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梦里繁花春已烬

偶遇故人

梦里繁花春已烬 沐西 2232 2011-12-14 23:00:35

  “妹妹怎么好好的问起它来了?”

“哦,我今日听见几个宫女窃窃私语,恰巧说的就是这个,可是没大听清楚,所以回来问你,看姐姐这样,必定是知晓的了。”

琳檀紧蹙着眉头,眉心跳动,微微侧过头,恰好背着光,在脸上投出一片阴影,看不清神色,过了一会儿她悠悠的叹口气:“都多少年过去了,还有人拿这个嚼舌根,没完没了,竟也不怕触着霉头,总有一天惹祸上身。”说完看着定定的看着安安:“你也只听听就好,可千万别去了那,那地方鬼魂出没,招惹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就不好了。”

安安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琳檀紧抿着唇,专心的摘选花瓣,安安知道从她嘴里再探不出什么,急忙转移话题,怕她想更多。

新鲜的杏花还透着一股清香,安安将摘选出的花瓣送至厨房,吩咐他们将花瓣用冰冻的泉水浸泡,泉水清冽,佐之冰块既保持花瓣的新鲜,还能让花瓣透出泉水的甘甜。以便明日清晨给赵政做杏花酥酪,又叮嘱了些细致流程,才走出厨房。

走到咸阳宫大门口,一列宦人手托着洗漱之物从殿内鱼贯而出,从安安身边经过时点头示意,安安微微一笑,侧身让他们走过,圻福最后一个出来,站在门边和门两侧的宦臣低声嘱咐些什么,安安走上前,轻轻唤道:“圻福。”

圻福看见是安安在唤他,带上门,笑着走上前:“安安姐,你怎么来了?”

“本是去厨房嘱咐些事,顺道过来看看你,怎么,今夜是你守夜?”

“可不是”,圻福笑眯眯的说。

安安看着他,疑惑道:“你今日是怎么了,可是有什么开心事?”

圻福一愣:“姐姐怎么知道?”

安安摇摇头:“你今日嘴都快咧到眼角了,那笑意藏都藏不住,定是有什么喜事。”

圻福嘿嘿一笑:“姐姐观察细致,今日王后召太子前去临华宫,奴才陪同前往,没想到太后也在殿中,左不过是问了太子一些生活琐事,后来又问到太子看的书,太子说是些诗词歌赋”,圻福越说越激动,声音也有些微微大,“安安姐,你是没有看见,太子说起那些诗词当真比奴才听过的都要好,那叫一个顺溜,太后赞赏有加,赏了许多珍宝,连带着奴才都跟着沾了好些光呢。”

安安压下心底的疑惑,腹诽道,诗词歌赋?面上却微笑:“太子文采出众,我们这些下人自然是沾光的。”

圻福点点头,突然回过头看看守门的两个宦人,拉着安安走出几步,回头再看一眼,这才压低声音对她说:“安安姐,你猜我今日在临华宫看见谁了?”

安安看着他,心里想了想可能的人,猜了个七八分,摇摇头:“不知道。”

“你可决计想不到”,圻福看她摇头更自豪,凑近安安耳朵轻声说:“我今日见着澜美人和龄美人了。”

安安佯装惊讶睁大眼睛:“真的?”

“可不是,澜美人当真是个大美人,我还偷偷看了他好几眼呢,真真是仙女下凡一般”,圻福又摇头叹息,正色道:“安安姐,我告诉你一件事,你可不许告诉别人。”

圻福说完这句话,安安脑子里突然浮现了了姜澜的面孔,面色平静:“看你说的,什么事情。”

“今日在临华宫,澜美人和龄美人同时落座,只是龄美人与太后本就熟络,先敬了一杯茶,太后一直拉着她在身边叙家常,却足足让澜美人在地上跪了两个时辰,最后还是龄美人出言提醒,太后才想起来,却不想太后斥责澜美人太过拘束,没有孝心,以此为由让她在临华宫的长廊前罚跪一个时辰。澜美人没有一句怨言,乖乖的就跪着了,当时长廊前正吹着冷风,人来人往,也不知有多少奴才看见。”

圻福说完无不惋惜:“当时大殿里的奴仆都看着澜美人,太后怎么可能不知晓呢。我当时看得真真的,王后也注意到了,可就是没有出言。”

安安无奈,太后一则不过是想找一个借口好让宫中都知道风向,从今往后只怕人人都巴结着龄美人,而澜美人在这宫中唯一的依靠也就是庄襄王的宠爱,若是那日她连子楚的宠爱都失了,其他人只怕会如豺狼野兽般将她生吞活剥。二则顺便树立自己的威信,即使自己常居佛堂,可王后都是要让她三分。

安安不言语,许久才叹口气:“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我们也无能为力,只盼她能够盛宠不衰罢。”

圻福神色有些戚戚,安安知道他在想什么,以色事他人,能得几时好,即使美貌永驻,天子意,最难测,这宫里未老先断宠的难道还少吗?心心念念系着帝王,直到一生了解才算是个解脱,在王宫,只有死才是解脱。

“你还是快些进去吧,在外面逗留太久也不好,万一太子有个什么吩咐可怎么办。”安安提醒,圻福点点头,告别安安进了内殿。

安安想起下午看见的姜澜,从她的神色竟一点也看不出像经历过这些事情,收敛心神,走出咸阳宫,她依据着白天自己心里记下的地形,绕过一重重巡夜的禁卫军,在秦宫中穿梭,因为怕惹人注意,安安并没有提灯,适应黑暗,走了好久才绕到西宫,摸索着走在一片花园的假山中,依稀还可以看见不远处闪烁着昏暗灯光的宫殿。

突然,绕出一个假山看见前方一个熟悉的身影,和她一样蹑手蹑脚的沿着小径往前走,只是她看起来熟练许多,身体轻巧的绕过山体岩壁的石块,走的也很快。安安看着那个背影,只觉得十分眼熟,探身刚想追上去看个仔细,身后突然伸出一只手紧紧的捂住她的嘴。

安安心里骇然,强自镇定,听见捂住她嘴的人压低声音在她耳边狠狠的道:“不准出声,否则我定杀了你。”

安安听见声音眉心一跳,想转过脸看一看身后的人,奈何被擒的太紧,动弹不得,只得无奈的点点头,身后人压粗声音继续说:“我问你问题,你只需点头摇头即刻,不许出声,听见没有。”

安安继续点头。

“我问你,新进宫的良人是住在左边的宫殿,还是右边的宫殿,你只需伸手一指,我便放你走。”

安安心想,我又不傻,告诉你你会这么容易放我走?心中虽这么想,可却抬起手指指左边的宫殿,身后的人松开捂住她嘴的手,安安立刻向右闪身,恰恰避开他挥下的另一只手,急忙道:“是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