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半轮命运

初露锋芒

半轮命运 魆点 2648 2012-12-18 08:45:29

  等到他完全醒来,也就意味着我完全失去意识。浩宇看到他妈妈一边看着自己一边哭泣。按理说怎么也得觉得有些歉意,可是浩宇当然没有不好意思的感觉自己究竟怎么回事到了医院都完全不清楚。

在边上瞬间发呆的护士,缓过神来,发出了N度的尖叫。还好是一边尖叫一边就跑了出去,这种高分贝的声音让浩宇的心里很不舒服。

话说这个护士呆呆的样子,蛮好看。按规格也算是一个美女,怎么受到点惊吓就把嘴巴张的这么大。恨不得把牙花子斗宿给别人看呢。这很让浩宇摸不着头脑。

一个人,从迷糊到完全镇定需要多长时间?大约只有两秒。当浩宇完全镇定,环视了一下屋子里一切,发现:除了细菌以外,就数人最多了。离病床最近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之外。姥姥、姥爷都被请来了。以及还有七大姑八大姨的里三层外三层包围着自己。中间不乏自己都没见过的人。据说还有诸多亲戚,正在往医院里赶来。

这应了魆点(就是作者)那句话:“不憋尿不知道前列腺有多大,不生病不知道亲戚有多多啊。”

在场的不少人脸上挂着泪珠,竟然还有人在窃笑。更多的人脸上是看见UFO的神情。

一个人从镇定之后到有感觉需要多长时间?都不到两秒。此时王浩宇和我一样,完全以吃饭为原则。疑问啥的都是次要的。从昨天晚上大醉之后,一直睡到正午十分。午饭错过了,就去了网吧。折腾到现在,已经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了。

浩宇:“妈,我饿了!”

宇妈一脸惊喜的深情。不仅如此,这一句饿了,竟把二十年没掉泪的宇爸惊出了一滴银豆。

初被叫到医院的宇爸宇妈两口被告知,“孩子颈椎骨头脱落三节,虽无生命危险,恐怕也不会睁开眼了——也就是植物人。”浩宇虽然不是独生子,不过老王家这个姓。还得靠男丁传下去。

这消息无异于五雷轰顶。刚听到这个消息后两口子迅速通知两人的爸妈。恐这事太过沉重,两人无法抗住。

浩宇的爷爷是远近闻名的阴阳先生。驱邪引仙,观测风水,趋吉避凶无不精通。奈何自己用来扬名立万的技艺,在儿子眼中不过是吃饭的一种手段,说什么也不学。到了孙子这还成了迷信,自己沦落为老神棍。当时刚接到浩宇的爸爸的电话是,老人家正在和市长喝酒呢。

迷信这东西,越是达官贵人,越是深信不疑。

在医院这些浩宇叫不出名的叔叔伯伯中不乏某某市的市长,某某市的书记,某某市的局长。他们听说王半仙的孙子出事,并且还是大事,一传十,十传百。有没有亲戚的都往医院涌来——“略表心意”。

来到医院都听说浩宇有很大可能成为植物人,现在莫名其妙的痊愈,忽然就起来要吃饭,这现象让他们毫无逻辑的归为了王半仙的能力。

“快,快去买点吃的给孩子。”宇爸对宇爸说。

“算了,这么多亲戚在,咱出去吃吧!”说完,浩宇就蹦下床铺拉起离自己床右边最近的姥姥的手往病房门口走去。

浩宇一向以懒惰成性,成熟稳重的本貌示人。因此语文老师孙明芳又称神经病王浩宇为王子——“子”就是“先生的意思”。在家老爸高兴时就称其为少年老成,心情不好时就称其为未老先衰。今日这般蹦蹦跳跳的样子,自出生以来,都是头一次见到。

浩宇这种身手矫捷的样子,让自己都不免下了感到惊奇。

浩宇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身体变得这么奇怪。但是在场的的达官显贵们心中的“半仙”此时却变成了“大仙”。

在浩宇好没有走出门口的时候,就被一大群涌来的医生挤进了屋子。对浩宇东看看西瞧瞧。发现他确实没事后,给做植物人通牒的医生——也就是院长。为了自己的面子又拉着去做尿常规.肝功能,肝胆肾B超,血糖,血脂,胸部X光等。这点,同样觉得连绵不着的,宇爸也同意。都确诊无事后。让在屋的所有医生都怀疑起了院长的能力。

问起浩宇的伤怎么来的,好于更是一问三不知。医生在心里默默觉得是院长弄错了,可是不敢言。官场的人们觉得是王大仙的神通,可是不会向他人说。

院长知道,当天颈椎出问题的只有王浩宇一人。拍出的片子跟们没法搞错。因此院长让浩宇多留几日。

明天开学,浩宇妈担心耽误学习,死活不肯。一来二去,逼的院长论小时开价买浩宇在这休息。可是,“休息”就会不上学,这点正好应了,浩宇的心意。宇爸无法给亲戚交代,因此也就同意了。

浩宇既然思考不出为何受伤,那就不思考了。此时在心里悠哉悠哉,心里想着明天装死看看同学们的样子,以及诈尸时能吓死几个。其实不过是想看看张璐儿会不会来而已。发出短信“浩宇已死,市中心医院。”

饭后,晚上,浩宇沉沉睡去。

城市,总存在不眠的人们。有头脑的人,因此创造了专门为不眠之人度过夜晚的场所——夜店,用来赚钱。

※※※

一个不知名的地方,一个被头发挡住脸的人,在看一面镜子。这一身黄色的衣服不免闲的重口味。天衣无缝,应该是形容这种衣服的,上面的图案显得有些诡异。这个神秘的人伸出手指,指着镜子。看不见的脸上,眼睛的部位,发出透亮的蓝光。镜子里,王浩宇的样子,渐渐模糊,四个年轻人的样子,渐渐清晰。

随后从这人口中传出模模糊糊却不难听清楚的声音;“这样的玩具,会不会太危险……”

※※※

王凌,孙涵颢,闫小夕,郑伟明四人在一家夜总会的门口。

“确定要进去么?”闫小夕有些担心。

郑伟明:“进去。”

“进去。”剩余两人表示同意。

闫小夕:“可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草。”

“比喻感更强烈的是好奇!出发!”

一行人就浩浩荡荡的进去寻仇了。

在青春,少年为何而战?为了别人不屑的目光?为了别人可恨的嘲讽?为了展现自己的力量?为了换来女生一句尖叫?为了成为英雄的幻想?太多太多的理由,让少年卷进拳脚之斗。

浩宇是在网吧与睡觉中度过的。周六,是被李胖子的手机吵醒。

而大伯家的王凌则是与往常一样,被母亲的呼唤叫醒。

“起来吃饭了!都几点了。”凌妈妈喊道

王凌:“今天放假,我就不吃了。”

“不行!”

“很困啊,我还要再睡会儿。”

经过一番争论,王凌最终没起床。他在睡觉,准确的说是在装睡觉。从上次喝酒以来,脑袋就昏昏沉沉的,但是却从未有一天睡过好觉。每天起来浑身发痒。上次不慎割破了手,竟然突突的往外冒黑气,把自己都吓哭了。今天更可怕,浑身长出了黑漆漆的鳞片。

出去,被老妈看到自己的儿子浑身的鳞片是什么后果?——会把老妈吓死!自己都差点把自己吓死。于是王凌只好装睡,等家里没人才敢出门。神经大条的兄弟们也许还能接受自己的样子,如果吓死了,那他们也活该。心里想着,便给几人打了电话。

那时的浩宇还在网吧不亦乐乎,王凌知道浩宇没事。也就没有约他。关于起床的方式,闫小夕和郑伟明也大同小异,他们的身上都长出了动物的绒毛。

只有没心没肺的孙涵颢打着呼歇走出自己的房间。然后理所应当的把母亲吓晕了……后来去看了心理医生,被忽悠是见到了幻觉,在此就不详提了。

四个怪物全副武装,帽子,眼镜,口罩,大衣。来到约定的地点商量对策——也就是他们的秘密基地。那个废弃的炼钢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