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桃花韵事

第四十四章 闪亮登场

桃花韵事 小 别 2575 2013-07-26 10:55:44

  原本这些个修道长辈们只是想借这个机会,让得意的弟子露个脸,哪里知道这才刚开始,这两个弟子斗法就斗的这么厉害,将众人的眼球吸引了过去。

这几座斗法台,想来是存在的有些年头了,尽管有护法禁制在,不过斗法台上斑驳的痕迹都能看出往年斗法的激烈。可是这二人倒好,这才一会儿功夫,竟然将斗法台又毁了几分。这两人斗了半天,互相都不见颓色,沈月攻,陈乾守,小道士倚仗着两柄仙剑,又再化出青色太极图案来防守,可谓是滴水不漏。台下议论声渐渐大了,要知道个人修行,就算修为再高,体内真气也不是用之不竭的,这二人已经斗了小半个时辰了,在一般人看来,这简直是匪夷所思了。

主座上一些老家伙也开始坐不住了,互相交头接耳。而台上的打斗,又愈演愈烈了。沈月的沧月引,就像是一条飞舞的蓝色巨龙,在空中张牙舞爪,张开无底的巨口就要将陈乾吞没。陈乾的紫宸虽然防守厉害,却也只能挡住一面,远没有沈月的攻击来的灵活。这不,那条“长龙”钻了个空当,贴着地面绕过紫宸,就向陈乾扑去。

莫说台下的看众为他捏了一把汗,就是主坐上的李湛,心中也一紧。毕竟这次陈乾是以他水脉弟子的身份参赛的,可不能丢了身份,可是看看坐在他身边的松阳子,这老道士只是闭目养神,抚着自己的长须,丝毫不为所动。李湛也只好耐下性子,继续观战。

却说沈月一击打来,紫宸眼看是来不及收回来了,众人都以为陈乾要落败了。却在这时,小道士不慌不忙,右手握剑指诀,临空挥舞起来。只看见一道暗红色的霞光在他指尖形成,画出一个奇妙的符文,竟是一道符咒。这招倒是居然跟顾恺的断魂笔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那道符临空打了出去,撞向了沈月的沧月引,竟一下就将它撞开,威力之大,让人叹为观止。

“住手!”就在二人又要进行下一轮攻击之时,台下一声暴喝。这声暴喝蕴含着浑厚的真元力,竟震的台上的两人身子一晃,丹田受震,一时半会儿居然真气运转受阻,可见这人的功力深厚。这一声暴喝,出自台下的陆震风,只见陆震风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了起来,在众人疑惑的眼神中,他脸上突然一笑:“二位师侄好神通,刚才的斗法也是相当精彩,不过我们几个老家伙,见二位一时半会儿也分不出个高低,所以我们一致决定,两位师侄同时进入下一轮,如何?”台下先是一愣,接着就爆发出掌声来,一来这二人的打斗着实精彩,二来他们也却是用自己的实力征服了看众。

小道士看了沈月一眼,呵呵一笑,将两把仙剑收进剑匣里,对着台下众人一拱手,又再朝沈月客气了两句。沈月也没有什么异议,向着小道士点了点头,两人便跳下了台。有了这么个插曲,会武又再热闹起来。榜样的力量是无穷大的,有了这两个人的带头,接下来选手的积极性都被调动了起来。

顾恺乐呵呵的将小道士接下了台,上去给他道贺,这小道士得瑟的扣了扣鼻屎,对他眉飞色舞。等他看到顾恺身后的苏酥之后,又迅速变成了一本正经的样子,说:“顾兄要加油啊,不知顾兄是几号,一会儿我可要看看你的风采。”说完也不等顾恺回答,又把注意力都集中在苏酥的身上,跟她吹牛去了,把气的直翻白眼的顾恺一人晾在一边。

一直到未时过了大半,才轮到顾恺,台上的陆震风等人皆是眼睛一亮。陆震风是因为知道他的身份,而李湛松阳子,却是因为见过顾恺的神秘手法。顾恺早就跟火麒麟这老痞子谈妥了,火麒麟是不会让他丢脸的,高两丈的斗法台,凭他自己是打死也上不去的,不过有火麒麟在就不一样了。众人只见顾恺身子被一团火光吞没,然后整个人消失不见,等他再出现之时,人已经在斗法台上了。众人一惊,心里都道看来又有好戏看了,都是将顾恺放在了“高手”的行列里。

陆震风和身边几人对望一眼,都看出了对方心里的惊骇,按理说顾恺现在的修为应该只有休极,可是刚才那火光出现的一瞬间,陆震风竟然没有办法再看透顾恺的实力。这只有一个解释,就是在那一瞬间,顾恺的修为远远超过了陆震风。可是要知道,陆震风的修为可是已经达到景极下阶了。要是连他都看不透,那顾恺的修为是要可怕到什么程度了?

身边主座上的其余之人也注意到了这一点,目光灼灼的盯着顾恺。由于他这么一手,不少看众都朝他所在的斗法台挤去,另外三座斗法台反而显得有些萧条。

顾恺到了台上之后,朝下看去,却看见小道士在苏酥耳边说着什么,逗得苏酥咯咯直笑。顾恺气的牙痒痒,心想着鳖孙,居然趁我不在,调戏我老婆。正要让火麒麟帮他瞬移下去敲傻这家伙,他的对手已经也上了台。尽管刚才有一瞬间看不清顾恺的实力,慕容德还是稳稳的站在了这个对手的对面。尽管自己的这个对手假装心不在焉看着台下,但是慕容德却一点都不敢轻视他。清了清嗓子,慕容德拱手道:“这位小友,在下蜀山门慕容德,请赐教。”台下一片哗然,蜀山门已然在桃花界屹立千年,想当初也是一个超级大派,也不知道后来怎么的就败了,没想到今天还能看到蜀山门的后人。陈乾也是一愣神,听师父提过,自己的紫青双剑原先就是蜀山门的镇派仙器。

回过神来的顾恺,这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对手已经站在了自己面前,这家伙满脸沧桑,一脸的络腮胡,衣衫也破旧的很。若是在山里相见,只怕所有人都会以为他是个乡野村夫,只是他一双有力的眼神,让顾恺不敢小觑。当下回礼道:“在下四绝风雅堂顾恺,请赐教。”台下又是一片哗然。之前已经说过了,四绝风雅堂甚至比四脉还要出现的早,只是在千年前突然销声匿迹,这些年眼看着就要消失在修道之人的记忆中,哪知现在又出现了这么一个门人。两个远古门派的后人斗法,看来这座斗法台注定要成为众人目光聚焦之处了,所有人都想看看这两个快要消失在风尘中的门派,到底哪个更厉害。说不定这次比试之后,就会有大把大把的人,跟在胜者之后,要求拜师学艺。

慕容德也是眯起了眼,没想到面前这个小白脸的来头这么大,当下也不多话,一拱手,双拳举在胸前,一前一后,摆好了架势。顾恺差点笑喷了,斗法啊,这家伙怎么像是要跟自己拳击一样?那可不是自己的强项啊。脑中已经传来了火麒麟的声音,那大嗓门嚷嚷道:“小子,你想什么呢,他手上的拳套可是件法宝,虽然我还不知道具体的功用,不过你可千万不要轻敌。”随后咂了咂嘴,说道:“算啦,轻敌也没事,一切有我,这种小喽啰你先玩着哈。”被他这一提醒,顾恺才发现,慕容德的双拳上确实戴着拳套,还散发着淡淡的白光。

顾恺本来也就没有轻敌的想法,当下从袖子中拿出断魂笔,握在手中,示意慕容德可以开始了。

就在同一瞬间,两人的身形都动了起来,斗法一触即发,台下看众皆是屏住了呼吸,眼睛慢慢的瞪大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