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梦里繁花春已烬

杀人灭口

梦里繁花春已烬 沐西 1355 2011-12-14 23:00:35

  假山对面是一条细窄却在秦宫中颇有名气的池塘,有名气并不是因为这个池塘风景优美或者有一段美丽的故事,恰恰相反,几乎所有人都对这个池塘敬而远之。

秦宫中有一个这样的传说:紫翚一顾朝与幕,前塘踏步成白骨。

宫中老人都说这前塘阴气太重,里面有太多的冤魂,至于因何而冤,大家心照不宣。有的人说自己路过假山边时听见了凄厉的哭声,有的人甚至都说自己亲眼看到过塘边的冤魂,形容的绘声绘色,让人心惊胆战,久而久之,前塘就成为了大家避足的地方,常年没有人踏足,池塘边、假山边长出的翠绿的青苔似乎也在向人们证实这个事实。

颂书的尸体是两日之后才被发现的,尸身腐烂的臭味吸引了附近的宫人,听说第一个看见尸体的宫女惊吓的几乎昏厥,因为死状实在是惨不忍睹,前塘都被染成了淡淡的水红色,颂书仰面漂浮在水面上,她的双眼被生生剜去,露出森森的白骨,满脸都是血痕。

惊动了王后,太后,甚至连庄襄王都对此事颇为关注。其实死了一名宫人在秦宫中并不稀奇,但若此事与姜澜有着那么一丁点的联系,所有的普通都不普通了。

之所以有着“紫翚一顾朝与幕,前塘踏步成白骨”,这一流传,就是因为紫翚与前塘仅有百余米之遥,可一步之遥天差地别。

宫中流言漫天飞,颂书所属清微宫,是拨给粟良人宫人中的一位宫女,本名玉翠,擅长书画被粟良人改为颂书,深得信任近身伺候。

“听说粟良人看着前塘边颂书的尸身恸哭的声音嘶哑,旁人拉都拉不住,为着此事几夜不眠,神色都有些恍惚呢。你们可是不知道,颂书的死相实在是,若不是妖孽则怎么会死的这么惨···”一个宫女满脸恐惧,仿佛自己亲眼看见了一样。

另一个宫女立马接话:“可不是,我也瞧着粟良人最近也憔悴了许多,若是我,可不会靠近那前塘,魏姑姑说了,那里阴气太重。”

“可是你们没有看见吗,大王近日老是留宿清微宫,这福分···”路人甲说道。

路人乙不甘示弱:“你们有没有听说那件事?”

“你是说···”话还没说完,人群突然一哄而散,原来是姜澜带着几个婢女散步着快要靠近人群。

安安与琳檀站在隔墙外,刚才他们的话她也听了个七七八八,却不解为何他们看见姜澜如此惊慌,转过头:“姐姐知道他们所说之事吗?”

琳檀点点头又摇摇头:“这些话你也只听听就好,没凭没据的事情,越传越离谱。”说完向她讲述了那天她去尚衣局的路上的所闻,末了,她皱眉:“宫里这种捕风捉影的事情最是让我厌恶,竟不知有多少人都是死于这些流言。”

“悠悠众口最是难调,姐姐又何必烦心。”

“对了,你猜我在尚衣局看见了谁?”琳檀问她,又忽然拍自己的头:“看我,你进宫也不久,是不晓得她的。”

“是谁?”

“是前华冉夫人身边的丫鬟琉月。没想到那日去尚衣局正巧碰见她去撒泼,你可是不知道她以前仗着华冉夫人有多张狂,明里暗里给我们不知施了多少罪,如今落魄了,连尚衣局都敢给她使颜色,看着她被侍卫拖出尚衣局当真是大快人心,因果轮流,她早就该如此了。”

安安看着她附和着微微一笑,不经意的问道:“十四王爷虽被封官偏远,可华冉夫人也不至于落到如此啊?”

琳檀摇摇头:“你是不晓得利害关系,按理,华冉夫人应该是与十四王爷一同出宫的,可司徒拓妄图谋反,大王虽顾忌兄弟情分封了十四王爷,虽是以好心留住了华冉夫人,可谁心里不明白,这一是为了警告十四王爷,二是为了牵制他,你看着大王都如此了,宫中之人见风使舵哪里还会像以前一样对华冉夫人百般奉承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