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梦里繁花春已烬

罪行

梦里繁花春已烬 沐西 1613 2011-12-14 23:00:35

  琳檀仿佛看不到乐雪粟一般接着说:“奴婢一开始向乐良人解释,妄图告诉良人一切并不是良人看到的那样,奴婢只是感念澜美人恩情,并非良人口中的私通,可是良人非但不听,还说···”

“她说什么?”庄襄王看琳檀面有犹豫之色,脸色冷厉:“有本王在,你只管说!”

“是”,琳檀说:“乐良人说,她的父亲乃是当朝廷尉,而奴婢不过是一介小小宫女,就连澜美人也不过只是林宗正家的一名舞姬而已,只要她一口咬定奴婢与澜美人有私通,不会有人再怀疑,奴婢若是不配合乐良人,她要杀死奴婢就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她甚至还以奴婢家人的姓名来威胁,奴婢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一时吓傻了,屈于她的胁迫之下,才会做出这些伤天害理的事情。”

琳檀此言一出,在场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乐良人竟说出大逆不道,若这宫女所言属实,那今日乐雪粟只怕下场惨烈,众人不由看向乐雪粟,她今日原本为庄襄王贺寿,穿着一身绛紫色丝绸面料的华贵衣衫,画的妆容精致迷人,两道柳眉细长秀美,只不过现在跪在地上,面色惨白,倒似大病一场之后那般弱不禁风。

“你说你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庄襄王冷冷的看一眼跪在地上被宫人死死扣压的乐雪粟,问琳檀:“你帮她做了什么事?”

“奴婢该死,乐良人让奴婢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陷害澜美人。”她停顿一会,转身冲着凤飞台上姜澜站着的方向深深一叩头:“奴婢有罪,美人对奴婢恩重如山,如今奴婢确因为贪生怕死置美人于水火之地。”

说完转过身抬头看着乐雪粟:“乐良人一心想要除去澜美人,心肠歹毒,澜美人身上所穿的这件仿照已逝翾宸妃所穿的一件舞衣,正是良人命人造出,让奴婢送与澜美人的。良人先让人在美人上台为大王贺寿之际毁了美人原本准备好的舞衣,随后又让奴婢假装从尚衣局获得这件舞衣送与澜美人解燃眉之急,她早已预料到情况紧急,澜美人一定会穿上这件舞衣。这件舞衣是那位已逝翾宸妃曾穿过的衣服,意味着什么,会给澜美人造成什么下场,再明显不过。”

“那乐良人为何不直接收买澜美人身边的人而要收买你呢,由她身边的人送上这件衣服岂不是更不容易引起澜美人的疑心?”庄襄王身后有妃嫔小声问出。

琳檀点头:“这些良人早就想好了,她选择我正是因为我不是紫翚台的人,事发之后即使澜美人指出是奴婢给了澜美人那件衣服,奴婢也可以对外宣称奴婢从不认识澜美人,更未曾给过那件衣服,这样所有人都会相信奴婢。良人也会趁机放出风声,说澜美人与已逝的那位翾宸妃一样都是妖孽之人,这样朝中众臣必然会劝谏大王废除澜美人。”

“一派胡言!”乐雪粟冷笑一声不屑的打断她,眼神冷厉声音微微颤抖:“你说的这些不过都是你的一面之词,无凭无据,陛下要替臣妾做主啊,臣妾从不认识这名宫女,更不知何时得罪了她,竟要如此诬陷臣妾。”

“良人还不肯承认吗?”琳檀似是鼓足勇气一般看向庄襄王:“陛下,良人心思缜密,只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良人为了一举除去澜美人,这一切都做了充足的准备,所以这件舞衣良人一共命人造了两件,剩下的那一件只怕还在良人的房中未来得及除去陛下派人去找一定能够找的到。”

“你,你,你···”乐雪粟浑身一颤,跌坐在地上,看着琳檀的目光中是掩饰不住的恨意,伸出手指想要抓住琳檀,那手指纤秀细长,此刻却如同鬼魅一般,声音凄厉:“那衣服是你栽赃给我的,我从未命人造过那衣服,陛下,陛下这一切都是她栽赃给我的。”

“不止这些”,琳檀毫不畏惧身旁那近乎癫狂的乐雪粟,继续说:“紫翚台之前那名叫颂书的宫女也是被乐良人害死的,就是因为颂书无意中窥破了良人的阴谋,所以良人毫不犹豫的杀了她,那日奴婢无意中走到前塘旁,窥见正是良人身边那名雪蕙的宫女和另一名太监在行凶。”

雪蕙的面色从青到白,她本就常常在梦中看见颂书的冤魂索命,听到琳檀抖出那件事,扑通跪在地上不住的磕头,头与地面碰撞发出碰碰的声响,额头都磕出了血:“奴婢都是受命于良人,是良人让奴婢杀了颂书的,杀死颂书并不是奴婢动的手,是魏喜干的,奴婢只是在一旁看着,真的不是奴婢做的啊,奴婢没有杀死颂书,陛下明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