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桃花韵事

第四十八章 夺舍

桃花韵事 小 别 3327 2013-07-26 10:55:44

  等顾恺身上火光一收,稳稳的降到地面上,所有人看他的眼光中都带上了敬畏。顾恺精神万分,可是苦了火麒麟,用念力帮了顾恺这么久,这会儿估计是休息去了。小道士一脸悲愤,站在苏酥的身边龇牙咧嘴的看着顾恺,“臭小子,什么时候偷学了我的招式?”

顾恺没有回答他,而是看向伊连惊愕的苏酥,扶着她的双肩,关切问道:“怎么了?”苏酥一震,见顾恺站在了自己的面前,脸上浮现起一丝笑意,高兴的抱住了他,连说“你没事就好。”顾恺摸了摸这个傻丫头的脑袋,才转向了小道士,他当然听出了小道士没有真的生气,懒洋洋的说道:“切,赶明儿我把刚才那招赤火真龙教给你。”这是顾恺自己起的名字,他觉得很霸气。小道士立马换上了一副奴才相:“一言为定。”

“好了,各位道友,赶紧回去休息吧,明日还有比试。”却是小道士身边的松阳子,喊了这么一嗓子,深深的看了顾恺一眼,当先转身离开。见没戏可看,众人赶紧散了,毕竟现在已经是大半夜了,谁没事还不睡。顾恺三人,依旧结伴而行,朝黑水府走去,身后不断有人指指点点,顾恺则一脸暗爽。三人摇摇晃晃就到了住处,为了明天的比赛,三人什么都没说,便熄了灯。

只是在黑水府族长的住处,灯火还亮着。突然,房门被猛地推开,发出一声爆响,接着一个黑衣人捂着胸口窜了进来,三两下扯掉了身上的黑衣,扔到了床底。这才能看清他的脸,这人赫然正是黑水族族长陆震风。此时的陆震风狼狈不堪,脸色惨白,嘴角还挂着血丝。只见他胡乱抹去了嘴角的血迹,就坐到了书桌前,随后门外有人一人进来,是个老道士。

“陆兄,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松阳子跨进了门槛,却再没有上前,只是远远的盯着坐在椅子上翻书的陆震风,脸上似乎是有深深的警惕。陆震风茫然的抬起头,看见松阳子似是一愣,随后说道:“哟,是松阳子道兄,快请坐。”放下手中的书卷就站了起来。不过松阳子却一摆手,继续说道:“怎么,刚才外头这么大的动静,陆兄居然还有心思在这里看书?”陆震风一皱眉,疑惑道:“外面怎么了?”

松阳子似乎是没有什么耐性,一反常态,盯着陆震风说道:“你房门都开着,想必是才从外头进来吧。哼,你屋中淡淡的血腥味,瞒得过我么?想必你的床底下,正有一身带着血的黑衣吧?”说到这里,陆震风的脸色更白了,皱着眉望着松阳子。松阳子用同样的眼神望着他,压低声音问道:“你到底是谁?!”陆震风脸上凶象一闪而过,像是在考虑什么事情一般,而松阳子也没有再追问,只是直直的盯着陆震风,等他的回答。

良久,陆震风像是将最后一毛钱都输光了的颓废的赌徒,面带不甘的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缓缓说道:“哎,这件事我已经藏了太久了,不想再藏了。”说完又坐回到椅子上,抬手就朝自己的额头一拍,随即他脑袋便耷拉了下去,没了动静。松阳子一惊,才上前走了一步,陆震风的身上却发生了变化。只见他身上隐隐约约浮现出两缕烟,一道蓝色,一道黑色,漂浮到了头顶一尺多,便停住了。接着这两道烟,化成了两个影子,由模糊到清晰,一左一右,一边化作了一个男子,而另一边,却是一条蛟龙,只是这一人一龙的身体都连在陆震风的身子上。

松阳子目瞪口呆,那幻化出的男子,赫然就是陆震风。他看的出来,从陆震风脑袋上冒出的不是什么烟,而是灵魄。人们说的三魂七魄,指的便是灵魄,一个灵魄对应一个肉身。古有修为通天之人,死后修为仍然留在灵魄中,而这灵魄可以去占据别人,炼化别人的灵魄而得到其身体和能力。松阳子清楚的知道,眼前这个陆震风的体内,居然有着两个灵魄,一个是陆震风本人,另一个,却是蛟龙。松阳子思量了片刻,大概知道了怎么回事。

说起来,松阳子与陆震风也已经相识百多年,年轻时两人曾一起游历。四族边上皆是没有尽头的树林,而树林中多有奇珍异兽,这二人结伴而行,商量着要抓一只灵兽。一日在黑水边无尽森林里,发现一处深壑,这沟壑深不见底,二三十里长,却只有三四丈宽。其中一股淡淡的腥气扑鼻而来,两人细细感应,其中竟有充沛的灵气。这二人也是艺高人胆大,估摸着深壑下估计有灵兽,便仗着自己的修为高深,御空而下。两人借着自身的霞光,小心翼翼的朝下飞去,一直向下飞了数百里,这才到了尽头。却见这深壑低下,竟有一处不小的洞穴,洞穴之中时不时传来沉重的呼吸之声,两人对望一眼,眼中都是闪过一丝警惕神色,又等待了片刻,这两人才并肩缓缓走了进去。

山洞中除了两人的动静和那莫明的呼吸声,再也没有别的声音。随着两人的深入,那呼吸声渐渐沉重了起来。松阳子法诀一指,从怀中祭起一件法宝,却是一面白玉般材质的镜子,罩在二人头顶,发出淡淡的白光,也把周围的景象照了个透亮。原本松阳子只是为防止洞中会有什么危险,哪知这白光一照之下,两人再不能前行半步。只见两人的面前,是一个蓝色的三人合抱粗细的躯体,上面布满了巴掌大小的鳞片,继而一股扑鼻的腥气将两人包裹住。两人再朝前看去,更是吃惊,却见这蓝色粗壮的身躯在地上歪歪扭扭的延伸出去十余丈,竟是一颗硕大的龙头。这条蛟龙双目紧闭着,呼吸沉重似是正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在其逆鳞之处,竟是血肉模糊。两人对望一眼,都是看到彼此眼中的惊骇。

要说这桃花异世,修真之人委实不少,不过却难有人见得灵兽的真身,没想到今日这二人竟然见到了真的,不过令他们吃惊的不是这个,而是居然有人能将灵兽打的重伤将死。松阳子放下了警惕,正要与陆震风商量怎么将这蛟龙救活,却突地那蛟龙的巨目睁了开来!松阳子还没来得及惊呼,只觉得一阵巨力将自己掀飞了起来,重重的撞在山洞的石壁上,体内真气为之一阻,那古镜法宝没了灵力的催动,竟变得暗淡无光,掉在地上,山洞中又再陷入黑暗。

松阳子只觉得浑身筋骨都快要断了,却又听到不远处陆震风发出一声闷哼,像是受了伤,松阳子大惊,连忙强撑起身子运气,重新祭起古镜法宝,白光重新将山洞照明,只是松阳子业已受了伤,那白光却是比先前昏暗了不少。只见在白光与黑暗的边缘,陆震风弯腰扶着墙,重重的喘息着,再看那蛟龙,已经没了气息,显然是死透了。

“陆兄?”松阳子见陆震风异常,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陆震风猛地抬头,脸上不知怎么的蓝光一闪,痛苦的一闭眼,再睁开时,紧锁着的眉头才算是舒展开了,回道:“没事。”

松阳子像是也陷入了回忆之中,看着眼前陆震风的诡异模样,良久才说道:“不错,当年我们遇到的事,你还记得这么清楚。”那一黑一蓝两色又迅速收回了陆震风的体内,随后他才像是昏睡中被惊醒了一般,看着面前的松阳子说道:“哎,其实当时出了事,我却是不自知啊。”见松阳子眉头又紧皱,陆震风才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其实当年那蛟龙已然是油尽灯枯,它强运最后一口灵气,将魂魄打入我的身体里,想要夺我的躯体。”

“夺舍?!”松阳子再也不能镇定,几乎是叫着发出了声音。

“不错,”陆震风点头,“它想夺我的身躯,不过万幸的是,这蛟龙身前被人所伤,魂魄元气也大伤,致使它与我力量相当,谁也奈何不了谁。不过自此之后我们两个就功用一个躯体,虽然相互都有吞噬对方的心思,不过随着我修炼的精进和修为的高深,它即使是恢复部分功力,也是奈何不了我的。”陆震风面露傲色,这种事要是落在别人身上,绝对没有他这么镇定。不过随即他神色一黯,“哎,只是不知何时,我竟然发现,我跟那蛟龙的魂魄竟是渐渐的融合在一起,这几年这种情况愈加明显,我感觉我们总有一天会真正融合在一起,到时候。。。”

看着满脸苦涩的陆震风,松阳子声音微微颤抖,又问道:“那你现在是。。?”

“呵呵,”陆震风微微摇头,苦涩说道:“我也不知道我是谁,我是陆震风,也是蛟龙,我们的意识已经重叠了。”沉默,书房里一片沉默,两人一站一坐,却都是在皱眉想着自己的心事,也不知过了多久,松阳子当先叹了一声:“哎,传说枯木族有仙术可以将归于一窍的两个魂魄分开,可是。。。哎!”枯木族早在万年前就整族被封印了。松阳子兀自长吁短叹了一番,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盯着陆震风道:“你刚才,为什么要试探那小子?”

陆震风似是立刻被这个话题吸引,脸上凝重的神色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竟是飞扬的神采:“哼,你可知那小子修为到了什么境界?”

松阳子一愣,也疑惑起来:“嘶,依我看,那小子不过休极上阶,为什么能把你打伤?”陆震风不但没有生气,竟然乐呵呵的笑了起来:“正是,其实,他是外来人。”在松阳子惊愕的神情中,陆震风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就告诉了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