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花都之吻

第五十六章 安爷爷

花都之吻 hey1925 3060 2013-08-07 11:09:24

  过了好一段时间,父亲时不时地看着窗外,发现再也寻不到贝内特家族的那两个人的身影后,大家都终于能把一直放在嘴巴里面的“噗通噗通”直跳着,就快要跳出口中的心,安然的放到了肚子里面了。

安吉拉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在不知不觉中已过去了半个多小时,还有不到一个小时就可以彻底脱离危险之地。这让父亲、小涛和安吉拉的脸上都不由自主地洋溢着一种说不出的喜悦和兴奋之情。

一晚未眠,对于小涛和父亲来说,那影响还不及平常人错过了睡午觉的时间那么小的事情。可对于安吉拉来说,这一夜未眠,而且还一直处于亢奋状态,要不就是一直在巴拉巴拉地说呀说呀,要不就是提心吊胆着,连呼吸喘气都不敢大声了去的。这些,简直让安吉拉感觉快要死去了一样。

于是,看着眼下已经没有什么太大危险了,安吉拉便顿时觉得一阵的疲惫袭来,接着,她便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休息了起来。而小涛呢,此时站在窗边,满脸的深沉,情绪似乎不高,谁也看不透他现在心里到底在想着什么,只是时不时,警惕地望向窗外,想必是担忧贝内特家族的人等等他们又突然的出现吧。

父亲呢,早就跑到厨房里面,各种捣鼓,为小涛和可儿准备着精致的早饭了。过了半个多小时,丰盛而精致的早餐便呈现在了小涛和半梦半醒的安吉拉面前。

当闻到这诱人心魄的香气时,安吉拉已经有些睡不住了。肚子“咕咕叫”着,暗示着安吉拉快起来,快起来,吃好吃的去了。于是她跌跌撞撞、懵懵懂懂,一边抹着眼睛,一边打着哈欠,慢慢地走向了餐桌。

在再三确认了方园五百米之内确实没有了贝内特家族的人的踪迹之后,也开心地坐到了餐桌边,等待着父亲精心准备的早餐。

只见父亲一手一个托盘,上面早已是放着满满的各种美食。最基本的待客之礼,先上的自然是安吉拉的早餐。只见盘子里面三片吐司片烤的是恰到好处,同时还配着两个鸡蛋,一个双面煎,一个单面煎,此外,还有几片黄瓜片和圣女果陪衬着,煞是好看。

此外,一杯热牛奶自然也是必不可少的。一端上来,安吉拉便开始吃了。也不管什么所谓的淑女形象了。便大口大口的享用着相当于高级西餐厅的早餐标准的美味食物了。

接下来,自然是小涛那特殊的早餐了,虽然同样是烤的香喷喷的吐司片,只是上面抹了双面的马鞭草溶液混合血酱,也不知道父亲是怎么处理的,怎么调配的,能把血液那么好的与吐司片配合在一起。而鸡蛋呢,小涛的是血泡蛋,或者说是蛋泡血,总之就是血中有蛋,蛋中有血的奇妙感觉。

另外,最必不可少的自然是吸血鬼最钟爱最钟爱的饮品——血酒了。虽说这个血酒是混合着令吸血鬼痛不欲生的马鞭草溶液的。但是,父亲把两者很好的调配在了一起,小涛早已喝着满满的享受,而没有痛苦的感觉了。除了一种情况,他在跨越浓度喝的时候,也就是说:

小涛一直喝的是12 %马鞭草溶液的混合血酒,现在他觉得完全适应了这种浓度,父亲便会给他增加0.5 %的浓度,第一口,自然是有些不适应,痛苦难耐的。别小看那0.5 %的马鞭草浓度,要是光光0.5 %的浓度的马鞭草直接被吸血鬼误食了下去,那便会导致这个悲剧的吸血鬼喉咙严重被烧毁。

本身而言,吸血鬼自我恢复能力是很强的。若受了伤那便是秒秒钟就能恢复正常的,可是要是碰到了马鞭草,就像前面说的只是0.5 %浓度的马鞭草罢了,吸血鬼那受腐蚀的喉咙最起码要一个小时才能恢复。

几秒钟的时间和三千六百秒的时间相比,就仿佛一个人在一刀一刀地割着你,而你却无能为力,只能任其宰割,更可怕的是,他还要一直连续的割你三千六百刀,没有割完绝不停止。这样一来,估计没准你能幸存下来,但是估计你那受惊的小心灵早就千疮百孔,没准还留下了严重的阴影了吧。要么就是,你在这个过程之中,早就失血过多而昏厥或者死去了。

因此,有一个这样能在处处的细枝末节指点自己,还能烧的一手好菜又能能极好地调制既有提高免疫马鞭草效果又能满足吸血鬼最基本的生存需要的这种美酒的父亲,绝对是百年难得一见,小涛觉得那绝对是自己前世、前前世、前前前世。。。。。。修了多少多少的福才得到的福报啊。

三人度过了最危险的时期,现在心情十分的愉悦,吃完了早饭之后,刚好还差几分钟便是安吉拉和爷爷约定好的清晨时分。于是,安吉拉又从包里拿出了一些白蜡烛。将他们都放在了房间中间围成了一个圈。

而这时,小涛机敏地拉上了窗帘。这让安吉拉奇怪的说:“小涛,你拉窗帘做什么啊?”

“哦哦,你不是要施法了吗?这样别人就看不到蜡烛光了呀!”

“你看看,现在天都已经亮了,拉上窗帘反而更奇怪呢,而且我之前的法术也还在呀,所以不用拉起窗帘的,快,把他们都拉开吧。”

说吧,小涛便又把窗帘给拉开了。接着,安吉拉让小涛和父亲一同走进了白蜡烛围成的圈子里面,但安吉拉也只是静静地站在中间。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果然!就在这时,面前的白蜡烛突然都亮了起来,而安吉拉并没有念任何咒语。小涛惊恐的看着安吉拉,心里想着不会是贝内特家族的人出现了吧。而父亲呢,虽然表面看上去一脸的云淡风轻,但是,可以看到此时的父亲早已提高了十二分的警惕,随时都准备迎接一场杀戮。

至于安吉拉呢,她却是面带微笑,似乎还在等待着什么。又过了大约半分钟的时间,三个人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老者,确切的说是一个老者的影子。就在父亲和小涛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安吉拉微微地笑着,甜甜地叫道:“爷爷,您来啦!”

听着安吉拉说的,老者微微地点了点头。而在一旁的父亲呢,也是极有礼貌地给老者鞠了个躬,老者呢,也是点了点头对父亲表示回应。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不怒而威的压迫力。

小涛呢,看着父亲的鞠躬,本来也想鞠个躬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的身板像僵住了一样,动弹不得。只能怵在那里,满脸的尴尬。而老者呢,似乎并没有对小涛的不礼貌有太大的介意。

接着,老者看了一眼安吉拉,双手仿佛托着什么东西一般,举向了天空,看到老者的这个动作,安吉拉马上对小涛和父亲说道:“快!我们围成一个圈,手拉手,记住,一定要拉紧,不能松手啊!不然,可能会被传送到别的空间去的,到时候找都找不回来的!”

说着,安吉拉便向小涛和父亲伸出了双手,而此时老者早已浮空在三人的头顶上方,似乎在那里要想把他们三个都拉上天去。于是,小涛和父亲立马一人抓住了安吉拉的一只手,同时两人的手也紧握着。

当三个人的手都相互拉着,围成一个圈的时候,身边一下子仿佛充满了氢气一般,好像在此刻,地球的重力消失了,所有的东西都要漂浮起来一般,三个人都被一双无形的手拉扯着,向空中飞去。

只见,此时头顶的老者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而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不算太大的有着云雾环绕的黑洞般的大洞,张着血盆大口,仿佛要把小涛他们全部吞下去,吃了一般。

安吉拉呢,一脸的轻松自在,仿佛熟门熟路,习以为常一样。父亲呢,一脸的风轻云淡,似乎任由着这血盆大嘴将他吞噬,丝毫不抗拒。可是,小涛呢,他却感觉到身体里有无数的细胞在抗拒着,不由自主地抗拒着,即使他很努力的安抚着,说一切都会没事的,依旧无济于事。

当到达洞口,即将被吞噬时,小涛发现自己根本无法进入到洞里面。这一下,之前那些不按狂躁的细胞竟然洋洋得意起来。虽然,安吉拉和父亲的手拉着小涛,小涛也紧紧地拉着他们。可是,此时的小涛就像身体被冻住了一般,丝毫不得动弹。就在此时,安吉拉和父亲也发现了异象,大声喊道:“小涛,你怎么了啊?”

“我也不知道啊!我动不了啊!进不来啊!安吉拉姐姐,这是为什么啊!!!???”小涛紧张地回应道。

虽然这传送的法术爷爷不经常用,可是用过的三四次里面,从来没有出过差错啊。有一次甚至一次性传送了一百多人呢。怎么现在就三个人就传送不了了呢!着急的是,此时爷爷的魂已经完成了交接工作,在传送的目的地等着他们呢。现在这种情况也无计可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