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花都之吻

第十二章 神秘男子

花都之吻 hey1925 3069 2013-08-07 11:09:24

  听完少年说的不明不白的一大段话,神秘男子不由皱起了眉头。想了想问道:“你们为什么去那家下手?”

“因为前几天在酒吧听见那家来了一个从美国来的小富妞,说是林医生的外孙女。于是我们就。。。。。。”

“你竟然误打误撞去了林家大宅的阁楼!”

少年疑惑的看着这名神秘男子,这是他与神秘男子对话以来,男子第一次仿佛有了情绪一般,竟然略微有了些紧张。

不过想着神秘男子前面说的林家大宅的阁楼,也着实让少年有些害怕。毕竟那是所有人明令禁止去的地方。

虽然林医生过世已有一百周年,可是这些小道消息少年还是知道的清清楚楚的,林家大宅的阁楼是业内所规定不准偷窃的十大地点之一啊!

要不是那天眼看就要被逮住了,少年也不会这么没有职业操守而慌不择路地闯了进去。

就在少年还在自顾自地感叹时,神秘男子再次开口说话了。

“你还记得阁楼里面是怎么样的么?”男子恢复了之前不紧不慢的语调问道。

“呃。。。。。。”,可以看出,少年正绞尽脑汁在努力思考,希望给这个男子一个满意的答案。

“我很肯定里面有个棺材,因为我躲在里面了。”少年自己也发现这句话略显白痴,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

“然后,那个棺材比较奇怪。因为四周都是灰尘,唯独棺材只有一丢丢的灰尘。”

“然后呢?!”男子追问道,显然是嫌少年说得太慢还尽是说过的东西。

“呃,我还记得,阁楼里面很空。貌似只有这个棺材和一张旧书桌。当时躲得急,也没顾得上瞎看。之后又遇到个弱智,更加没有注意阁楼里面的情况了。”

听完少年说的,神秘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轻声说:“命啊!”

少年以为男子在和他说话,本能地回了句:“啥?”

只听男子悠悠地说着:“你怎么就跑进了阁楼,你跑进去了就算了,何必在躲进棺材呢!”

少年听罢,更加疑惑了,反问道:“你到底什么意思?你到底是谁?有什么企图?”

看着少年一脸的问号,神秘男子不知从哪拿出了一罐啤酒,自顾自地打开了,一口饮尽。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地面,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地底下冒出来一般。

过了在少年看来的好久好久,男子叹了口气,又拿出了两罐啤酒,递给了少年一罐,自己打开了另一罐喝了一小口,然后幽幽地说道:“还记得你爸爸吗?”

“爸爸?!”

听到神秘男子竟然这样开头的对话,少年惊讶地说不出话,而后冷冷地说道:“我没有爸爸。”

神秘男子听后,无奈地笑了笑,从裤袋中拿出了一张有些褶皱有些泛黄的旧照片,示意少年拿去看。

少年接过照片的一霎那,惊呆了,照片中的男人就是眼前的神秘男子,而,这张照片,这是少年还未出生时,确切地说是少年还在妈妈肚子里面的时候,爸爸妈妈还有爷爷奶奶唯一的一张合照。

显然小时候,奶奶便给少年看过这张照片,少年只记得当时的妈妈很美,爸爸很俊,爷爷奶奶很幸福很健康,却不知日后发生了那么大的变故。

看看照片,看看男子,少年就不停地在两者之间望来望去,似乎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小涛,我就是你爸爸。”

男子显然不希望少年再纠结下去,顿了顿开口说道。

显然,少年心中明白神秘男子就是爸爸,可是情感上完完全全不接受这个现实。

少年收回了之前有些湿润的目光,顿了顿说道:“我爸爸在我出生之后就和我妈妈一起死了,我没有爸爸了。”

说着,少年底下了头,仿佛一切都在昨天,在眼前。。。。。。

说起少年的身世,没有人不唏嘘一阵,这孩子似乎从出生那天就像被上帝嫌弃着。

原本一个新生儿的出生,对于一个家庭,是一件欢天喜地的大事,特别还是个男孩。那是很多有着传统观念的父母最开心的事情了。

可惜的是,在当时医疗条件贫乏的情况下,由于出了些许意外,少年的母亲在生了少年之后便因为失血过多而离开了人世。

本身这虽然是坏事,但也不能算是特别坏的事。

令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少年的母亲去世的当晚,少年的父亲便离开了年迈的父母和刚出生没有母爱但仍需要父爱的小婴儿。

从此再也没有关于父亲的音讯了。因此,在少年心中,父亲早就死了,他是个无父无母的可怜孩子,所幸的是,还有爱他的爷爷和奶奶。

其实少年曾经并不是一个坏孩子,少年从小就特别的懂事。

别的孩子到了能帮家里干农活的年龄,总是想法设法,能躲就逃。少年呢,还没有完全能帮爷爷奶奶干些农活,也会咬着牙,帮着爷爷奶奶做些事来减轻爷爷奶奶的负担。

小小的身子承载了大大的责任。

到了读书的年纪,从幼儿园到小学,班里的第一名,年年都拿着三好学生荣誉称号等等各种奖项。

可是似乎老天看不得少年的好,总是想法设法的破坏少年努力得到的美好生活。

在少年十岁生日的那天,爷爷为了给少年过个好好的生日,一大早从家里出去,准备去镇里买个大蛋糕庆祝一番。

结果天色太早,而近几日又是暴雨频发,小河的水眼看就要淹没了颤颤巍巍的小桥。

爷爷在过桥的时候没走稳,湍急的水流带着爷爷一起离开了小桥,离开少年。

原本是个快乐的庆生的日子,结果,却变成了爷爷的葬礼。

这没有完全击垮少年,为了安抚痛苦的奶奶,少年更加用心地学习,努力地耕作,把二十四个小时当成三十六个小时来用,辛苦的少年,日渐的消瘦。

而奶奶呢,一直无法走出爷爷的阴影中,仅仅过了两年。在一天放学回家的午后,少年走进家没有闻到熟悉的饭香,没有听到奶奶亲切的呼唤,有的只是安详的躺在床上的奶奶,微笑着去另一个世界寻找爷爷了。

少年知道,对于奶奶,这是个解脱,是应该感到开心,感到快乐的。

可是一下子,身边没有了任何亲人的少年,只是十二岁的孩子,成了一个孤儿。

老天总是和少年开着各种各样的玩笑,而少年也总是奋力地反抗着。

接下来的日子,对于少年来说,就像一场噩梦。但是少年是坚强的。

他靠着爷爷奶奶的积蓄,以及年年的奖学金,还有好心人的资助,少年顺利地被保送进了小镇最好的高中,而且因为少年困难的情况,学校破例决定免收少年的学杂费。

看着这一切,似乎少年的未来变得光明起来,一切似乎都熬出了头。

可惜,少年却自己跌倒了。。。。。。

上了高中的第一个学期,凭借着以前良好的基础,少年觉得一切的课程都好简单,随便学学考考便能拿年级第一。

到了第二个学期,少年变得散漫了。上课时不时走神,有时直接趴下了睡觉,到后来,甚至一天不见了少年的踪影。结果期末考试,少年排到了年级倒数一百多名,四百多人的年级,曾经的天之骄子,如今,却连中等的笨学生都不如。

刚开始少年确实受到了刺激,在爷爷奶奶的墓碑前发誓今后一定好好学习。

可是,说说容易做做难,少年缺了一个多学期的课,光靠以前的知识,吃着老本,却很难跟上大部队的脚步。

在学习上,这样的失落是少年从来没有感受过的。坚持了一个学期,高二上学期结束后,当少年拿到成绩单和排名的那一刻,彻彻底底地被打败了。

除了英语勉强跨过了及格线,物理竟然只有可怜的四十几分。而排名呢,已经到了年级的倒数几名,是几名不是之前的几百名。

这样一来,少年彻底放弃了学习,整日和学校的小混混们游手好闲,欺负低年级的学生,和看不顺眼的同学打架斗殴。时不时还出去小偷小摸,进局子就像回家一样,熟门熟路,连里面的各种警察,长官都记得清清楚楚。

直到这一次,少年偷窃三人组再次被擒获,只是少年一人幸运地逃走了。

神秘男子,此时便是少年的爸爸似乎看出少年心里想的所有东西,幽幽地说道:“我知道你恨我当时离开,可是我离开也是为了你们好,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你也不会相信的。但是儿子,你要明白,你现在处于很危险的状态之下。没有人能帮助你,除了我。所以,请你相信我好么?如果你不愿认我这个父亲,我完完全全理解你。那你就把我当作你的一个朋友吧,或者就算是个陌生人也没有关系,但是你一定要相信,我是来帮助你的。只有我能帮助你。只要你过了这个坎,我就立马离开,不再打扰你。”

“凭什么?我凭什么相信你?什么叫立马离开,你以为我是什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