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桃花韵事

第三十七章 恶斗

桃花韵事 小 别 2475 2013-07-26 10:55:44

  这声暴喝仿佛是比小道士的紫剑震动地面更厉害一般,远处的顾恺只觉得耳膜生疼,来人的修为之高,只怕跟他师父徐盛比起来也不分伯仲。

小道士的表情变得愕然,可能是知道来人的修为很高。一招手,将两把仙剑收了回来,警惕的盯着李公子一行人。反观李公子一行人,脸上都是一喜,知道是救兵来了。在众人的惊呼声中,一股难以形容的磅礴之感传了过来,就像是铺天盖地的巨浪,不少人都感觉心快跳出来了,一时间有种呼吸困难的感觉。顾恺怀中的苏酥亦是如此,见她表情不自然,顾恺搂的她更紧了。

眨眼的功夫,这种快窒息的感觉潮水一般褪去,一个高大的黑袍老者站在了李公子的身前,目光灼灼的盯着小道士。“爷爷!”李公子看清了来人,欢喜的喊着走上前去。哪知这老者反手就是一个耳光,打的李公子一个踉跄,瞬间右边脸就肿起了老高,“小畜生,一天到晚就知道给我惹事。”这一巴掌将李公子打傻了,站在老头的身后大气都不敢出。那四个手下,自从老头出现,都规规矩矩的站在李公子的身后。

这老头朝自己的孙子深深看了一眼,然后又偏过目光看着小道士,嘴里冷笑不已:“不过他毕竟是我李家的人,还轮不到别人来指手画脚,老夫倒要看看,是什么人在这里替我教育孙子啊?”老头护短的很,也没有问事情的起因,就要为李公子出头。

小道士见事情好像不能善了了,不过自己占着理,怎么也不该这么被动。当先说道:“这位先生,你家公子当街惹事,在场所有人都可以为我作证的。”小道士指着周围不少神色难看的百姓,这些都是被李公子那个手下打伤的。见小道士这么说,周围众人皆是纷纷附和,为小道士作证。

老头子静静的听完了所有的事,然后指着身后的李公子的一名手下,对小道士道:“你说的可是他?”先前用声波震伤人的,确实是他,小道士点了点头,说了声是。这老头冷声道:“陈华,你过来。”那个叫陈华的李公子的手下一听,脸色煞白,像是遇到了什么恐怖的事,当先双腿一软就跪倒在了地上。他不像老头子讨饶,反而是拉着李公子的衣服,口中急促紧张的求道:“少爷快救我!快救我啊!!”李公子像是非常怕他这位爷爷,现在他一改之前的飞扬跋扈,反而是一句话都不敢说了,又哪里敢给陈华求情。

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老头子左手一挥,一道水纹一样的褶皱对着陈华打了过去,明明速度很慢,可是给人的感觉就是怎么躲都躲不过去。那道真气精准的打在了陈华的丹田上,陈华像是被巨力撞到了一般,飞出去三四丈,才重重摔在地上。周围的人纷纷躲开,就看到陈华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不少人已经开始窃窃私语,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陈华丹田的气海已经被废了,恐怕这辈子都不能再修习法术了。不少人在为他惋惜,只是他自己,竟强撑起身子,跪在老头面前磕起头来。不顾嘴角不止的鲜血,断断续续的说着:“多谢,多谢老爷不杀之恩。”

那老头又是轻哼一声,对他说道:“老夫也不是不讲理的人,既然你为我李家出过力,那你以后的生活起居都交给我李家吧,多一个闲人我李家还是养得起的。”不顾陈华的谢恩,老头转过脸来看着小道士:“现在轮到你了,当街伤人的罪魁祸首我已经惩罚过了,现在轮到我跟你算算你伤了我孙儿的账了。”这下倒好,这老头居然比他孙子还会来事,三两句的功夫又把所有的责任推到了小道士的身上。

这小道士皱着眉,看来这老头是要存心找自己的麻烦了。正所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当先一拱手,“晚辈陈乾,刚才只是确实是在下贸然出手,有欠考虑,在这里跟李公子赔个不是了。”小道士倒也光棍,毕竟强龙不压地头蛇,先服软。

苏酥在顾恺怀里连连点头,“能屈能伸,这才是大丈夫”,顾恺倒是不以为然,心道这狗屁地方连个报警的地方也没有。不过又转念一想,哪里都是官官相护,百姓哪里有可以诉苦伸冤的地方。

哪知这老头子不依不饶,“这岂是你一句话就能算的,今天不管怎么样,我这个做爷爷的总要为自己的孙子出口气吧,不然别人岂不是要笑话我李家无人?”小道士陈乾心里气的不轻,这老头子竟然把理全占了,看着周围一脸漠然的百姓,陈乾第一次觉得自己强出头事件错事。当下无奈道:“既然前辈硬要怪罪,那前辈有什么道道都画出来吧,晚辈接招就是。”说完两把仙剑“噌”一声从剑匣中飞出,飘在陈乾的两侧,剑锋直指老头,只等陈乾一声令下。

老头子嘴角微微扬起,轻蔑道:“紫宸青索?嘿嘿。。。难得的宝贝。小子,记住了,老夫水脉李湛。”知道这时不少人才知道,这老头子竟是水脉当今的掌门。不少人心里已经暗暗为小道士担心起来,只怕小道士讨不了好了。

在所有人的注视中,小道士双手一扣,两把仙剑就刺了出去。顾恺眼皮一跳,没想到这小道士真是好胆识,居然敢先出手。两把仙剑带着冷冷的寒光朝李湛刺了去,李湛不慌不忙,双手一挥,就在面前化出一面水墙。来势汹汹的两柄仙剑刺在这水墙之上,竟是被化去了所有的力道一般,仍凭小道士如何发力,就是刺不破面前薄薄的水墙,看来这两人的修为真的是差的很远。

修为上的事,每上一个台阶就是千难万难,每升一级修为就好像是在后面加个零一般。陈乾和李湛的修为差的太多,就算陈乾有仙剑在手,根本就伤不到这老头。场上的形势像是一边倒一般,李湛老头身形一闪,在陈乾惊疑不定的眼神中,越过水墙,直直的朝陈乾贴了过来。两把仙剑还兀自刺在水墙之上,回救已经是来不及了。

李湛左手放在背后,右手结剑指,就要朝陈乾的额头刺去,看着架势,若是被点中,只怕小道士就算修为不废也要重伤。旁人看的紧张万分,陈乾心中更是惊骇。这老头的修为简直可以跟自己的师父有的一拼了,自己常年跟师父生活在山林中,也没有太多的机会对战,

现在跟经验丰富的李湛斗法,显然是有些不知所措。不过他慌乱之中还是结了手印,在额前化出一片青蒙蒙的三尺左右的八卦图案。李湛的手指点在八卦之上,那八卦就开始急转,两人在李湛的巨力下就这么朝后退去,地上犁出一道道深沟。终于还是李湛的修为深厚,在他没有用处全力的情况下,还是将那八卦图案点的消散了。

就在陈乾惊愕,和李湛得意的神色之中,一团黑色的浓墨出现在李湛的面前,像是有生命一般,裹着李湛的剑指就朝他右臂上卷去。

李湛眉头一皱,停下了身子,体内真气一震,将裹在手臂上的墨汁震散。目光中带着浓浓的杀机,朝人群中看了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