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桃花韵事

第三十三章 吻

桃花韵事 小 别 2341 2013-07-26 10:55:44

  自从这个中年人出现之后,徐静就神色凝重了起来,她能够感觉到,自己跟这个人还不是一个级别,如果要动起手来,自己要逃走不难,但是想取胜,几乎是做不到的。心念一动,就有要滑脚开溜的意思。

“你们没事吧?”徐盛没有回头,语气还是那样平平淡淡,不过看着徐静的眼神中,却满是凌厉和厌恶。也直到这个时候,苏酥才有时间给顾恺喂一些自制的丹药,止住了伤势的恶化,一脸关心的看着顾恺,回道“没事了,我给他服了药,伤势止住了。”现在苏酥搂着顾恺,也把他心里乐开了花,再看徐盛的背影,顾恺心里也是一阵感激。这老小子口口声声说不准自己喊他师父,刚才是谁说的“谁敢伤我徒儿”?顾恺心里一阵暗笑,感情这老小子也是个嘴硬心软的主,一声发自内心的“谢谢师父”说了出来。只看见徐盛的身子一颤,却没有说什么。顿了片刻,他才又说了句:“你好好看着,断魂笔不是你这么用的。”

手一张,地上的断魂笔稳稳的被他拿在手中。冷冷的看着徐静,问道:“你学的是妖术?姑娘,我劝你还是早点不要再练下去吧,否则早晚把自己弄得人不人鬼不鬼。”徐静哪里会理他,冷冷的回了句:“我的事还轮不到你管,挡我的都要死。”这话几乎是嘶吼着出来的,接着徐静就夹这一道绿光整个人瞬间就要到徐盛的眼前。一边的顾恺看的惊住了,原来徐静刚才跟他打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出全力。

“来得好!”徐盛声音中慢慢的自信,虽然徐静转眼就要到自己的面前,不过徐盛从容不迫哪里有半分慌乱,提笔指天,兀自停留在空中的浓墨,像是长鲸吸水一般,尽数吸到断魂笔之中,接着他身形连闪,躲过了徐静的攻击,然后优雅的在空中挥舞起来,嘴里一字一句说道:“大道无形,何必执着,山川水木,随意为之,气之所到,意只所达。”一幅幅山水在空中挥洒而成,徐盛步伐飘逸,一身白衫无风自动,仿若逍遥的仙人一般。不管徐静怎么追着他攻击,却怎么也占不到他的衣角,徐盛眼中仿佛是空无一物,眼中只有笔和墨。忽然笔锋一转,狼烟四起,一阵刀兵戾气冲天而起。顾恺只觉得自己置身于战场之中一般,身边是无尽的杀戮和暗藏的杀机,仿佛自己只能呆在原地,只哟啊走一步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再抬头看去,不知何时起,原先一直在抢攻的徐静,竟被徐盛逼的手忙脚乱。空中密密麻麻的利箭,穿破云霄,朝着徐静铺天盖地而去。虽是内力真元所化,不过箭簇上冰冷的寒意,就算是局外的顾恺,也心惊不已。就在徐静惊恐的眼神中,徐盛又是墨色一挥,千万支利箭瞬间化作乌有,随即化作一片细雨。顾恺抬起手,那黑色的雨落在手心,冰冷的,片刻便化作乌有,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到了这个时候,就算是再傻的人也能看出来,徐盛根本就是逗对手玩呢。尽管妖术进展神速,徐静又哪里是百年修为的徐盛的对手。眼中闪过一丝狠色,徐静将双手收在胸前,结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手印,接着一声怪啸,整个身子竟然化作数百道绿光冲天而起,朝徐盛扑了过去。徐盛剑眉一蹙,低呼了一声“百鬼夜行”?接着一手握笔,一手结剑指,瞬间划出一个半圆的黑色罩子,将他和顾恺苏酥都护在里面。

看着疑惑的顾恺,徐盛声音中带着愤怒,冷冷的说道:“她划出的每一道绿光都是一条生命,这招百鬼夜行,也不知道她是害了多少人的性命,才练成的。”顾恺心中一寒,没有想到妖术中尽是些邪恶的法门,心中又有些担心何峰,如果以后遇到了何峰,他也想徐静这样,杀了很多人,那自己怎么办?

过了良久,周围又复明亮了起来,顾恺抬头望去,原来是徐盛收了法术,徐静也已经不知所踪。徐盛将断魂笔扔到了顾恺的怀里,负手而立,淡淡的问道:“还能走么?”刚才还没怎么注意,现在徐盛问了起来,顾恺才感觉到自己竟然没有什么大碍了。看着身边一脸得意的苏酥,顾恺由衷的赞叹道:“苏酥的药真是神了。”徐盛没有再多说,当先朝回家的路走去。

躺在竹床上,苏酥坐在边上为他把脉,徐盛站在一边看着苏酥。苏酥皱着的眉舒展了开来,对着徐盛高兴道:“他没事了,休息半天就好。徐叔叔你可要加紧了,下个月四脉会武可就要开始了。”说完对着顾恺眨了眨眼,吐了吐舌头。面前徐盛的声音也传了过来:“那是自然,这小子虽然修为低的一塌糊涂,功底还是可以的。一个月的时间,够了。”说完又对顾恺说:“你今晚可以看到第五页,明天一早我就要试你的成果。”

苏酥苦着脸:“徐叔叔这恐怕不好吧,他的身体。。”还没说完就被徐盛打断了:“哎?好男儿这点伤算什么。”顾恺也笑了,反而安慰起了苏酥:“没事的,我现在不是挺好的么。”又聊了些闲话,徐盛当先离开了,留下了苏酥和顾恺在一起。

“今天白天的那个女的,你是认识的吧?”苏酥坐在床沿,在顾恺的身边,问道。

“嗨,”顾恺叹了口气,对着苏酥眨了眨眼,眼神暧昧道:“你就记得这个啊?”苏酥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支支吾吾的说道:“那。。。还要记得什么啊?”才说完,她的脸就红了,他们这也算是患难见真情了。苏酥嘟着嘴,假装生气道:“我问你正事儿呢,不正经。”

顾恺也收起了轻佻的神色,陷入了回忆,“我确实认识她”。接下来的时间,顾恺将他来到这个世界后的事,都将给了苏酥听,以前苏酥照顾了他一个月,他也没有将这些事说出来。如今却不同了,他跟苏酥经过了共患难,感情也算是向前跨了一大步飞,有些该对她说的事,顾恺在这里一下子都告诉了她。从自己的身世,到来到这里以后的种种际遇。苏酥听到高兴时,会为顾恺发自内心的欢笑,听到难过时,又会感同身受一般的为顾恺流泪,口中说着自己的过去,眼中却慢慢的爱意看着苏酥,他知道,自己已经离不开苏酥了。

窗外的天色昏暗起来,一天就要过去了,苏酥也要离去了。对于这两人来说,今天是不幸,也是幸运的。虽然顾恺受了重伤,不过他们却确定了彼此在自己心里的地位。

离别总是不舍的。顾恺痴痴的望着空空的屋门,那里是苏酥离去的背影。还有自己脸上的清凉,苏酥刚才的突然袭击,顾恺知道现在才反应过来,心里一阵甜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