在恍恍忽忽中,空姐温柔的声音再次响起,“女士们,先生们:飞机正在下降。请您回原位坐好,系好安全带,收起小着板,将座椅靠背调整到正常位置。所有个人电脑及电子设备必须处于关闭状态。请你确认您的手提物品是否已妥善安放。。。。。。”

此时的可儿,静静地看着窗外,看着这个她即将居住和生活一年多的城市。没有摩天大楼,没有时尚现代感,有的只是浓重的古朴气息和略微落后的模样。一切好像都如所意料得那么令人失望。

不一会儿,可人的空姐再次发话:“女士们,先生们:飞机已经降落在花都国际机场,外面温度。。。。。。”

之后的话,早已被可儿无意的忽略了。。。。。。。

走下飞机,走入机场,可儿寻觅着。按照妈妈所说,那边的亲戚将会在机场门口守候,举着写着可儿能辨识出是接机的牌子,等待可儿的到来。

当可儿远远地看到接机的亲戚穿的如此衣衫褴褛,在人群中显得极其乍眼的穷酸,一阵莫名的郁闷让可儿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

透过机场的落地玻璃望出去,不知为何,夜色下,从地面上接近这原本从天空中看只具有破败感的如古城般的花都,一瞬间,多了一丝神秘感,仿佛一种无形地引力在拉扯着可儿来到这里,似乎之前可儿生活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一刻的到来,来到这个陌生古朴的城市——花都。

在中国的南部,那里常年笼罩着乌云和雨,有一座名叫花都的小镇,人口5190,这就是可儿搬来生活的城市。

可儿的外祖父——林国伟,他曾是一名外科医生,曾在美国留学,先后在杜克大学拿到医学硕士学位,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拿到了医学博士学位,而后回归祖国,投身于医疗事业,不仅有实力,有威望,同时更是一方富贾。

这就是为何如今可儿的妈妈在美国过的富裕生活的原因之一。可是,为何这边的亲戚是如此的穷酸落魄,可儿想着,这么站着自然得不到答案。于是,舒了口气,迈着看似坚定的步子走向了迎接的人群之中。

看到美若天仙的可儿的到来,在场的两位亲戚似乎并不那么意外,呆滞也仅仅用了两秒中。不难想象,一直以来,可儿的优良基因,自然有外祖父的一份功劳。

“你是可儿吧?没想到长那么大了呀。。。。。。”,其中一位略微年长的亲戚,揉搓着那双早已满布老茧的手,有些紧张得和可儿交谈着。

可儿思索着,毕竟人家是你的亲戚,毕竟你现在人生地不熟,毕竟。。。。。。还是收敛着点的好。片刻,满脸堆笑地用甜腻腻的语调说道:“大伯,见到您们真高兴,我这人生地不熟的,有您们照顾,太贴心了!”

中年男子听见可儿这么热情的一番演说,似乎有些扛不住了,也只是和旁边这位看似他儿子的人互相傻傻地笑了笑,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一味地如小鸡啄米般,点头,微笑,微笑而又点头。

见到这一幕,可儿心中更是多了一丝鄙夷,只是,这些情绪,自然是放在心里为妙。

随后,两位亲戚取过可儿的行李,便试图带领着可儿走向停车场。

还未到车前,可儿就知道哪辆将是她要乘坐的代步工具了。果不其然,那辆最乍眼,最破旧的车便是可儿将要坐上的车,如果它还可以称为车的话。

只见,左侧的倒车镜似乎经历了一场大浩劫,可怜兮兮地依靠着胶带和布条拉扯着,只剩残余的几根电线连接着,拼了命地奉献自己的最后一点力量。前车盖似乎不愿再和车子有任何的接触,试图飞向天空,无奈被缠绕着的一圈又一圈的胶布拉扯住了飞翔的翅膀。

坐上了车,那位大伯发动车的片刻,可儿的眉头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发动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车子仿佛快要散成几块的崩溃感,那颠簸劲可比遇上飞机对流夸张多了。

即使再经历多疲惫的旅途的人,只要坐上了这辆神奇的小车,立马精神抖擞,全身随着车子极富有喜感地左摇右晃,上下颤抖。

对于坐惯了又能平躺,又能喝香槟的,最起码行驶路上是平稳地不行的豪华轿车的可儿来说,眼前的这些,简直可以说是一场浩劫,一场灾难。

可如今的可儿,也只能强忍不满,还要镇定地保持着蒙娜丽莎的微笑,一脸的舒适到爆的享受。不过,令人气愤的是,那两位亲戚完全没有注意可儿此时开心或是揪心,更令人气愤的是两位似乎没有一丝丝的愧疚感,仿佛汽车就该是如此这般的,如此富有,动感!

不过可儿毕竟是可儿,在暗暗生气之余,那鬼机灵多的爆棚的她,自然不忘试着套大伯的话,以解除自己心中的疑问。

想着罢,可儿便自顾自地怯生生地问道:“舅舅,为什么以前一直没有听妈妈提起过您们呢?”,说着,还伴着一双极度充满求知欲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大伯。

任何人看到这么一个求知若渴而又天真善良的小姑娘,都毫无反抗地,甚至想即使牺牲了自己,也要完成那小姑娘对自己那小小的请求。

“唉,这说来话长呀”,舅舅从嘴里吐出一个劣质香烟形成的烟圈,叹了口气继续说了下去,“说我们是亲戚,确实不假,只是距离却不是你能想象得远。当年我的老一辈也是富甲一方的地主。可是,生不逢时啊,偏偏遇到了阶级斗争,家里遭到了严厉打击,由此受挫一蹶不振。。。。。。”

可儿听罢心里却不屑地回应着,谁让你们家是地主,怪不得别人哟。

此时的大伯早已陷入了回忆之中,也不顾可儿是否在听,继续喃喃自语道:“从那以后,生活便回不去从前。加上父亲受不了刺激,一蹶不振,生了重病。在临终前,让我来找他远方的姐姐的表哥,也就是你的外祖父,想要投靠他,求得一点生计之处,谁知。。。。。。”

说到这,大伯突然停住了,这可急坏了可儿,可是又不好表现不满。无奈,可儿只得带着深深的感同身受的伤心之情,轻轻地安抚性地拍了拍大伯的肩膀,追问道,“大伯,谁知什么呢?发生了什么呀?!”

大伯摇了摇头,说道:“谁知,等我们到了那儿,却被告知你的外祖父已离去半年。而外祖父的女儿,也就是你的妈妈,因此离开了这个伤心之地,定居在美国。辗转了各种关系,各种人,终于联系上了你妈妈。后来我们便被告知你外祖父的老宅可以借予我们居住,其他的也只是爱莫能助了。。。。。。”

听罢,可儿思索着,原来如此呀,可是你们怎么一点没有出息的,有着大老宅住着,却不能发家致富,倒是越来越落魄,真是没用。

不知不觉,可儿已到达了目的地——外祖父的古宅。

放眼望去,这一片空旷的土地上,仅仅座落着一座宅子。不言而喻,那便是外祖父的古宅。

环顾四周,远处有大大小小的房子,却都是矮矮的,极具中国乡村特色的建筑物。可儿心里大概明白了,外祖父的宅子,建在小镇的偏远处,略微远离了人群,这让可儿有些许的头疼。

除了座落的位置是那么独立,从建筑特色上看,外祖父的老宅也显得那么耀眼,看上去就仿佛是一座古旧的城堡一般,只是体积略微小了一些。

那极具西洋韵味的建筑风格,即使如今在经历了岁月的洗刷,还有那些没有出息的亲戚的粗心照料下,仍然散发着独有的魅力。

那一刻,可儿再次感觉到一种无形的手,拉着她来到这个城市,来到这座老宅。

她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见到可儿微微一抖,一位老妇关切地取来一件披风给可儿披上,随即说道:“闺女呀,来披上衣服,小心着凉了。”

看着同样粗糙干瘪的大手,和那打着补丁的披风,可儿下意识的退了一退,可还是没有挡住那位妇女的热心。无奈,可儿只有隐忍着,撅了撅她的小嘴。

看到这番情节,舅舅略微尴尬得走上前来,介绍着:“可儿,来我给你介绍介绍家庭成员吧。这位就是你的舅妈,前面和我同来的就是我的儿子,这位是。。。。。。这位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