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花都之吻

第四十四章 诡异之血

花都之吻 hey1925 3045 2013-08-07 11:09:24

  “没事,小涛你放心,我就在你身旁,有情况我会以光的速度,立刻制止你的,绝对不会让你和可儿出任何事情的,我以吸血鬼这个不死之身担保!”

“这,可是。。。。。。”,看着小涛还是不放心,父亲将两只手放在小涛的肩膀上,眼神笃定地看着他,坚定地说道:“相信我,孩子。也请你相信你自己。相信我们一定可以的!好吗?”

在父亲深切的眼神和强有力的说服之下,小涛虽然还是有些慌张,但也是带着坚定的决心和毅力,用力地点了点头。接着,小涛便一步一步,慢慢地靠近了可儿。

“没事,没事,没事,不会有事,不会有事,一定会没事的!!!”

小涛心里不停地对自己说道,此时此刻,小涛是多么多么的希望平时那些各种专家研究的七理论八理论的有它们存在的意义和价值,所说的和所提倡的那些所谓的心理暗示法能起到一定的作用,那怕是一点点,都好的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随着小涛越走越近,当他停下脚步,俯下身子看可儿的时候,这才是第一次他那样专心致志、神情专注而又小心翼翼地凝视着可儿。

此时在小涛面前的,便是可儿那张精致无比的如瓷娃娃一般的粉扑扑的小脸。这平时小涛不看不要紧,现在一看,那就是彻彻底底、完完全全把小涛给迷住了,瞬间小涛便被征服了,迷得是神魂颠倒,七荤八素的。

那眼睛,虽然此时此刻是紧闭着的,但是小涛现在脑子里面,平时和可儿在一起聊天、欢笑的场景全部都一股脑儿的浮现了出来,一下子让小涛魂牵梦萦,多么想此刻的她能慢慢地张开那双迷人而又摄人心魄的双眼啊。

那睫毛,愈发是长的美丽动人,勾人魂魄,即使是贴了假睫毛的眼睛,也不可能达到她这样完美的弧度,微微翘着,像弯弯的月亮,又像水中的小船。

那嘴,不知为何,微微紧闭着,似乎想要说些什么,让人忍不住想要俯身去倾听,这样子的一个女孩子,背后有着什么样子的故事。

那脸蛋,粉嫩地让人惊艳,虽然说是十七八岁,但是却看不到一丝疤痕或者是小痘痘,在这样的距离之下,连那细微的小绒毛都能看的,更不用说那星星点点的小毛孔了。可就是这些,也让小涛看的是赏心悦目,大饱眼福啊。

那肌肤,简直就像出生的小婴儿一般,仿佛轻轻地触碰了一下,都有可能会裂开一条小口子一般,可谓是吹弹可破啊。

那嘴唇。。。。。。

“小涛?小涛!”父亲看着小涛呆在那里,不由担忧地轻轻地推了推小涛的胳膊,轻声呼唤道。

“啊?”这一推,小涛如梦初醒,才发现自己刚刚竟然都走了神。于是,脸不由自主地红了起来,变得不好意思了,要是有可能,地上有个洞的话,真想一下子钻了下去。要是换在别人的面前,这样子还好些。可是,此时此刻,竟然是被父亲撞上了,这是多好的运气啊,这真是害臊死了!小涛心想道,你没看到,你没看到,你没看到,耶!

看到小涛什么事情也没有,父亲感叹道:“我还以为你又准备大变身了呢!我都准备好来迎接一个丧心病狂的吸血大魔人了啊!前面我还以为你是在酝酿情绪,又或是故意假装一动不动,呆在那里等着我呢,搞了半天,结果。。。。。。啧啧。。。。。。”

说着,父亲邪恶地笑着看着小涛,末了,还表现的十分理解的一般,拍了拍小涛的肩膀,仿佛在说“好样的,儿子,看好你哦!”。

这下,可是弄的小涛想反驳,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说道,心想着,这还真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啊!接着,无奈的小涛只能转移话题道:

“哎!父亲,说正事呢!我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异样呀!我就说怎么可能是可儿引起的嘛!以前我都和可儿一起吃饭、一起聊天什么的,即使单独呆在一起一天,也没有出任何的问题啊!她还不是活的好好的嘛!所以,我觉得啊。。。。。。”

小涛话还未说完,父亲不知为何发出了听起来极其古怪的声音,听着让人不寒而栗,幽幽地说道:“那这样呢?”

。。。。。。

不知何时,父亲手上竟然拿着一个小小的装满血的小试管瓶,就和平时在医院抽血用来收集血液的瓶子一模一样。而里面装的正是刚刚从可儿身上抽取的,还有着可儿那温温的体温的鲜血。父亲“哗”一下子,打开了小试管瓶的瓶盖。

前一秒,小涛还愣在那里,小涛就只是小涛罢了;

没想到。。。。。。

后一秒,当小涛嗅到了一丝丝的,可儿的血液那香甜的、沁人心脾的味道时,整个人都开始发生了变化,而且变化的速度极快极快,让人目瞪口呆。仿佛就在一眨眼的时间。

只见小涛的眼睛一下子变得血红血红的,仿佛在战场上拼命杀敌的战士一般,一直在杀人而早就已经变得杀红了眼,失去了理智。而嘴上的尖牙呢,也毫不畏惧,在大庭广众之下,肆无忌惮地微微露了出来。似乎正在摩拳擦掌,暗暗地酝酿着什么,准备着即将展开一场史无前例的大屠杀。

看到小涛在一眨眼睛的功夫之内,便变成了这个样子。父亲立马将血瓶的盖子给盖上了。瞬间,小涛又开始发生了一系列的变化。只不过这一次,随着血腥味慢慢地褪去,小涛的尖牙和红眼都慢慢地消退不见了。

而小涛呢,随着这些变化的消失,小涛的眼神也突然失去了色彩,没了光芒。身体呢,也仿佛失去了力量一般,“哐”的一声,一股脑便向地上倒了下去。

说时迟,那时快,父亲立马上前拉住了小涛,还好眼疾手快,不然摔在地上不要紧,要是把可儿吵醒了,发现了小涛父子俩,那可就大事不好了啊!

接着父亲便把小涛放在了背上,飞速地背着小涛离开了可儿的病房,心里思考着,没想到,果然就是可儿的血引起的变化,可是,究竟为什么呢?她的血有什么特别之处呢?还是存在什么别的原因呢?

。。。。。。

背着小涛瞬移出了医院之后,父亲并没有带着现在正处于昏迷状态的小涛回家休息。而是直接连车都扔在了医院后面废品回收站的停车场里面,因为父亲嫌弃它没准路上要是遇上了堵车,虽然现在是大半夜了,可是就是因为大半夜的,天黑人少,人不多眼不杂,父亲便开都都懒得开车,而是选择直接靠两条大长腿,背着小涛,飞驰在空荡荡的大马路上。

一转眼,就到了夜色之中少有的几个热闹的,彻夜灯火阑珊、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地方的其中一个——酒吧,确切的说是安安酒吧。名字确实有点傻,不过内涵却是丰富的一塌糊涂。

在一般进来玩一玩,乐一乐的人的眼中,这也只是一间气氛还不错,酒品还挺多,有情调,有情调,能找乐子的小酒吧罢了。

在懂得人的眼里,这里不仅是个酒吧,而且更是个通向另一个世界的通道。借着这个小酒吧,你能看到世界上很多很多奇妙的事情,发现那些这些你曾不相信的存在。在这里,你的三观被颠覆,你的视野被打开,你的生命因此而更加的精彩。

可是,这,自然是对极少极少数的人开放的。

父亲背着小涛走进了酒吧,目标明确地之间朝着吧台方向走去。

而当看到父亲,还是背着小涛那窘迫的样子,出现在酒吧门口的那一刻,酒保脸上出现了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表情,有焦虑,有忧愁,有着五花八门的情绪,除了欢迎光临。

酒保神情有些不自然的,奇奇怪怪地看着远处走来的父亲,仿佛他做了什么见不得的人的事情一般。嘴里念叨了一句“果然来了。”,随后,便突然消失在了吧台前面。

不过,这句话,很轻很轻,而此时的父亲一边担心着小涛的安危,一边又急着找到安吉拉,而且酒吧各种音响,各种喧闹,父亲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在酒吧的身上。

所以,根本没有意识到前面酒保说的那一句话。

等到父亲出现在吧台前面之时,酒保不知什么时候早就回到了吧台这儿,自顾自地擦着酒杯,装作没有看到父亲过来的样子。

而父亲就不一样了啊。他心里多急啊,一见到酒保,父亲立马说道:“华子,帮我叫下安吉拉吧。我找她有急事啊。”说着,示意酒保看了看昏睡在父亲肩膀上的小涛,意味着事情十分的紧急、严重。

可是,酒保呢,不阴不阳地继续擦着一个又一个的酒杯,仿佛有无数个杯子需要他在此刻把它们统统都擦干净一般,慢悠悠地回应道:“什么?你说什么啊?!这里太吵了,我实在是听不清楚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