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花都之吻

第五十二章 坦诚相对

花都之吻 hey1925 3018 2013-08-07 11:09:24

  听着安吉拉不可思议地感叹道,父亲略微有些洋洋得意地说道:“那可不是嘛,开玩笑,我是谁啊!?好歹我活了这么久,吃过的盐可比你们吃过的大米饭都多了,怎么说,这周游了大半个世界,看尽无数风景的一个人,总能在旅途中发现点什么好东西的吧!”

接着,父亲又接着前面被安吉拉打断的话继续说了下去:“我用束魔绳对付了小涛以后,原本以为,按理来说他就会乖乖的妥协。结果虽然我让他无法大幅度的动弹。但没想到的是,他却仍然拼了命地发疯了般想要挣扎摆脱开那根束魔绳,并且嘴上一直无休止地咒骂着,样子十分的暴戾和恐怖,我抓捕了那么多凶神恶煞的吸血鬼,至今也没有见过像这般有着极强的戾气又如此狂暴的。

可是,随着他越挣扎的激烈,他耗去的体力也越多。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地,他便再也没有攻击能力和战斗能力了,甚至连动一动的力气都几乎没有了。只是嘴上还是不停地骂骂咧咧的。这样一来,他目前没有威胁性了,我便把他扔在了一旁,不再去理会他了。

后来我处理好了枪击案,把案发现场的人员都安排妥当之后,便把他带离了医院,其实应该是带离了有可儿血液的味道的地方,可是当时我并不知道是这个原因促发了他。因此,走出了医院后,他就变得正常了。

但是,令人头疼的是,等我事后问他的时候,他却什么都不记不起来了。不过,过了一段时间,他又全部想了起来。所以,我也很疑惑,不知道他到底怎么了。难道是暂时性失忆么?

因此,那个时候我为了弄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引起了小涛这样疯狂的变化。我思前想后,通过分析了各种情况,考虑我们平时的训练结果已经小涛平日的表现,来寻找是否存在潜在的异样,之前都没有爆发出来,而在今日爆发了出来。

最后我排除了各种可能,除了一个,那便是可儿的血,而且仅仅就因为可儿的血。只要可儿没有流血,即使她天天在小涛面前,那也是不会有任何危险情况出现的。但若是可儿流血了,而且那时那刻,小涛正在附近,没有人及时制止小涛的话,那可儿便必死无疑了。”

说到这里,父亲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小涛,好像在暗示他什么。小涛呢,听到了这个话后,神情失落、满脸忧伤地低下了头。父亲继续说道:

“当然,这之前我也特意去案发现场看过可儿的血,也闻过,我并没有觉得那个血有什么致命的吸引力,也没有任何的特别之处。但,这只是对我而已,对小涛或者别的吸血鬼来说,没准就会有她独特的效果了。于是,我觉得告诉应该放手试一试、搏一搏。

所以,今天下午我便劝说了小涛和我一起去医院看望可儿。一开始,小涛是不愿意的,不过后来还是和我一起走了。我们来到了可儿的病房,我让小涛慢慢地靠近可儿,看看会不会有什么异样。结果,小涛并没有出现什么异样。

于是,我觉得再拼一把吧。之前,我偷偷趁小涛不注意的时候,用小针管抽了一些可儿的血,放在小试管里面。先封闭好。当小涛凑近可儿并没有引起变化时,我故意将血液打开,凑到了小涛的鼻子下面。没想到,小涛果然立刻变成了另一个模样,就像一个疯子一般,丧心病狂,和第一次发作几乎一模一样。

看到果然如我所料结果,我一边制止着小涛,一边立刻封闭好了小试管。一下子可儿血液的味道便散去了。于是,小涛慢慢地变得安静了下来。可是,我没想到,小涛会因此而昏倒了。”

说到这里,父亲有些愧疚地看了看小涛,慈爱的摸了摸小涛的脑袋,接着说了下去:“然后,我便火急火燎的来到了酒吧找你,结果华子说你出远门了,就把我劝了回去。再之后的事情,你也都清楚了。。。。。。”

“这。。。。。。”听完了父亲说的话,安吉拉也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头,咬紧了嘴唇。可见,父亲一下子说的这么一大堆和小涛一起遇到的事情早已超越了安吉拉的阅历。

一时间,三个人忽然就处于沉默之中了。各揣心事,相视无言。

过了一会儿,安吉拉首先打破了沉默,开口说道:“要不今天就这样吧。一方面时间也不早了,外界也变得很不稳定了。过了午夜之后,外面的人都可以毫无阻碍的听见我们之间的谈话了。另一方面,今天一下子说了怎么多事情,我也要先回家理一理头绪,查一查古籍,再去四处打听打听,看看有没有类似的情况。

然后等我有了消息或者是解决的办法时,我便回来找你们的。”

听了安吉拉的话,父亲也赞同的附和道:“嗯,没错,那就按安说的办吧。”于是,安吉拉便起身准备离开了。突然又想到要说什么似得,返身又说道:“对了,小涛,这几天你千万不要再接触可儿的血液了,最好连她本人都不要再接触了。你这两次的丧失心智时间隔得太近了,已经消耗了你太多太多的体力。

你可以问问你父亲,如果不是没有长期未吸食血液,又或者一直只是吸食非人类的血,一般不会有吸血鬼是会觉得身体疲乏的。所以,现在你已经达到了一个很危险的状况。总之,万事小心。”

之后,安吉拉便瞬间消失在了小涛和父亲的眼前,那可比吸血鬼的快速奔跑要厉害多了!直接在方园一千米之内寻不到任何踪迹了,就连气息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看到安吉拉如此迅速地便消失在了小涛和父亲的眼前,小涛不禁感叹道:“安吉拉姐姐好厉害啊!她这是什么魔法啊!那么神奇,一下子人就不见了啊!”

话音刚落,安吉拉又出现在了小涛的面前,害的小涛着实被吓了一跳,刚想说话,安吉拉立刻一手按住了小涛的嘴巴,神情严肃地示意小涛和父亲都不要说话。接着,小涛和父亲便跟着安吉拉走进了房间,一脸疑惑地看着她。

只见安吉拉先走到窗边,把所有窗户的窗帘全部拉上了。接着,又打开了房间里面所有的灯,不论是台灯,还是顶灯,甚至是手电筒。此时,小涛和父亲更加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只能在一旁干看着。

做好了这一切后,安吉拉从包里拿出来了好多的白蜡烛。将他们放在了房间的中央,围成了一个圈。然后,站在蜡烛围成的白圈的中间,闭上双眼,嘴里念念有词,只见,立刻地上的白蜡烛全部被点燃了,一个个小火苗在窜动着。

接着,安吉拉继续在念叨着什么,随着她不停不停地重复着一句话,火苗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夸张地说,以这个趋势下去,就可以从地上窜到天花板上了。而父亲和小涛呢,只是傻傻的看着、看着,都快看呆了。

就当火苗仿佛下一秒就快要窜到天花板的时候,安吉拉突然安静了下来,不再念咒了。而火苗也瞬间全部都熄灭了。然后,安吉拉便开口说道:“前面我出去的时候,发现贝内特家族的人似乎发现了什么异样。正在小镇上四处寻找着。看来今晚是回不去了。

安全起见我前面刚刚施了一个咒,将这块空间封锁了,别人进不来,我们可以自由出入。而且,他们听不到我们说话的。但是,这个毕竟是我自己就地施的一个咒,维持不了太久的时间,最多到明天太阳出来,要是那个时候他们还没走,我们就麻烦了。

希望前面施咒并没有引起他们的注意。”说着,安吉拉满脸的焦虑。

“安吉拉姐姐,我有一个问题唉。。。。。。”看着安吉拉的样子,小涛是欲言又止,犹豫再三,还是开了口说道。

“什么问题?说吧。”显然刚刚施咒耗费了安吉拉一定的体力,现在的安吉拉看起来有些虚弱。

“大半夜的外面都是黑的,很多人都关了灯,睡觉了,我们这里开着灯,那么灯火通明的,他们会不会怀疑啊?”

“这个啊,我开灯就是为了掩饰的呢,我一进屋便施了一个小法术,让这里看上去比外界暗很多。所以虽然我们开了灯,感觉很亮很亮,但是一方面窗帘已经全部拉上了,另一方面由于法术的作用,现在从外界看上去就我们这儿就只有一点点微弱的光,而我开灯呢,是为了掩饰蜡烛的光。若是他们发现这里有蜡烛的光,我们就必然死路一条了。”边说着,安吉拉边把之前开的灯都关了去,只留下一盏小小的台灯。

“那安吉拉姐姐,你现在为什么又把灯都关了呢?”小涛看着安吉拉疑惑地问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