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桃花韵事

第三十章 引气入体

桃花韵事 小 别 2689 2013-07-26 10:55:44

  顾恺怎么的也是个名人,前些年言情作品大卖,一时间人气高涨。说来他也算是个阅人无数的主,什么样的怪人他都遇见过。现在面前的徐盛,也算是个怪人,不愿与人交流,不愿提起过去,不过顾恺只是跟他学艺,又不是跟他相亲,他的过去,顾恺也没兴趣知道。至于徐盛说的第一点,那就更扯了。顾恺是准备在这里长住,闭门学艺,又不会一天到晚上街,遇到人就说我师父是某人。因此他提的这两个要求,顾恺根本就没放在心里,跟脱了裤子放屁似的多此一举。

下午的时候,徐盛也陪着顾恺吃了些水果。徐盛府上只有一个下人,是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其实也不算是下人,只是这府上大小的事,徐盛是从来不过问的,都是由这个老人管着。顾恺跟这老人聊了几句,这老人非常亲切,没几句就说“年轻人,你叫我祥叔就可以了,以后有什么需要,就来问我好了”。老头看着顾恺,目光灼灼。

说来也挺有意思,中午这三人坐在一起,当时顾恺就感觉气氛有些不对。这三人虽然偶尔还说上两句,只是徐盛和祥叔二人,貌似对彼此都不怎么感冒。这二人只要其中一个跟顾恺说话,另一个就闷声不响,仿佛当彼此是空气一般,奇怪的气氛让顾恺心里憋的难受的很。还好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天色已经渐暗。祥叔出了内堂,出去忙自己的事了。堂中就剩下徐盛顾恺二人,顾恺静静的坐着,就等着徐盛开口教他接下来要做什么。

徐盛不声不响,从袖子里取出了一支笔,扔到了顾恺的手中。顾恺见有东西扔了过来,慌忙接住,定神一看才发现,是白天徐盛演示法术时用过的那支。这支笔有一尺多长,笔杆通体白玉,上面有墨色的花纹,样式很古朴,看一眼就知道不是凡品。顾恺有些吃惊:“徐先生,这。。。?”用这个称呼也算是折中的办法,毕竟徐盛算是对他有恩了,称呼他作先生,也算是对他尊敬了。

“这是我师祖传下来的,叫断魂笔,也算是件法宝吧,送给你了。”徐盛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不在意的说道,“咱们修行之人总要有件称手的法宝,难道就靠你那块石头么?”说着朝顾恺的怀中一指,白天上香之时,顾恺就将麒麟石放在了怀中,徐盛又再说道:“既然你喜欢书法,那这断魂笔就送给你了。”

顾恺原先想推辞,不过这半天接触下来,想来徐盛也不是扭捏之人。于是就道了声谢,将这断魂笔收了下来:“先生的恩情,我记在心里。”

“慢,”徐盛不耐烦的打断了他,“别说这些没用的,我也只是受人之托。陆震风让我教,我就教,可没什么恩情。”徐盛抬起手,让顾恺不要说话,又再说道“老陆的意思,下个月你会参加四脉会武?”徐盛上下打量了一下顾恺,嘴角一扬“我看你的修为,连休极中阶都没到,哼哼,没戏。这是本门的心法,你今晚只准看第一页,后面的以你现在的修为,看了也没用,知道么。”说着又从胸前拿出一本册子扔给了顾恺,只是这书却没有书名。

等顾恺再回过神来,徐盛已经起身离去,只是幽幽传来一句:“今天就到这里吧,后面的客房你随意挑一间。”

看着手中的书和笔,顾恺无奈的苦笑起来,这个师父也太不负责了吧。无奈的出了内堂,朝后面客房而去。内堂之后一排又三间客房,房间都不大,不过很干净,看得出是精心打扫过的。祥叔的身影又出现在顾恺的脑海中,他心里有一种感觉,这个老头肯定不是外表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坐在书桌前,点起了油灯,顾恺无奈的感慨起来,还是日光灯好用的。不过他的身体都被改造过,现在的视力也远超以前,在昏暗的灯光中看书也不是很累。深出了一口气,顾恺翻开了心法的第一页。

几分钟之后,顾恺合上了书,心里不禁感慨了一声,这才是他印象中的修炼方法。引气聚于丹田,然后炼气,结丹,按顾恺的想法,比那个妖心什么的靠谱多了。想到妖心,顾恺又想起了何峰,不知道他现在过的如何。苦笑一声,哎,自己还是好好修炼,把四脉会武熬过去再说吧。至于何峰,他的修为只怕是自己早呢么也追不上了。

说到修炼的方法,其实重意不重形,顾恺明明看到了,按照刚才书上的意思,打坐根本就是不必要的。就算你是躺在床上,只要你炼气时将精神集中,一样有奇效。一想到白天徐盛展现出的神通,顾恺心里就莫名的兴奋起来,赶忙吹熄了灯,躺在了床上,脑中又回想起了书里的要诀。慢慢深呼吸起来,然后感觉周围的灵气,呼吸中就感觉吸进体内的气,慢慢下沉,沉到丹田,然后在体内流动一番再慢慢呼出,呼吸越来越慢。到最后顾恺的呼吸,一分钟只有十次左右,一股清凉的感觉在他体内缓缓流动。

晚上,顾恺做了个奇怪的梦。他梦到自己的体内有两团气,一股是火红色的炙热的,另一股却是透明的清凉的,这两股气在自己的体内不断的撞击,弄的自己忽冷忽热。有好几次,顾恺都从这梦中惊醒过来,等再次睡着,又是同样的梦。一晚上这么反反复复怕有四五次,等早上有人来敲门的时候,顾恺黑着眼圈爬了起来。

“谁啊。”顾恺揉了揉惺忪的眼睛,昨晚睡的实在不怎么样,这会儿难受的很。要不是看到书桌上的书和笔,他几乎都忘了自己现在是在桃花界,差点就要破口大骂了。

门外传来了祥叔的声音:“小伙子,醒了没?有人来找你了。”

“谁啊?”顾恺边走向门口要去开门,边问道。回答他的却不是祥叔,而是个熟悉的女声:“是我!”

顾恺瞬间睡意全无,换上一张笑脸开门迎了出去,口中开心道:“苏酥。”苏酥也不嫌弃他才睡醒没有洗漱,就亲热的上去揽着他的胳膊,“麒麟石还带这么?”顾恺从怀里拿出了麒麟石,在苏酥眼前晃了晃,又放回了怀里。见着苏酥脸上满意的笑容,顾恺没来由的一阵得意。

“陪我去采草药好不好?”苏酥问道。苏酥还是一样的惹人喜欢,祥叔像是也跟她很熟悉,见顾恺苏酥二人聊了起来,便笑呵呵的打了声招呼,离开了。

顾恺很想陪她去,不过现在他也有正事在身了,自己离开总要先跟徐盛说一声。当下跟苏酥说了状况,谁知苏酥得意的笑道:“哼哼,我已经跟徐叔叔说过了,他同意啦,只要咱们在中午之前回来就行。快点吧,还有一个多时辰呢。”顾恺抓了抓头,无奈的朝苏酥点了点头,这个小丫头已经替他都考虑到了。

一个人在这里实在是闷得慌,越跟苏酥接触就越能发现苏酥的好。这个女孩,只要一笑,那么顾恺心里不管有多大的不痛快,都会瞬间化解掉。顾恺私下,在心里将这感觉定义为“爱的力量”,不过这却是不能告诉苏酥的。

两人采药的地点,就在徐盛宅子边上的树林里。这片树林及其广袤,其中佳木秀林,花草鸟兽不计其数。苏酥二人走的很深,苏酥要找的药草及其稀有,却是树林外围所没有的,他们有麒麟石在身,也不怕有走兽飞禽袭击。无意间,顾恺挑起了话头:“苏酥,你跟祥叔很熟悉么?”

“祥叔啊。。”苏酥正要回答,突然身边的顾恺抬手制止她继续说话,苏酥疑惑间,看见身边的这个男子脸上一阵凝重,聚精会神侧耳仿佛在倾听什么。苏酥疑惑道:“怎么了。”

顾恺扭头看着她,神色中有些惊疑不定,说道:“我听见有人在求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