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桃花韵事

第三十九章 松阳子

桃花韵事 小 别 2575 2013-07-26 10:55:44

  桃花界地域广阔,四族地盘加起来,充其量不过是这个世界的十分之一。桃花界的子民们大多生活在一起,一系的家族成员聚居在一起,不过也有不愿受世俗纷扰的。在荒无人迹的山林中,一样有人生活着。

说起来,小道士陈乾跟他的师父就是生活在荒无人迹的山林里,据他说自他记事起,就跟师父两个人生活在黑水西边的大树林里。师父从小就教他法术,师父是个道士,所以他现在也是道士。从陈乾眉飞色舞的眼神中,顾恺能够看得出他师父定然是个神通广大的人,像紫青双剑这样的仙剑都有,毕竟只要是法宝,就会有人觊觎。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正是这个道理,要是陈乾师徒俩没有什么本事,那么今天小道士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这时候顾恺一行三人正在街边的酒楼里喝酒聊天,从陈乾那里得知,四脉会武在即,他们师徒二人便从山林的深处走了出来。由于他师父估错了时日,两人居然提前了三天到了黑水,之后他师父就说要去见一位熟人,让他自己在城里游玩上三天,自己打听着会武的地点前去。听他的意思,他师父应该跟黑水的某个大门派有极深的渊源。

顾恺与苏酥对望一眼,苏酥说道:“反正还有三日,会武就开始了,不如顾恺你就别回去了,咱们三个结伴而行,一路看看风土人情如何?”小道士人出家了,心却没出家,见到小美女有这个提议,连忙附和。酒足饭饱,陈乾就提议先去会武地点看看,熟悉一下,省的到时候找不着路。顾恺心想,反正到时候徐盛也会前来,倒是不怕他怪罪自己不辞而别,于是便痛快的答应了。

现在正是正午,路上原本拥挤的人群都忙着找饭馆用餐,街上反而是空了不少,顾恺一行三人反倒乐得清静。其实会武地点就在黑水府前的空地上,有苏酥这个本地人在,三人倒是不怕迷路,一路就到了黑水府。一路上陈乾自来熟一般,嘴巴不停的跟苏酥说着山里的怪事,却把顾恺晾在一边,惹得顾恺心里暗骂。刚才还称兄道弟的,这会儿就无视自己了?幸好顾恺知道苏酥对自己的心意,不然就算顾恺修为低,也要把这个背着两把仙剑的小道士敲傻。

黑水府门紧闭着,深黑色的大门透出凝重的气息,三个人惊愕的站在府门外。黑水府大门按理是常年开着的,到了现在快接近会武了,更应该开着接待来自各地的同道,怎么会大门紧闭着?顾恺意识里又响起了火麒麟的大嗓子:“里面有人在打斗啊?对了,就是刚才欺负你的那个老头子。”

“啊?”顾恺一愣神倒是喊出了声,身边的苏酥连忙问他怎么了。顾恺看着他二人道:“咱们想办法进去吧,里面有人在打斗。”苏酥只当是顾恺耳力好,也没有怀疑什么,当先上去敲门,可是敲了半晌却没有丝毫动静。毕竟苏酥跟陆震风的关系不一般,这听说黑水府里有人在打斗,心里焦急万分,却又苦于这重重的大门,只能转身想顾恺求助。

此时的顾恺正在跟火麒麟讨价还价呢。顾恺自然是看到了苏酥看向自己的眼神,不过他哪有本事进去。他不是没想过带着苏酥越过黑水府的围墙飞进去,但是他的驱物才勉勉强强能用出来,又哪里会御空。眼见着陈乾就要站出来出风头了,顾恺哪里肯,心里暗道“麒麟哥哥,帮我这一次,以后你就是我大爷,我天天供着你。”火麒麟难得的没有调侃他,只是叹了口气,有些惆怅的说道“你要你早点想到办法让我出生就行了。”

眨眼的功夫,三个人被刺眼的火光包围住,只是片刻间,这团火光就穿墙而过。火光散去,只剩下陈乾和苏酥吃惊的眼神。小道士朝他一拱手:“原来兄台是深藏不露,我真是看走眼了。”苏酥也一脸惊喜的跳过来搂住了顾恺,弄的这小子浑身轻飘飘,连连扯开话题:“行了行了,咱么快进去吧。”一想到黑水府里有人打斗,苏酥心里又着急起来,当下也没说什么,拉着顾恺的手就往里跑。

一路穿过前堂,到了玄水殿前,才看到有两人正在斗法,其中一人,正是李湛。与李湛打斗的不分胜负的,是个道士打扮的人,三人身形还没停下,陈乾就已经惊呼了出来“师父!!”顾恺清楚的记得,玄水殿前世一片空地,只是现在这空地的中间,竟长着一棵高越五六丈的大树。这二人在树底下斗法,真气霞光乱窜,却怎么也超不出这棵树的范围,想来这树是某种禁制。

空地的另一边,又站着十来个观战的人,陆震风也在其中。场上打斗的二人,听到小道士的呼唤,那老道士当先一个虚招晃去,退了开来,与李湛两人分开,对峙起来。老道士没有转身,淡淡道:“你来了?”声音苍老的很。又再对李湛说道:“师兄,我真的不是来跟你抢掌门之位的,我只是带着我这位徒弟来参加四脉会武,让他长长见识,别无他意。”

李湛又是咄咄逼人:“哼,我就猜到了这小子是你的徒弟,当初师父说你天赋,道行,都是我所不能及,现在如何?水脉在我手里不是发展的好好的么,当初你主动将掌门之位让给我,现在你又要讨回去么?松阳子师弟。”这番话说的清清楚楚,陈乾这才知道了自己的门派,原来他竟是上古遗脉中的分支。此时松阳子手一招,一道青光闪过,空地上的那棵巨树竟化成一柄拂尘,被松阳子抓在手里。顾恺这才知道,这棵树竟是老道士手中拂尘所化出的禁制。

松阳子连连苦笑:“师兄,你我都是一条腿快要跨进棺材的人了,还要在乎这些名利么?”说着一摊双手:“你看我当初走的时候孑然一身,就是不想沾染世俗。不瞒你说,我也没有多少时候好活的了。”听到这里,李湛明显一愣。顾恺身边的陈乾也是神色一黯,看来他是早已知道的了。场中人神色各异,只有顾恺跟个局外人一样。李湛神色一颓,又再抬头,目光越过松阳子,盯着顾恺和陈乾看去,嘴里说道:“好了,你的事我就暂且放过。那他们呢?他们两个刚才在街上当众打伤了我孙儿,这笔账怎么算?”

“你没搞错吧!明明是你孙子先动手的,街上所有人都能作证,怎么你倒好,反咬一口。”顾恺一听急了,没想到这老小子这么会来事,气的他快要破口大骂了。一直没有说话的陆震风也开口了:“李先生,你那孙子平时飞扬跋扈的,我等也是有所耳闻的。再说你这么宝贝他,出门不会不让他带打手吧?我这顾恺小友修为何以说是低下了,怎么也欺负不了你的宝贝孙儿吧。”陆震风语气刁钻,从这里也能看出陆震风跟李湛的关系并不好。水脉也坐落在黑水府边上,正因为李湛的脾气不讨好,前几年才会被六合派压下去。

李湛性情暴躁,听完几乎都要跳了起来,指着陆震风大叫:“你们都是一伙的!哼,你说他修为低下,我倒要把他的本事都试出来。”说完竟不顾颜面前先动手,如一片巨浪一般,越过没反应过来的松阳子,就朝顾恺三人打了过去。在陈乾的一声“师伯”惊呼声中,一道耀眼的火光从顾恺胸前喷薄而出,与李湛的蓝光重重的撞击在了一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