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梦里繁花春已烬

早有预谋

梦里繁花春已烬 沐西 1287 2011-12-14 23:00:35

  乐雪粟对安安的反应十分满意,仿佛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又柔声说:“你不用害怕,你既已是本宫的人,本宫定会善待于你,让你做的事必不会将你至于火坑之上,都很简单。”

安安唯唯诺诺的点头,心底还在盘算怎样才能打探销毁自己的落在她手中的把柄,听见她的话内心冷笑一声。

“听说上次出宫太子遇刺得你所救,有这回事?”

“回良人,确有此事。”

“那太子定是十分信任你了?”她听到安安的回答身体微微前倾,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如此甚好,你在咸阳宫近身陪伴太子,对他的接触一定比旁人多,替我好好盯着他,有什么动静都要仔仔细细向我汇报。”

“诺。”听到这里安安算是松了一口气,没有想到她竟也是为了赵政费了这许多精力,知晓她的目的心也不再惴惴不安。

“对了,你和澜美人很熟?”

安安眉心跳动,她与姜澜每一次见面都是在极为隐蔽的地方,况且几乎每次二人都是偶然相遇,竟没想到都会被人暗中偷窥,莫非,莫非她最后的目标竟是姜澜?她心底犹豫,咬咬牙:“奴婢和澜美人并不熟。”

“混账。”乐雪粟刚才还吟笑的脸瞬间横眉而立:“当着我的面你也敢胡说,可是有人亲眼看见你与姜澜在外廷附近私会呢。”

原是那日,原来那晚安安的感觉没有错,她总觉得他们身边有一个诡异的人影,可是当时实在是太暗,无从辨认,她还曾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奴婢纵使有十个脑袋也不敢欺瞒良人,奴婢与澜美人的确不熟,算起来奴婢也就见过她两次,一次便是那日在外廷附近,因为前殿觥筹交错,有些闷热,奴婢出去透透气,没有想到正好遇见在那附近闲逛的澜美人,那日奴婢险些冲撞美人,美人不与奴婢计较奴婢这才免受责罚,还有一次便是澜美人在凤飞台上做舞了,奴婢也只是远远观看,并无接触啊。良人明察,奴婢身份卑微怎么会与澜美人相识呢。”

安安这一番话说的颇为真情,连她自己都有些动容,乐雪粟看她说的实是真挚,眼神里看不出一点慌乱,她面上波澜不惊,眉间风情万种说出的话却却似万年寒冰让人发怵:“你的眼睛真是漂亮,看的本宫都着迷了,若是被本宫知道你有一句假话,本宫便挖出你的双目,投入那前塘,本宫也要试一试那鱼跃龙门戏珠之美。”

挖目投湖,这样残酷的话从一个美艳的女子以这般魅惑的姿态轻而易举的从口中说出,安安却也不觉得惊讶,只是惊诧于她的部署,原来她一早就对姜澜抱有敌意,进宫初始就安排了人手暗中盯住姜澜,心中不知怎么就想到了姜澜,不知她有没有察觉到呢。

乐雪粟看她沉默不说话,以为她是惊惧过度,放缓语气:“好了,你回去吧,有什么事情本宫自会差人去通知你,你也不要妄想和太子说这些事,你虽对他有救命之恩,可你终究只是个奴才,他亦不会护着你,所以你若不老老实实替我办事,只有死路一条,懂了么?”

“奴婢明白。”

“雪蕙,你送她出去。”

雪蕙点头走到安安身边斜睨她一眼:“愣着干嘛,走吧。”

走出清微宫,路上宫人渐多,前头的雪蕙停下,趾高气昂的看着她,语气不善道:“你可是有把柄在我家小姐手里的,你若是不老实办事杀了你就和碾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每逢你守夜会有专人来这,她会出示信物,你将太子每日的活动写于纸上,交给她就好。”说完转身就走。

安安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目光森冷,透出寒意,好一个清微宫,好一个乐雪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