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桃花韵事

第九章 修炼入门

桃花韵事 小 别 2525 2013-07-26 10:55:44

  按照何峰的说法,这个世界的功法修为,一共分为八个阶段,分别是休极,生极,伤极,杜极,景极,死极,惊极,开极,每极又分为上中下三阶段。正所谓精骛八级,心游万仞,修为这种东西,每上一层,都是困难重重,等到了开极上阶,那就是真正的大神通,可以搬山填海呼风唤雨了。不过真的有达到这种修为的人吗?没有人知道。

妖术修炼进阶很快,何峰才修炼了半年多,现在已经是生极中阶了。不过妖术的弊端也是很严重的,何峰翻出掌心来,顾恺看到他手掌重心一股浓重的青气,“据这本古书上记载,等修为到了最上级,整个人都会变成青色,然后慢慢虚化,变的人不人鬼不鬼。”何峰直言不讳,“不过我不在乎这么多。反正在这里我无牵无挂,我只要报仇。”看着何峰手中有些破烂的古书,顾恺不禁有些动摇,自己学这里的妖术,真的是对的吗?

不过很快他就说服了自己。这里已经不是他的世界了,不过他一支笔杆子就能养家糊口的,在这个世界想要生存下去,是需要实力的。也没有再说闲话,何峰就带着顾恺开始修炼妖术。

说来也奇怪,小说顾恺也看了不少,修真小说上从来都是气聚丹田的,不过这妖术却是与顾恺的想法大相径庭,竟是以身体吸收外界的煞气,聚在心脏处。妖术的要法关键就在着炼心,等妖心练成,妖术也就大成了,到时候。。。“到时候自己也是人不人鬼不鬼了。”顾恺暗自叹息一声,聚精会神开始修炼。

说起修炼,顾恺是第一次接触,难免会有些新奇。初练时,修炼的人心里要作假想,念口诀的同时,想着自己心里最不愿发生的事,让自己的内心充满怨气。那样自己的身边就会充斥着怨恨之气,那样对修炼妖法很有帮助。(这个方法其实跟练气功是一样的,所谓“观想”,假象自己的体内有一股气流,随着意念流动。气功,是确有其事的)

原本顾恺的料想,修炼的过程会十分的枯燥,原本他想不通为什么别人修炼起来跟玩儿命似的,没日没夜。等到他自己置身其中,才能明白这种感受。原来当煞气入体的时候,会有一种快感,心智差点的人就会深陷其中不能自拔,从而导致意念分散而走火入魔。顾恺平日里写小说编剧情,都是聚精会神,早就学会了专注。刚才修炼之时,他虽然被初次的快感而好奇,不过却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睁眼看了看对面正闭目修炼的五个人,顾恺再次闭上了眼,继续想象着自己吸收外界的煞气。

时间不知不觉的流走,渐渐的,顾恺已经不需要想象着体内气的走向,这股微弱的气流,已经随着他的血脉在他体内自行运转了。每过一个关节或穴位,就会有一股冲撞感,舒服的顾恺不自觉的轻声哼哼起来。等这股气运转过了全身穴道,也就是运转一周天,顾恺体内的筋脉算是全部畅通了。那股气安安稳稳的聚集在他的心脏中,兀自在心脏中流转。

“好舒服啊~哎?”不知过了多久,顾恺睁开了眼,不过这时天色又已经全黑了。身旁的石壁中插着一支火把,另外三个男子在边上升了一堆篝火,围坐在一起,正在烤一只野兔一样的动物,只是不见了何峰和徐静。“他们呢?”顾恺好奇,开口问了一声。那三个男子却都没有回答他,只是都轻轻的哼了一声,脸上略有不甘,其中一人抬着下巴往山洞深入一撇,又再低头闷声跟着另外二人吃东西。

顾恺好奇的朝漆黑的山洞深入望去,不过他却什么都看不见。正在胡乱想着“何峰白天不是说不会带他们去哪里的么”,却猛的听到里面传来微弱的动静。顾恺细细听来,才听到阵阵男女的喘息声,气息急促,却又压抑,仿佛是不想让外面的人知道。

“哼,你别想了,这里何峰修为最高,双修法术,也只有他能练。至于那个小骚货,她入伙最晚,你以为她的修为为什么比我们都高。”见顾恺还在看着山洞深入,其中一个男子有些不耐烦,“你别盯着看了,小心何峰出来饶不了你。”

原来是双修之法,顾恺心里啧啧称奇,原来真的有这种事情啊。不过他却对徐静这个女人没有什么想法,等顾恺围坐过去抢兔子腿,山洞里也正好传来了男女最后的叹息声。不多久,何峰就风光满面的从黑暗中走了出来,看见顾恺正在吃东西,眼中有些意外:“你这么快就将气息绕转一周天了?”

“是啊,感觉还挺不错的。怎么了?”顾恺如是的回答。这是徐静也走了出来,不过却没有与众人说话,只是一个人坐在火光照耀的边缘,孤零零一个,在灯火阑珊处,显得有些无助。

“没什么。”何峰没有多说什么,也坐下来吃兔肉。原本修炼入门的时间长短因人而异,看个人悟性了,在他看来,顾恺所用的时间是有些快,不过也没有到无法理解的地步。

何峰撕了一大块肉,起身送到徐静的手里,又再坐回到顾恺的身边。嘴里边嚼着肉,边囫囵说道:“喂,大作家,你可知道什么是投名状?”顾恺一愣,投名状,在古代是忠诚之证,在你加入一个组织之前要做一件这个组织认可的事,以表忠心,不知道何峰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意。

见顾恺不说话盯着他看,何峰冷哼一声,语气有些阴冷的说道:“顾恺,吃晚饭跟我去杀一个人。”

顾恺嘴里的肉也险些一口喷了出来,“什么?杀人?!”何峰眼中冒着冷光,直直的看着顾恺,不过当他看到坐在顾恺对面的人,被顾恺喷了一脸碎肉之后,他也乐了。顾恺手忙脚乱的扑到那人面前帮他擦拭,嘴里还叨咕着对不住。一番闹剧结束之后,何峰一脸认真的看着顾恺,“你知道的吧?咱们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但是你要加入我们,还得有个保证。我们是为了复仇而活的,你也要让我们看到你的决心。”

众人都直直的盯着他,就连在角落里默不作声的徐静,也停下了进食的动作,静静的看着顾恺。一时间气氛有些凝重,顾恺将眼前几人一一看过,不敢相信的问道:“你们。。。都杀人了?”虽然没有人回答他,但是他已经从这些人的反应中得出了想要的答案。他们都杀人了,不分青红皂白,他们杀人了。

“你跟我走一趟吧。”何峰好像无心为难顾恺,或许他们之间还留有“同胞”的情分,他们在这个醒不了的梦里,为了生存而挣扎。“或许你看了之后,就会改变你心里的看法。”不由分说的,顾恺被何峰拉了起来,来到了山洞口,悬崖边。在顾恺还没有做好准备之时,只觉得身子一轻,脚下就一片漆黑了。

这是顾恺第二次飞行了,尽管不是他自己的能力,不过他却真的很痴迷这种感觉。夜空中很安静,星星很美。不少人不懂,可是手可摘星辰,却是一种多么迷人的情愫,多么美的想象。不过现实就是现实,正当顾恺迷醉于唯美的夜静之时,身前传来了何峰冷冷的声音“咱们是去杀人,你笑什么?”顾恺一时语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