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梦里繁花春已烬

计划初施

梦里繁花春已烬 沐西 1219 2011-12-14 23:00:35

  从牒宣宫出来时,安安在那两名宫女身边停下,规矩说:“这宫殿颇有些偏僻,我家小主与沈良人相好,总是不大放心,故差我前来看看,今后还望两位姐姐对沈良人多加照拂,赏赐什么的肯定不会少。”话说完,免不了又赠予了些财物。

溪苏性子执拗,与其他小主相处起来总不够圆滑,又不喜阿谀奉承,她虽不说,可安安也知道她并不好过,如此替她打点好下人,这几日也好让她舒服些。

在牒宣宫耽搁了些时间,出来已快午时,想起华雪台盛宴,安安加快脚程急急忙忙赶去。

华雪台乐宴与那日外廷盛宴类似,都是为了各朝使臣而举办,只不过那日外廷盛宴是与使臣接风,而今日华雪台乐宴是秦庄襄王为了送别即将离去的使臣特意举办,故而规模上没有上次宏大,只请了些朝中要臣还有宫中分位较高的嫔妃。

华雪台位于明光宫北侧,地势颇高,还是当年秦夷公名人所造,之所以取名华雪台是因为华雪台构造特殊,正中央是一个七米高台,取名凤飞台,木桩夯实,台面都是由精心挑选出的黑色大理石细致平铺而成,石缝之间间隙狭小,混若天成,而台侧并不是如平常一样垂直而下,反倒是做出了些许的坡度,紧贴的地面上是宽达五米的深达十米的蓄水池,每逢雪天雨天,落在凤飞台上的雪水雨水就会沿着微斜的台壁汇入蓄水池,叮咚之声颇为美妙。

而凤飞台四周被层层叠叠的楼阁包围,楼阁环绕凤飞台而造,面对凤飞台建造了观赏的台座,最北边的阁楼最为宏伟名为临凤阁,一层并未如另三方一般设置观赏台,只在二层临窗边设了几个茶座,安安抬头望去,庄襄王携了赵姬正坐在临凤阁二层,俯瞰凤飞台上的舞姬表演。

安安向守卫的侍卫出示腰牌,经过侍卫的放行,轻轻的走在人群身后的回廊里,一名宫女用托盘举着酒樽朝安安走来,从安安身边经过时,身子突然倾斜,眼看就要连同手上的托盘一起摔倒在地上,安安及时扶住她,冲她微微一笑:“姐姐可是扭伤了脚?”

宫女点点头,安安顺势接过她手中的托盘同时从袖口里抖出一张纸条压在手指与托盘底,面上装作关心的看看她的脚扶着她,问道:“应无大碍,姐姐试试?”

宫女试探性的站起身瞥一眼周围,笑道:“谢姑娘。”安安将托盘重新递给她,宫女用中指将纸条牢牢的抵在托盘底,略一颔首,福了福身向大臣群席中走去。

安安会心一笑,与宫女擦肩而过,低头轻声走到赵政旁边,以防惊动到其他人。

赵政正专心看着台上的表演,安安隔着人群向对面看着他的吕不韦微微一点头,吕不韦装作不经意似的眼神迅速瞟向凤飞台上,还不时和身边的官员低声评论几句。

安安往赵政的酒杯里倒满酒,赵政猛然侧头看着她,神色泰然的笑笑:“怎么现在才来?”

“花园的斗雪红开的正好,奴婢摘了一些放在咸阳宫中,太子近来总是看书,斗雪红的花香沁人心脾,太子看书时便不会觉得太疲劳。”

凤飞台上钟鼓器乐齐鸣,歌舞之声太大,今日阳光充足,春风都暖洋洋的,吹的人有些微醺,安安不知道他有没有听清自己的话,赵政却转过身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听见他淡淡的说:“很好。”伸手指着凤飞台:“你看,你不是一直想见她吗?”

安安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往台上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