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花都之吻

第十九章 神秘之旅

花都之吻 hey1925 3035 2013-08-07 11:09:24

  小涛悠然地接过了酒杯,首先,自然是小小地抿了一口。

这一口下去,竟然没有之前那0.5 %浓度的混合血汁给人感觉痛苦,竟然感受到的。。。。。。有一丝丝地快感。

就好像饮了一口高浓度的烈酒一般,辛辣味呛上了咽喉,而不再只是之前那种被硫酸腐蚀的感觉,除了痛苦还是痛苦。

感觉着没有什么困难,小涛便慢慢地将看似烈酒般的“毒酒”饮完了。

接着,便是1 %浓度、1.5 %浓度、2 %浓度。。。。。。

直到喝到10 %浓度的马鞭草混合血汁时,小涛才感觉到那种硫酸的烧灼感再次出现在了身边,强忍着喝下了整整一大杯的毒液后,小涛早已是面部憎狞,说不出一句话来,就差没拧着脖子把液体吐出来了。

但没想到的是,他竟然还丧心病狂地提出了再尝试10.5 %浓度的混合血汁。

看着小涛这个样子,这一次父亲坚定地拒绝了他,意味深长地说道:“你知道我从0.5 %浓度的混合血汁到10 %的混合血汁用了多长时间么?!整整一年啊!365天!

你呢,你只仅仅用了早上到黄昏时分的这么一天都不到的时间!

俗话说,欲速则不达,今天你就尝试到这里吧,以后你每天喝血时,我都会给你配上10 %浓度的马鞭草混着的,直到哪天你感觉不到哪种烧灼感的时候,我们便可以继续提升浓度了。”

听完父亲说的,小涛想着,父亲必然是嫉妒羡慕恨了吧。算了算了,就不让他老人家再受刺激了。今天就歇一歇吧。

看着小涛明显有些尾巴翘上天的样子,父亲却是一脸的阴云,他并不因为小涛神速的抗马鞭草能力而眼红,反而是更加担心小涛现在的样子。

过于出众的表现,超出吸血鬼基本水平的能力,都让父亲觉得心里的石头似乎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沉了。。。。。。可是,却无计可施。

无奈的父亲,甩了甩头,试图甩开这些令人不知所踪、毫无头绪的担忧。静静地对小涛说道:“桌上是另一份没有沾有马鞭草的晚餐,你先吃完补充下体力吧,然后我带你去个地方吧。”

“什么地方啊?”小涛好奇地问道。

结果发现,父亲却不知所踪了,估计是自己一个人去感伤“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的悲怆了吧。

于是,小涛也没多想,便自顾自地吃起了晚餐。

很快,晚餐时间结束,又是一场新的奇遇要开始了。。。。。。

吃完晚饭后,父亲便载着小涛来到了酒吧,这个小涛再熟悉不过的地方。

小涛,此刻是满脑子的、满脸的疑惑,看着父亲,希望他解释些什么。

结果父亲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等等,你就跟着我,我没叫你做任何事的时候,你千万不要做什么,只需要安静地看着听着就行了。”

父亲边说边向吧台走去。

穿过了密密麻麻的、昏天暗地的人群,父亲熟络地和酒保打了个招呼,低于了些什么,但由于小涛思绪没有集中,错过了窃听父亲和酒保谈话内容的好时机,只得乖乖地跟着父亲,安静地尾随其后,不满地把小嘴翘的老高老高的,都可以挂一个小油瓶了。

只见酒保带着父亲和小涛来到了酒吧的后边,从堆满了酒的地下酒库的尽头的一个不起眼的小木门进去后,除了黑暗还是黑暗,不过这些对作为吸血鬼的他们来说,那根本不是什么。

不过,酒保不是吸血鬼,他先是弯下了身,仿佛寻找些什么,而后,一下子,黑暗变成了光明。

只见小木门进去后看到的是一块小空地,大概比两辆汽车的占地面积稍大一些,往前,是三个看上去无尽头的洞穴,分别有一条路让人走向未知的远方。

不过此时,却相当容易辨识出小涛一行人要走的是哪一个洞口。

只见,只有一个洞口一下子变得灯火通明,洞内的蜡烛仿佛有感应、有智力一般,全部亮了起来,燃烧着自己,为来者指一条前行的明路。

站在洞口往外看,映入眼帘的只有一条狭长的小道,宽度也只限一个人一次通过,若是一个胖子,那估计侧着身都不一定能通过了。

往里看去,似乎在前方有了个分岔口,看不到前进的方向,只能看到一片的无尽黑暗。

就在小涛还沉浸在这神秘的酒吧内部时,酒保的话打断了小涛的思绪,“走吧,她已经知道你们的到来,已经在那里等你们了。”

“她。。。。。。”小涛的话还未说出口,便被父亲严厉的眼神给瞪了回去。

无奈,小涛只能把话埋在了肚子里面。

很快,便走到了之前小涛看到黑暗处,只见这里和之前一样,面前是一块大空地,而后便是三个大黑洞,都诱惑着你走向那一边去。

而此时,当小涛一行人一脚踏进空地时,一条洞穴又瞬间亮了起来,感觉比声控的效果都好,于是他们继续沿着那条路向前走去。

直到走过五个和前面一般的路口,小涛发现,自己竟然置身于森林深处,而森林中唯一的亮源便是从不远处的小木屋内发出的。

走到这里,酒保突然说道:“我就送你们到这里了,接下去的路你们自然已经知道如何走了。和她说一声,我得回去照看酒吧,等明天再去看望她了。”

说完,便自顾自地走了,也不等父亲和小涛做出任何反应。

一下子,便消失在了黑的不见五指的洞穴之中。

看到只有父亲和自己两个人,小涛马上抓住了时机,看着父亲问道:“她是谁啊?我们现在又是在哪里啊?”

听到小涛急切地问着,父亲做了一个“嘘”的手势,想着若是不告诉小涛,以小涛那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倔强个性,必然迟早是要说的。

于是,便用极其轻的声音说道:“她就是等等我们要见的人。而现在呢,我们正要去她的家里,一个女巫的家里。”

就在小涛又准备发问时,父亲及时地捂住了小涛的嘴巴,又说道:“有什么问题我们回去再说,现在我们该过去了,不能让女巫久等了。切记,要表现出尊重,懂吗?她是唯一能帮你摆脱太阳的人。”

听到父亲说道摆脱太阳,小涛一下子激动了起来,而后马上冷静了下来,确切的说是,强忍着内心喜悦而激动的心情,尽量装出一副孙子的样子,来讨那个她开心,让她帮他解决了太阳。

那绝对是一件完美至极的事情啊!

想到这,小涛巴不得马上飞到那个木屋里面,赶紧让神奇的女巫帮助他摆脱痛苦。

可郁闷的是,父亲依旧用人类的速度,不紧不慢地向木屋走去。

无奈的小涛,也不好表示什么不满,只能略显焦急地跟着父亲的步子,慢悠悠、慢悠悠的走着,走着。

终于,在小涛的万分期待中,他们走到了小屋的前头。

只见那是一座极其古老的小木屋,但是小涛乍一眼看去,竟然有些许眼熟,再仔细一看,竟然和林家大宅有些相似,好像出自一个设计师之手一般,都是那样的古老和神秘。

走进屋内,一股沁人的香味扑面而来,接着映入眼帘的是个十分时髦的女子,完全和小涛心中带着大巫师帽,穿着大斗篷,没准看着有些丑陋和邪恶的大巫师在自己幽暗的小屋子里捣鼓着水晶球啊,什么汤汤水水的药剂的形象大相径庭。

只见父亲和女巫热情地打了招呼,并低语了几句后,两人便把目光都投向了小涛。

“你好,小涛。我是安吉拉,想必你自己知道我的身份了吧?”

一阵悦耳的,但却又感觉不是这个世纪的声音飘入了小涛的耳中,小涛有些颤颤巍巍地回答道:“您,您好。听我父亲说,您能帮助我摆脱太阳的困扰?”

“耐不住性子的孩子啊!”父亲心想着,顺带瞪了一眼小涛,结果,却被小涛无视了。

看到这,安吉拉不由地笑了起来,想着,真是直截了当啊,不愧还是个孩子。

接着说道:“是的,我是你父亲的老朋友,你以后叫我安吉拉就行,不用那么拘束的。

从前你父亲也是我帮他摆脱太阳的呢。我相信你一定知道太阳和月亮的诅咒的吧?”

显然安吉拉没有父亲表现的那么的严肃,反而表现出非常喜欢小涛那傻劲的模样,和颜悦色地和小涛聊着天。

“呃,太阳和月亮的诅咒?我只知道,父亲略微提过,太阳克制着吸血鬼,而月亮克制着狼人。其他就不知道了唉!”说完,便用那水灵灵地充满求知欲的大眼睛看着安吉拉,希望她能告诉他这个完整的小故事。

不过令小涛开心的是,安吉拉实在是个很平易近人的女巫,非常自然地便应允了小涛的请求,开口说道:“这是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可以追溯到狼人和吸血鬼开始的时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