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梦里繁花春已烬

突然而至

梦里繁花春已烬 沐西 1209 2011-12-14 23:00:35

  屋内很昏暗,那个颀长的人影在黑暗中只看得到一个轮廓,辨不出是谁,可安安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赵政。

“你怎么来了?来了多久,怎么没叫醒我?”安安坐起身,也不看他,淡淡的问。

赵政慢慢走到他的身边,声音不大,似是怕打破这屋内的平静:“我才刚到,看你睡着了,打算过一会儿再叫你,没想到你就醒了。”

他没有说实话,上午在华雪台听到琳檀说安安中毒了,他也和身边的人一样心底一惊,只不过他却不是因为听到乐雪粟给安安下了毒,她们的计划他虽然没说,可他一直都清楚,安安今日一早向他称病时他就知道,她是故意找的借口避开今日在华雪台与乐雪粟的正面交锋,只是他却没有想到她竟会给自己下毒,她宁愿给自己下毒,也不愿意告诉自己让自己帮助她,他又想起那日在湖心亭中,自己都已经拉下面子说出那些话,难道自己说得不够明显?还是说,她从来就没有想过向自己说出那些事情?

他在书房待了一个下午,圻福送进来的茶凉了又被原封不动的撤了回去,一本书翻来覆去却怎么也看不进去,心底越想越焦躁,所幸将书一扔,靠在椅背上眯眼小憩,却不想一闭眼就是那日在秦宫后那片梨园的画面,耳边仿佛又想起她的声音,她的眼睛明亮,眼底似有一团小小的火焰在燃烧,她问他,是否会有那么一天他也会动真情。

自己当时想也没有想就拒绝了,十几年来,他的答案一直都是这样,可是为什么那一天他说出来的时候连自己都在怀疑,心底有一个声音冷冷的对他说,你撒谎!他甚至都不敢去看她灼灼的双眼,不忍看她毫不遮掩的失落。

他刷的睁开眼,烦躁的站起身,在屋内来回踱步,一遍又一遍告诉自己,要冷静,这不像自己,他甚至有些讨厌这样的自己,他不该有这样的情绪,这种可心底另一个声音像幽灵一般喋喋不休,你担心她,你气她没有告诉过你,你想去看她···

心底像有两个人在激烈的争吵,没完没了,他揉揉有些发痛的太阳穴,叹口气,心底争吵的两个人终于分出了胜负,赵政朝门走去,去看看她吧,毕竟她如果出了什么事情引起吕不韦的怀疑的话,对自己有害无益,对的,就是因为这样。

他没有带上圻福,自己一个人去了她的住所,屋内很安静,原来她已经睡着了,赵政放轻脚步走到床边,她睡得很沉,脸色是病态的苍白,小小的一张脸微微朝外侧,头发没有像平时那样绾成一个髻,而是让它随意的散开在青白的枕头上,一些细小的碎发贴在脸颊上,温顺的像一只小白兔。

赵政俯下身,不由自主的伸手替她将脸上的碎发别到耳后,安安的睫毛像一只蝴蝶的翅膀微微一颤,赵政触电般缩回手,他以为安安醒过来了,却没想到她只是微微一皱眉随后眉头舒展开又甜甜睡去。

赵政无奈的摇摇头,平日里她虽也总是对别人笑脸相待,可赵政总觉得她的眼底有一种拒人与外的冷漠,今日她睡得这么甜,像一个没有烦恼的孩子,赵政不忍心叫醒她,站在她的房间一直等,连自己都没有想到,竟然站到了夜晚。

“你来找我,有事要说?”赵政走到了她的身边,靠的近了,安安才发现还是看不太清楚他的脸:“屋内太暗了,为什么不点灯?”

“你今日,太冒险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