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梦里繁花春已烬

噩梦缠身

梦里繁花春已烬 沐西 2128 2011-12-14 23:00:35

  回到大殿,晚宴已接近尾声,各桌上的饭菜都被悉数撤下,只有大殿中央的舞姬依旧长袖飘扬,笑容妩媚,面若桃花。

作为秦朝太子,前来奉承赵政的官员也不在少数,几轮下来,赵政也有些微醺,却也还清醒,看见安安回来也没有多问,安安看见他伸手拿起酒壶还欲再添些酒,伸手稳住,在他耳边小声道:“太子已经有些微醺了,还是少喝些罢。”

赵政也没有坚持,双手放在桌上,一只手支撑着额头,另一只手拇指靠桌,四只手指轻轻敲击桌面,双眼微微眯,又时不时睁开眼看看对面的人群。

庄襄王脸颊泛红,心情欢畅,笑容一直挂在脸上,还会侧身和身边的赵姬聊上几句,大臣们都互相敬酒,伴着钟鼓乐声欣赏舞姬曼妙的舞姿,却又偷偷看看庄襄王,看看吕不韦,密切注意庄襄王的一举一动。

最后庄襄王宣布晚宴结束,在赵姬的搀扶下率先缓缓走出大殿,所有人跪下目送着两人走远,安安扶起赵政往咸阳宫走去,半途,安安突然摸着腰间惊慌道:“奴婢该死,太子上次赏赐给奴婢的镂空麟纹玉佩好像落在前殿了。”

赵政不以为意的挥挥手:“丢三落四,回去找找吧。”说完,圻福上前扶着赵政往咸阳宫走去。

安安看着他们走远,往前殿方向走去,回头确定身后没有人跟着,转换方向绕过回廊,走到了一座假山前,冲着假山后的人影福了福身:“义父。”

“快起来”,吕不韦佯装生气道:“义父说过了,以后看见义父不用行礼,你看看你。”

“义父体恤女儿,可是女儿更敬重义父。”

“傻孩子”,吕不韦笑笑:“宫中生活可还习惯?”

“有义父的打点,女儿没有什么不习惯的。”

吕不韦点点头:“好孩子,这段时间可辛苦你了,日后义父定要好好奖励你。”

安安突然跪下,看着吕不韦:“义父严重了,女儿一直不忘义父的救命之恩,当年若不是义父,女儿早已不知尸首何处,只愿今生做牛做马回报义父。”

吕不韦伸手拉起她,表情沉重:“哎,有你这话,义父···日后你有什么需要尽管说,陆申义日后还会经常进宫,你若有什么事情只管告诉他。”

“哦,对,上次的事你做的很不错,日后你还是这样,将赵政的每日行踪都告诉义父,宫中若是有什么诡异之事一并写下,另外注意华冉夫人,她若有什么行动一定要告与义父,知道吗?”

“嗯。”安安看着他目光坚定的点点头。

回到咸阳宫的时候赵政还未歇息,圻福守在内室门外,看见安安回来迎上去问道:“安安姐找着玉了吗?”

安安一手接过宫女手中的醒酒茶冲她摆摆手,示意她轻身退出去,回过身点点头:“找着了,可巧原是掉在了路上,没被别人捡去,又寻回来了,时辰不早了,你先去睡吧,今夜我守着。”

圻福点点头,嘱咐安安别受了凉,便离去。

安安端着醒酒茶送进内室,赵政用拇指和中指来回按摩着太阳穴,安安伸出手指触摸碗壁,温度正好,轻轻的唤道:“太子喝些醒酒茶吧,温度正好,喝了头就不疼了。”

赵政睁开眼,皱着眉,摇摇头看着她:“回来了,找着玉了?”

安安低下头避开他的目光:“嗯,找着了”。说完摊开手心。

赵政看着她手中的玉,却没说话,端起桌上的醒酒汤一饮而尽,安安看着他皱着眉头一口气喝完醒酒汤,忍不住出声劝道:“太子当心别喝太急。”

“无妨。”赵政将空碗放在桌上,用衣袖擦擦嘴边的药汁,看着她:“今夜是你在外头守着?”

“嗯。”安安点点头。

“换别人吧,以后这种事情无需你亲自做。”说完站起身。

“太子”,安安坚持,看着他:“太子一片好心,但这是奴婢分内之事。”

赵政静静的看着她,安安被他的眼光看的心里发慌,正想说话,赵政突然莫名其妙的笑出声:“随你吧,我累了,伺候我洗漱吧。”

外室虽不如内室那般温暖,却也不是特别寒冷,夜晚外室只留了四盏烛台,室内有些昏暗,只在四盏烛台附近形成一个圆弧的范围内比较明亮,安安双手托腮坐在门槛上看着墙角烛台上晃动的烛火,圆弧随着烛火的跳动不停闪动。

有些出神,进入秦宫也不过几个月的光景,却感觉过了很久,时间仿佛被无限拉长,亲眼见证了华冉夫人从荣华富贵坠入凄凉的深渊,夏姬从无限憧憬到化为灰烬,帛翦从权重王爷到名存实亡,自己仿佛也不一样了,却惊讶发现自己似乎一直以来依旧形单影只,这点从未改变。

赵政对她在外人看来似乎很好,总与旁人不同,也时常会赏赐她些新奇玩意儿,但安安却感觉出了一些奇怪,她不信赵政不知道吕不韦与自己的关系,他似乎提防着吕不韦,但凡有吕不韦出席的场合他都态度恭敬,极少言语,但无旁人在时,他似乎又刻意在安安面前表现出什么,表现出什么呢?对了,就是他的好,他看出了不对却还明着表现对自己的好,难道,安安却立马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他不可能知道。

“哎···”安安悠悠的叹一口气,一回神,突然想到了今晚在曦湖旁偶遇的姜澜,如此美丽的女子,只盼也有一颗纯净的心,不要被这深宫所污染,想想又嘲笑自己,在这深宫之中太过单纯只怕会连骨头的不胜吧。

双手合十,闭上眼睛许个愿,只希望她能够有一个完美的结局。

半夜终是抵挡不住浓浓的困倦,慢慢阖上眼睛,半梦半醒迷糊中仿佛看见赵政站在他的身边,她心中腹诽果然是日有所思也有所梦,嘟囔一句转过身接着睡去。

睡得很浅,感觉自己被无数个梦静缠绕,一场熊熊烈火撕裂着她的身躯,娘亲无助凄惨的目光,无数个冤魂向她伸出手,夏姬挥开面前的茶几,憎恨的看着她,仿佛再靠近一点她就会用血淋淋的双手撕碎她,吕不韦虚假的笑容,赵政无情的挥开她的双手,大火慢慢将她吞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