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梦里繁花春已烬

惊魂未定

梦里繁花春已烬 沐西 1234 2011-12-14 23:00:35

  夜逐渐深了,各宫的宫人将烛灯挂上,秦宫中便只可见这点残余的火光,四周静悄悄的偶尔有巡夜侍卫的脚步声传来,那么突兀,却能让这夜色显得不那么死寂。

安安身穿一件绛紫色衣裙,将自己隐在沉沉的黑夜中,快速前行,不时四处张望,确定自己没有被他人所见,踏上小径,走入西宫拿出偏僻的假山,绕过一个拐角,安安轻笑看着那个熟悉的背影在假山旁来回踱步,轻声叫道:“程奕哥。”

程奕猛然回过头,慌张的走到她面前:“歌儿。”

“我知道”,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安安打断,安安安慰道:“你是不是想告诉我赵国前来的使臣队伍明日便要出宫了?”

程奕点点头:“我还以为你不晓得,这样我就放心了,那我是要继续留在这里?”

安安摇头:“不,你明日还得与他们一同出去,只是除了秦宫你便离开队伍。”

“那我去哪里?”

“你别急,听我说完”,安安安抚他:“出了宫门,你可以向别人询问,找到无病弄,里面有一位李大夫,你与他说明,再将这封信交给他,他就会安顿你。”

程奕接过她手中的信,露出疑惑的表情:“那溪苏?”

“你放心,宫里有我,只要我在,我必会将溪苏毫发无损的带到你面前。”

“歌儿。”程奕看着她坚毅的面庞,坚定的说出那些话,不知怎么就想起了小时候,她总是喜欢跟在自己的身后,到哪里都紧紧攥住自己的手,他恶作剧似的偷偷甩开他的手,躲在人群外,瞧瞧看着她。

她那么小,那么小的一个人,站在人群中间,因为找不到自己神色慌张,双眼通红,咬住嘴唇却死死不哭,任凭旁边的人怎么问她也不会说一句话,只会站在原地,攥着拳头一动不动的等自己。

程奕曾经问过她,为什么不试着找找自己,一向随和的她对于这个问题态度却异常坚硬,永远都保持沉默,从不回答。

“歌儿,秦宫什么情况我不晓得,但与赵宫肯定还是很相似的,尔虞我诈,一个不小心就会死于非命,是我无能,让你为我们做这些危险的事,你一个人一定要小心。”

安安轻松的笑笑:“你放心”,她耸肩双手一摊:“若是为了救你们付出我的生命我也是定然不肯的。”

程奕被她的表情逗笑,无奈的摇摇头,突然想起上次没有来得及问出的问题,问她:“对了,歌儿,上次时间紧迫,我忘记问你了,你如今是在哪里当差,过的可好,不如你此次与我们一同出宫,便是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护着你。”

安安听了他的话急忙摇摇头:“不,我不会出宫的。”

“为什么?”

“因为,因为我还有事情没有完成,程奕哥,你放心,我如今很好,主子也好,待我很好。”安安说的不假,赵政对她真的很好,她也明显感觉的到赵政待他与旁人不同,可是他晓得赵政一直有话要对她说,却顾忌着什么。

程奕晓得她已不是儿时的那个她,她太倔强,或许她不再需要自己的保护。

二人谈妥,安安顺着原路悄悄的返回咸阳宫,突然停下脚步,屏住呼吸,没错,她听到了有人微弱的呼声,虽然很小,但她的确听到了。

她顺着那微弱的声音的来源,一小步一小步,踮起脚尖,双手攀着假山的壁岩,壁岩上因为潮湿长出了滑溜的青苔,触手滑腻阴冷,她探出头向前看去,看到眼前的一切,她惊恐的睁大双眼,另一只手紧紧的捂住自己的嘴,才让自己没有尖叫出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