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梦里繁花春已烬

言笑晏晏

梦里繁花春已烬 沐西 1712 2011-12-14 23:00:35

  姜澜看着她,她垂着头坐在台阶上,整个人缩成小小的一团,语气中的失落显而易见,她的心底却掀起了太大的触动,她仿佛透过她看到了从前的那个自己,那个自己曾经也像现在的安安一样,她不由得放缓语气,柔声说:“没事的,这件事情本来就很重要,所以他生气也是很正常的,等到过一段时间,他想通了自然就不会不理你了。”

“我知道,这件事情是我太冲动了”,安安点点头,看着姜澜:“你说我要不要向他道歉呢?”

姜澜摇摇头看着她说:“这就要问你自己了,你心里早就有了答案不是么?”

“我有答案么?我不知道。”

姜澜心底叹一口气,犹豫再三还是说出口:“趁现在还不晚,不该有的情就断了吧!”

“啊?”安安听完她的话先是疑惑再是惊讶:“断了?”

“既然都已经知道你们是不可能的,就该早早断了念想,不然日后,等到情根深重,你会更痛苦的。”

“可是,可是这是我能控制的么?”安安又低下了头,搅起了衣带:“我之前是有想过要远远的避开他啊,可是看不到他的时候我又难受的紧,我就一直在想,其实他说他不喜欢我也没有什么的,反正他说他不会对任何人动真情,那么如果我可以一直陪在他的身边,帮助他什么的话,那我和其他人还是不一样的,至少我可以一直看到他。后来、后来我中毒了,他对我说愿意帮助我,我高兴的一个晚上都没有睡着,你知道嘛,我实在是很开心的,真的,我都想过了,他不喜欢我没有关系,我们就这样就很好,能和他在一起我就很开心了,我们能像以前一样,我就很欢喜了···”安安说到最后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所幸不再说话。

“这样会很累的,以后说不定还会受伤,这样你也不怕么?”

“我不怕”,安安坚定的摇头:“我这样的人有什么好怕的呢,有他在,我反而不像从前那样迷茫了。”

安安说的那样坚定,仿佛天塌下来她都不会改变自己的决定,姜澜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了,自己劝说她断了情念,可是自己又何尝不知这有多么困难呢,自己也不过红尘中痴傻人一个,又有什么资格说她呢。

月亮皎洁的像天泉下的玉盘,散发出盈柔的光芒。

姜澜站起身抚平长裙上的褶皱,笑着对安安说:“我教你跳一支舞吧!”

说罢径自走到院子中央,站定,她高高抛起衣袖,嘴角含笑眼波流转,踮起脚尖轻轻旋转,体态轻盈的就像一只蹁跹的蝴蝶,在空中轻轻挥舞着斑斓的双翼,她跳起这支舞的时候,那留存于天地间明亮光辉的月色都要自叹不如,周围的一切景物都黯然失色。

安安看的如痴如醉,可不知为何越看越熟悉,猛然想起来,这支舞正是那日安安无意闯入宸庆宫的时候,姜澜正在跳的舞。

姜澜才刚刚跳完,安安急不可耐上前拉住她:“我记得这支舞,这是那日我第一次来到宸庆宫的时候,你在这里跳的舞,那日被我发现,你很生气呢,对不对?”

姜澜点头:“对,这就是那天你看到的那支舞。”

安安得意的点点头:“果然是,这支舞真好看,我觉得这舞比你之前在凤飞台上跳过的那些舞都好看,可是为什么你要偷偷躲起来跳呢?”

“这支舞只能为心爱的人跳,我也只为一人跳过,你是第二个看到的。”

“真的?”安安又惊又喜:“那第一个看到的人是谁啊,是陛下吗?”

“不是。”

这个回答让安安无比震惊,喃喃道:“不是陛下,不是陛下,那你为什么要进宫呢?你进宫了那你的爱人怎么办呢?”

姜澜敛眉,回答的无比冷淡:“哪有那么多的为什么,人生在世,总是有许多身不由己的,我爱的那个人早就死了。”

她似乎很想避开这个话题,寥寥几句就说完了:“好了,我教你跳这支舞吧,说不定日后你还能跳给你的心上人看。”

安安看出她不想接着说这个话题,也识趣的不再提,又听到她说要教自己跳那支舞,由喜到悲:“算了吧,我怕是没有机会跳给他看了,学了也是白学。”

“来吧!”姜澜拉起她的手:“世间变数最是难以言说,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呢,说不定他也会爱上你呢,这都未可知,学会了,总是没有坏处的。”

安安天分很高,学的速度很快,倒让姜澜吃惊不小,姜澜是个好师傅,安安是个好徒弟,两个人边笑边学,一直到最后各自散开,脸上的笑容都没有褪去。

很久之后,安安一直都很清楚的记得这一晚,清楚的记得姜澜对她说的每一句话,清楚的记得姜澜手把手教她的每一个动作,记得姜澜的每一个表情,记得她们曾一起在月光下说说笑笑,这些美好的回忆,这样美丽的曾经,本应该仔细珍藏,可最后却变成了浅浅的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