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桃花韵事

第四十章 表白

桃花韵事 小 别 2743 2013-07-26 10:55:44

  众人都没有想到,李湛作为前辈居然会先动手,现在松阳子也已经撤了禁制,李湛化作一道巨浪毫无阻拦的就朝顾恺撞了过去。远处的陆震风心都要跳出来了,在场的只有他跟苏酥知道顾恺的重要性,要是顾恺一死,那他桃花界就没有希望了。当下双拳一握,就要上前拼命就下顾恺,不过才须臾间,令人大跌眼镜的事就发生了。

只见前一秒,顾恺三人脸上还是惊愕万分,下一秒惊愕的人就变成了别人。就在李湛潮汐一般的神通就要撞到顾恺之时,顾恺身上一道耀眼的火光爆发出来,与李湛的蓝光撞击在了一起。仿佛是地动山摇,让人站立不稳一般,众人还在发呆,却见蓝光一收,李湛已经蹬蹬连退了几步,退了回来。松阳子吃惊的看着自己这位脸色煞白的师兄,他的嘴角一丝血迹流了下来。李湛恨恨的抬手擦去了血迹,回头对陆震风怒道:“这就是你说的修为低下?很好!”

事情发生的太快,众人根本就来不及反应。原版在众人想来,顾恺挨了这么一下,能苟延残喘就不错了,哪里想到受伤的居然是李湛。作为水脉的传人,李湛的修为已经是达到了杜极上阶,眼看着就要突破景极了,怎么会被一个生极还没到的小子打伤。要知道修为没提升一级,就会是质的变化。对于顾恺来说,李湛应该是不可逾越的高山才对。再看顾恺等人,跟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脸上的表情都还停留在李湛出手的那一刻,紧张,甚至是恐惧。

“师兄。。”松阳子上前一手抓住了李湛的手腕,为他把脉,另一只手用掌贴在李湛的丹田处,为他运气。这次李湛倒是什么都没有说,毕竟松阳子是在消耗自己的真气给他治疗,而且他师兄弟二人当年也只是一时负气才闹翻,又不是真有深仇大恨。

“你俩过来。”趁着这空当,陆震风把顾恺苏酥二人叫到了身边,而陈乾,站到了他师父松阳子的身边。陆震风上上下下打量着顾恺,疑惑道:“你修为真是连生极都没有到,怎么会。。?刚才那道火光又是早呢么回事?”火麒麟的事,顾恺只告诉了苏酥一人,不过苏酥又怎么可能告诉陆震风,为今之计就只能红着脸,跟顾恺一起一问三不知了。其实说起顾恺的修为,连陆震风也看走眼了。顾恺修为的提升速度是一般人的数倍不假,只是毕竟他还没有完全将丹田和妖心中的真气融为一体,若是将丹田和妖心比作水桶,修为比作水,那不管是看丹田或是妖心,都只能看到半桶水而已。等到哪天顾恺将这两股气息完全融合,那修为自然是不可一日而语了。

陆震风伤神的揉了揉眉心,摆摆手示意他二人不要再说了。苏酥拉着顾恺的手,朝他吐了吐舌头。一起站到了陆震风的身后,这时松阳子长长舒了一口气,放下了手。李湛也睁开了眼,看了松阳子一眼,淡淡的说了句:“咱们的账就一笔勾销了吧。”松阳子点了点头,不再言语。

李湛又看向了陆震风身后的顾恺,对着陆震风说道:“陆大族长,你总得给我个交代吧。”不过陆震风哪里是这么好说话的,硬生生将他的话顶了回去:“交代,要什么交代!”

李湛气结:“你!这小子明显是你的人,你让他与我为敌,到底是什么目的?”

“放屁!”陆震风虎目一瞪,李湛说顾恺是他的人,那他无话可说,要说是他指示的,那他就不乐意了,眼看着就要跟李湛吵起来。

在场的出了顾恺几个小辈,其余都是些有头有脸的人物,看了这么久的热闹,也该到他们出头做和事老了。一群人就叽叽喳喳开始劝解二人,要说这李湛也真是不上路子,难怪这些年水脉日渐式微。一族当然还是族长最大,他这么光明正大的跟族长吵架,不被排挤才怪。

场面混乱的很,李湛跟陆震风二人在众人的拉扯下就跟泼妇骂街一般,毫无一代宗师一族之长的风范。苏酥看着顾恺一阵苦笑,这两个老头子就差抱在一起在地上扭打了。李湛被松阳子几人拉着,动弹不得,气的破口大骂:“陆震风,你可记住了!三天后的四脉会武,参加者必须有门有派。我可是听说了,这小子也要参加,哼,在你手下可不算是有门有派,我告诉你!他没有参赛资格!”

空中一声长笑:“哈哈哈,李老鬼,他是我四绝风雅堂门下,是我徐盛的弟子。”众人抬头望去,却见一只黑鹰在空中盘旋而下,不久黑鹰化作一团浓墨散去,一白袍中年人落在众人面前,正是徐盛。徐盛朝着陆震风点了点头,又在看了一眼顾恺,朝着李湛一拱手,说道:“李老鬼,咱么可是有些年没见面了。”这话说完,众人就看见李湛的脸色瞬间就绿了。停顿了一会儿,李湛像是气的浑身发抖起来,指着徐盛说道:“好啊,果然是你,我就知道!这次是你失约在先,就不要怪我翻脸不认人了!”

“哎?慢着!”徐盛一摆手,“我什么时候说他是我的弟子了?我只是说他是我风雅堂的人而已,”说完意味深长的看向了顾恺,一字一句说道:“对吧?顾师弟。”顾恺也不是什么傻子,他已经能猜出些什么了,想来这两人因为种种恩怨,达成了协议,徐盛不能收弟子。现在徐盛又要顾及自己的誓言,又要给顾恺一个参加会武的机会,所以才想出了这么一招。不过顾恺倒是无所谓,他本就不想参加什么四脉会武。但是要说在李湛和徐盛之间选一个,他万万不会偏向李湛的。于是朝徐盛一点头,道了声:“徐师兄说的是。”

李湛今天真是气疯了,一连受了这么多“刺激”,众人见他又要发作,赶忙上前劝解,看来他们大多知道徐盛跟他之间的过节。一个个都劝道:“算了算了,都一把年纪了,恩恩怨怨留给弟子们解决吧。”之后也不知道这事是如何解决的,反正顾恺苏酥已经被带到客房了,还有三日的时间,黑水府后上百间客房已经快爆满了,因为顾恺喝苏酥的关系,总算是没有让他们俩自己出去找客栈,不过他们两个也只剩一间房了而已。

当初在山谷中,他们两个单独相处了也有一个月,如今他们在心中一惊确定了彼此的身份,住在一个房间倒是没有那么多的尴尬。顾恺一直觉得很奇怪,苏酥为什么好像一个亲人也没有,不过他也没有刻意去问,因为他知道这肯定是一段苏酥不愿提起的往事。

黑水的也,也是这般的静谧。上百间客房,灯火通明,将黑水府映照成了一个水晶琉璃的世界。偶尔传来细细碎语,想来是不少相聚的熟人,在讨论三日后会武的盛况。顾恺坐在竹椅上,不敢去看坐在床上的苏酥。顾恺曾想象过,希望自己能有一个不顾一切主动爱自己的女友,现在他的梦想可以说是成真了,他能够感觉到苏酥对自己强烈的爱意,能够感觉到这时候苏酥紧紧盯着自己的目光,那么明亮,那么炙热。

“你在想什么?”身后是苏酥略带着羞涩的声音。顾恺身子一震,略微偏了一下,在火光的照映下,他清楚的看到苏酥坐在床沿,双腿缩在胸前,双臂抱着腿。而她的下巴,架在自己的膝盖上,目不转睛的盯着顾恺看。一双美目流光一转,仿佛是含着泪一样。顾恺回过头,不敢再去看苏酥,他觉得气氛有些不对,语气也有些慌乱:“我。。。没事啊。。我只是在担心大后天的比试,我不知道能不能。。”说话声戛然而止,顾恺只觉得一丝冰凉混着淡淡的清香围裹住了自己,苏酥搂住了自己的脖子。她的呼吸打在自己的耳边,是那么的酥痒,一声呢喃细语,像是要将顾恺融化一般,在他耳边响起:“我喜欢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