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梦里繁花春已烬

云淡风轻

梦里繁花春已烬 沐西 1101 2011-12-14 23:00:35

  安安伸出的手又停顿,她看着琳檀再次强调:“姐姐,会有些疼,你忍住。”

她先用药水擦去琳檀身上的血迹,药水才一碰到琳檀,她的身体一震,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握成拳,整个人都在颤抖,安安抬头看她一眼,她牙紧咬着下唇,额头上有汗渗出,碎发贴在耳侧,安安一边吹气一边加快手上的动作,好不容易处理完那些血渍,在药水的作用下,鲜血不再像之前流的那样快,仍有血珠从针眼里渗出,慢慢变大,安安再拿起药粉,先倒在中指指腹,在轻轻抹在那些针眼上,药粉一抹,鲜血止住,可是膝盖处大片青紫色的肌肤看上去就像快要溃烂一般,安安别过脸,不忍直视。

涂抹完药粉,琳檀呼出一口气,整个人瘫倒在桌上,安安将她整个人都靠在自己身上,搀扶着她躺到了床上,又替她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牵好被子,琳檀在昏迷中沉沉睡去,安安,摸摸她的头,还好没有发烧,但她不敢掉以轻心,搬了个凳子,坐在床边一守就是一整晚。

安安端着粥进屋的时候,琳檀已经起身坐在床上了,安安将粥放在桌上,走到床边,看了看她的伤口,皱眉道:“你怎么起来了,还好伤口没有再流血,不然我一整晚的心思就算白费了。”

安安从桌上拿起粥,粥里放了红枣,熬得稠稠的,粥还是热的,冒着袅袅的热气。她递到琳檀面前:“趁热赶紧吃了吧,红枣补血。”

琳檀也不客气,接过粥小口小口的吃起来。

“你的伤是怎么回事?”

琳檀说的直接:“当然是乐良人责罚的。”

“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安安目光直直的看着她。

“既然是演戏,就要逼真”,琳檀轻轻吹开粥上的热气:“我越是反抗,她的相信就会更多一分,这样我们的把握也就越大。”

“那仅仅对你施以极刑,你就屈服了?她那什么要挟你。”

“我的家人。”琳檀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波澜不惊,反倒是安安瞪大了眼:“你之前···”

“我之前告诉你我的家人都已经离世了。”

“你骗我?”

“我没有骗你,我的亲人都已经离去了。”

安安不解:“乐雪粟查出来的消息是假的?”

“不是,她查出来的是真的,我的亲人在我很小就相继离世,我被另外一户人家收养,他们为了生活将我送进了王宫,所以,乐雪粟查到的,就是我的养父母”,琳檀平静的叙述:“乐雪粟先是对我施以极刑,我仍旧不屈,她最后告诉我,我那养父母一家人的命都在她的手上,所以,你知道,我就屈服了。”

安安听完,愣愣的站在原地,理清思绪,看着她说:“我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

琳檀似笑非笑看她一眼:“这一切不都是我们计划之中的么,我取得她的信任,接下来一切按计划行事。”

“那你的养父母呢,依乐雪粟的性格,她若是有个好歹,你的养父母那一家也活不了了。”

“我知道”,琳檀说的风轻云淡,仿佛事不关己一般:“我从做这个决定起,就已经知道了,他们活不了,而且,我也没打算让他们继续活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