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桃花韵事

第四十二章 会武前夕

桃花韵事 小 别 3378 2013-07-26 10:55:44

  离会武的日子越近,街上的行人反而是少了,大家都忙着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打坐炼气,已最好的状态参加会武。也只有顾恺这种一打坐就会睡着的闲人,带着老婆在大街上玩,尽管“老婆”是他自己心里的称呼。

明天就是四脉会武的大日子了,今天街上的人明显少了,大家都在为明天的比试而养精蓄锐。大街上除了三三两两的行人,就是慵懒的小贩,前两天他们也忙够了,赚够了,今天也只是出来摆摆样子,等着今天过后他们就也要为明天能抢个好位子而养精神了。苏酥搂着顾恺,这对情侣都是喜欢清静的主,两人在街上转了一圈,也渐渐乏味,苏酥问顾恺要不要回去养养神。顾恺停下身子,勾了勾苏酥的下巴,笑道:“怎么,不相信你老公我的实力么。”

苏酥咯咯笑着躲开了,说了句“大街上啊”也打断了顾恺接下去的动作。随着两人脚步的前行,火麒麟也扯起了嗓子:“哈哈,他不行还有我在呢。你不信他,也该信我吧。”苏酥二人同时“切”了一声,就一起往回走,弄的火麒麟只能干笑。这一天,别人都在想办法让自己在明天的比试上保持最好的状态,只有顾恺这么个闲人,带着苏酥玩了一天。火麒麟也不得不佩服他,这小子修为虽然低,但是越到关键时候,就越波澜不惊,真不知道他的底气是哪儿来的。

这一晚,客房的灯火熄的特别早,多数人都早早的就睡了,因为明天,就是桃花界一年一度的四脉会武盛典了。顾恺苏酥二人并肩躺在床上,望着漆黑的房梁。苏酥显然心事重重:“你说,这次四脉会武你能拿到什么样的名次呢?”苏酥能够了解四脉会武的激烈,四脉会武说是各门派为了证明自己是四脉的后人,而用斗法来正名,其实也是各门各派法术的切磋。胜出的前四更是能有幸一睹黑水秘策,这可是族长才能修习的功法。传说秘策是由各族族长一代代传下来的,其中记载着开天辟地以来的各种大神通,到了现在,即使是陆震风之辈,也学不全其中的百分之一。前四能够在黑水秘策中学一招自己喜欢的法术,这是多大的殊荣。现在的苏酥可以说是一心为顾恺考虑,她希望顾恺能进前四,能学习黑水秘策中的神通,这样,在枯木族破印而出之后,他也有多一分的把握保命。

“不知道啊。”顾恺慵懒的说着,有将手臂上枕着的苏酥的脑袋,往自己这里挪了挪,“管他呢,我修为这么低,反正我是没有抱多大的希望。”

“不要。”身边的苏酥嘴一撅,有些不高兴,“我不喜欢你这样没有上进心。”

“好好好,我的小姑娘,明天我尽力就是了。”顾恺哄着苏酥,心里却想到,上进心?以前我还有,现在在这里吃穿不愁,不要工作,不要赚钱买房,弄得自己一点动力都没有了。原本顾恺还想刻苦修炼,提升自己的实力来保护苏酥,可是现在又有了火麒麟。顾恺突然觉得老天对他太好了,什么事都已经为他考虑到了。想着想着,就进入了梦乡,还做了个美梦。他梦到他跟苏酥结婚了,然后回到了自己的世界,可是那已经是几百年以后了,自己原来住的房子已经被拆掉,盖起了新的楼房。自己没钱没房没车,只能带着苏酥到处流浪,终于苏酥再也忍受不了,跟自己提出离婚。顾恺吓醒了。

刺眼的光线从窗户中透了进来,已经是第二天了。顾恺一个人躺在床上,苏酥这小姑娘不知道去哪里了。从床上坐了起来,顾恺摇了摇有些发昏的脑袋,看见桌上几个不知名的水果,想来是苏酥放在这里的,顾恺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这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愣神中,苏酥端着盥洗盆进来了,见顾恺醒了,笑道:“你终于醒啦?猪一样。”笑着就将毛巾拧干,递到了顾恺的面前,“快点吧,会武马上就要开始了。”

“那还等什么,快出发吧。”接过毛巾,顾恺在脸上胡乱擦了一把,抓起水果放在怀里,就拉着惊呼的苏酥跑了出去。

四脉会武的地点就在黑水府门前,顾恺二人是从黑水府里出来的,到了门口却被两排共十四张椅子给拦住了。顾恺一脸黑线,估计是他出来的太晚了,以至于见证人的席位都已经准备好了。这会儿第一排座位上已经坐了六个人,正中间的正是陆震风。感觉到身后有人,陆震风回过头来,看到顾恺先是一愣,随后眉头一皱,却看见苏酥跟他做了个鬼脸。陆震风像是一口气硬生生咽了下去一般,无奈的挥了挥手,示意他们赶紧就位。场上嘈杂的很,被围的水泄不通,也没有人注意到这两个偷偷摸摸的倒霉孩子。

没过多久,黑水府门下的十四张主坐,已经坐了十三人,却还有陆震风左手边的一张位子空着。不过陆震风像是见惯了一般,站起身双手下压,示意众人安静,就要开始主持。顾恺不知道的是,陆震风身边的那张座位,正是为苏酥准备的,之前的会武,这张位子也一直是空着,所以外界传闻,黑水族是没有大巫师的。

众人渐渐安静下来,都伸长着耳朵,听族长接下来要说的话。黑水府门前的空地宽敞的很,足可容纳上万人。可是不知为何,众人却没有挤到府门前,而是站得远远的,中间又空出很大的地方。顾恺心中疑惑,难道这么重要的比试,连个正儿八经的擂台都没有?那边陆震风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别看陆震风只是随口说话,不过这偌大的空地,好几千人呢,陆震风的声音却像是在每个人的耳边响起一样。

“诸位同道,今日是我们桃花界一年一度的四脉会武,就在今天,其他三族也在上演着同样的盛况。”陆震风请了感情嗓子,站起身子说道:“相信大家都知道了,最近几年七色桃的封印越来越不稳定,被封印的枯木族也有可能在这几年破印而出为祸人间。往年,大家都知道,会武得了前四,就有机会一睹黑水秘策,那么现在老夫要说,不止是前四,这次的十六甲都有机会从黑水秘策里学一招自己喜欢的招式,至于前四甲,则还另有任务。至于是什么任务,老夫在这里先卖个关子。”说完便左右看了看,坐下了。

这下场上可是沸腾了,这次居然前十六都有机会一睹黑水秘策,那可是天大的喜事,不少人在心里暗暗窃喜,这回自己有更大的机会了。

在这里不得不说一下陆震风身边坐着的几个人。第一排是黑水族族长以及几位客卿,第二排是族里势力比较大的门派掌门,李湛之流也在第二排坐着,后面站着的,是几派的大弟子。这时,李湛身后的弟子站了出来,主持起来。且不说李湛这个水脉传人正宗不正宗,既然他现在挂着水脉的招牌,那四脉会武必然是他来主持。

那个李湛的弟子走到主座前,朝几位前辈行了一礼,才面向众人,娓娓说道:“诸位同道,闲话我就不说了,往年在四脉会武上,四座擂台上自行比武,最后的四位擂主就是前四甲。或许有人会说不合理,不公平,没关系,今年,咱们就换种方式。今年咱们就抽签来决定对战的双方,听好了,今年只有一百二十八人可以参加,好了,大家开始到我这里来报名吧。”说完从第二排主坐后又上来两个弟子,站到他身边,一人捧着一只木匣子,里面是编有编号的拇指大小的珠子。

场下一片议论声,大多在疑惑这次报名方式的特别。但是一听说报名开始,都是一窝蜂的朝那里挤过去,不少人被推的东倒西歪站立不稳。顾恺要照顾苏酥,弄的自己被人踩了两脚,气的他脸都白了。突然平地一声暴喝,将众人的身形震的一滞,却是李湛站起了身子,怒目一瞪,大骂道:“你们抢什么!都给我听清楚了,这次斗法可不是儿戏,自己的修为自己清楚,不行的就不要上来丢人现眼!虽然你们的师门之前给你们报了名,但是现在规则改了!你们自己好好掂量吧,要是给你们师门丢了脸,你们想想后果吧。”说完一甩袖子,气呼呼的坐了下去。

众人一听,倒是犹豫起来了,本来再怎么不济,也得上台露露脸,只是被李湛这么一说,倒是关系到自己师门的颜面,不少冲到木匣子面前的人,开始往后退去。这下倒是省了顾恺不少事,他不急不缓的拉着苏酥的小手,走到木匣子面前,问那弟子要了一粒珠子,看了一眼,是二十一号。这中间还有不少插曲,这里还是书归正传。

吵闹了半晌,参赛人选终于是定了下来。陆震风朝李湛一礼,这次李湛倒是帮了他个大忙,李湛轻哼了一声,没有说什么。他那弟子又说道:“好了,现在选手都定下来了,那么咱们就开始吧,先由一号对一百二十八号,二号对一百二十七号,这样以此类推,大家都清楚了么?”见众人纷纷点头,那门人“恩”了一声,扬声道:“请法台!”

顾恺还没明白过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却见主座上的陆震风一连做了几个奇怪的手印,接着一阵轰鸣巨响,带起了地动山摇。顾恺终于明白为什么众人要在面前空出一块空地了。却见空地之上,由地底升出四座宽约六七丈的四方法台,按扇形分布在黑水府门前。约上升至两丈高低,便停下了,每座法台的四周都有两根手臂粗细的铁链连着地面。铁链之上又篆刻着细密的法阵,样式古朴,看来是有些年头了。

在顾恺失神间,那弟子又扯着嗓子喊了一声“会武开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