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梦里繁花春已烬

彷徨不安

梦里繁花春已烬 沐西 1678 2011-12-14 23:00:35

  中的毒虽不深,可安安还是按照太医的嘱咐一碗不落的将药喝完了,不过几天的时间,身体又和从前一样,安安再次回到咸阳宫当值,不再像几日前那样刻意躲着赵政,可是不知为何,赵政却像是刻意避着她一样,即使两个人在一起,他也不会像从前那样和她多说几句话,更不用说开玩笑了,这倒是让安安有些不得其解。

安安端了一杯水走进书房,书房里就他们二人,赵政认真端详着手里的书,安安将茶放在桌面上,茶杯和楠木桌碰出清脆的声音,赵政头也没抬,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安安终究是有些忍不住了,咬咬牙:“你···”

“这水太热,换杯凉的。”

“这水不热,我放在冰水里凉过才拿进来的。”

书上仿佛有什么黄金珍宝,赵政眼睛都不愿意理离开,说的一本正经:“我不想喝水,你出去吧,我想安静的看书。”

安安看着他,不知该说些什么,莫非,他还在生自己的气?还在怪自己善做主张?她拿起桌上的杯子,欲言又止,转身离开。

安安皱着眉,想了又想,昨晚的好心情一扫而光。

姜澜看见安安的时候,她正坐在宸庆宫院子边的台阶上,双手托着腮望天,蹙着眉,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

姜澜顺着她的目光抬头看着天,心底轻叹一句,今晚的天空还真的是···很黑啊!!!

“你的毒都已经解了吧?怎么还是一副痴痴傻傻的模样?”姜澜走到安安的身边,伸出五根细长的手指在她面前晃了又晃。

安安回过神,往旁边挪了挪身,给姜澜留出一个位置:“你来了。”

姜澜坐在她身边:“刚才问你的问题,你还没回答我呢?”

“问题?”安安露出一副不解的表情:“什么问题?你刚才在跟我说话么?”

姜澜看她呆呆的模样,微微一笑:“你的毒都解了吧?不会落下什么病根吧?”

“都已经好了,太医说不会落下什么毛病,你看我现在好着呢。”

姜澜摇头:“我看未必,这,怕是有些糊涂了。”说着伸出食指轻轻点在安安的脑袋上。

安安知道她在开玩笑,撇撇嘴:“我刚才在想问题呢,所以才没有听见。”

“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你说,如果,我是说如果”,安安刻意强调了如果两个字:“如果是你,有一个对你很重要的人,现在你做了一件事可是事先没有跟他商量过一点点,也没有考虑过他的感受,事后他生气了,你会怎么做呢?”

“很重要的事?你是说你假装中毒的这件事?”

没想到姜澜一语点破,安安有些惊讶,一口否认:“不是,不是这件事,是别的事情。”说完耳根却红了个彻底。

姜澜看她紧张的耳朵都红了,笑着说“让我再猜猜,你这么紧张,莫非那个对你很重要的人是你的心上人?”

“啊···啊?不是,不是,我都说了是如果,这是别人问我的啦,我不知道怎么做,所以才问你,算了,说、说别的吧。”这下安安慌得整张脸都红了,急得直摆手,她的皮肤很白,现在整张脸涨的通红,像树上刚刚成熟的红苹果,盈透的可爱。

姜澜笑的愈发欢了,点点头:“我知道不是你,你不用紧张,好了,不逗你了。”姜澜收敛了笑意,想了想说:“你这次真的有些冒险了,你假装中毒这件事情实在是有些欠妥,那天乐雪粟差一点就将你抖露出来了,还好我到的及时,堵住了她的嘴,这才没让她得逞。你没在现场,不知道那天有多么惊险,所以,也不怪那人生气了,他生气说明他很关心你。”

“啊?不是我,我都说了,这是别人的事情了。”安安还想否认。

姜澜直接忽略她的这句话:“你还想撒谎?你以前说过的,我们之间没有秘密。”

安安低着头,手一直拨弄着衣带,将衣带搅成了麻花,声音小的像蚊子一样,嗡嗡作响:“我喜欢他,可是他应该不喜欢我,所以他生气应该不是关心我吧,应该只是······”

姜澜侧着头仔细的听着她说,最后安安声音越来越小,缠着衣带的手越搅越快:“哎呀,总之我们一件关系很复杂啦,他不喜欢我,生气也是因为别的原因吧,可是他生气就一直躲着我,这样,这样我很难受···”

“你怎么知道他不喜欢你呢?或许他只是没有说出口啊。”姜澜以为只是因为安安口中的那个“他”没有说出口,所以安安就简单的认为是“他”不喜欢自己。

“不是”,安安摇摇头,垂着头,声音都有些低沉:“他说过,他说他不喜欢我,我也知道他不喜欢我,可是我也不想像现在一样,不希望他一直躲着我,就像以前一样也很好啊,我想明白了,即使他不喜欢我,能够一直待在他身边我还是很开心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