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桃花韵事

第五十三章 封印?没有封印?

桃花韵事 小 别 2565 2013-07-26 10:55:44

  这里的环境远比之前的黑暗环境要让人舒适的多,不过给人的感觉却仍然很压抑。现在也不知道是什么时辰了,天边一片火红色,将半边天的云都染成了血红,在顾恺他们的眼中,这里简直就是个血红色的世界。空中是淡淡的雾气,让人看不真切。而此时此刻,顾恺五人,正被上百人围在中间,在他们身后的地面上,就是放着白光的传送通道。顾恺知道,那就是回刚才那个黑暗空间的大门。

只是愣神了片刻,围着他们的所有人,突然在同一时间身上冒出了黑气,一丝丝实质一般的布满了全身,一种无形的压力将顾恺五人压快要喘不过气来。火麒麟也大声叫苦,这些人身上散发出浓重的煞气,若是一两个,火麒麟还能应对自如,只是一下来了上百人。只是片刻的时间,包裹在五人身外的火焰罩子就消失了,顿时威压直接作用到五人身上,顾恺只觉得脸上蒙了一块湿布一样,快要无法呼吸。不过看这些人的样子,是要动手无疑了,自己总不能坐以待毙吧。身后的四位同伴,身上也开始亮起淡淡的霞光,看来他们已经运转体内真气,准备迎接战斗了。

这里的灵气实在太稀少了,火麒麟刚才在黑暗空间里,已经消耗了不少真元,现在也只不过借着他强悍的修为,强行将周围的灵气吸纳了过来。不过这却苦了顾恺等人,不知道为何,在这个世界里,众人只觉得自己的真元消耗的极快。顾恺拿出了断魂笔,墨色只是在笔尖一闪而过,之后,他便再也提不起半分真气了。再看身后的几个同伴,身上的霞光也先后开始黯淡,直至消失殆尽,剩下的只有他们脸上的惊愕。

其实原本他们的真元也不至于消耗的如此之快,真气运转之时会自动吸收自然中的灵力来补充,只是火麒麟太过强横,竟将方圆几里内的灵气一下子抽空了,这才导致了顾恺等人没有了灵力的补充,体内真元干枯。更为奇怪的是,小道士等人都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所有的真气都吸收到了顾恺的怀中,而那些围着他们的人却无动于衷,难道他们丝毫觉察不到?见顾恺五人身上霞光黯淡下去,那些人虽然眼中疑惑,却也暗暗放松了警惕,身上的黑气也纷纷消散,顾恺等人像是重新获得了呼吸的权利,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过了良久才恢复正常。

人群中一阵骚动,却是一个中年男子推开了拥挤的人群,看着顾恺五人,上下打量了一番,见他们没什么敌意,似乎有些诧异。在数百双眼睛的注视下,这中年男子朝顾恺他们说道:“跟我来吧。”便转身离开,人群中分开了一条狭小的通道,也发出了越来越响的议论声。

五人一滞,对望了一眼,如今是没有退路了,只是交流了一下眼神,便跟着那中年男子快消失的身影,走了过去。众人心中不禁闪过一个疑问,枯木族不是整族被封印了么?他们怎么都还“活”着??

那男子很快就消失在了一座巨大的建筑里,顾恺与同伴们对视一眼,加快了脚步跟了上去。这里与外界无异,有房屋,有百姓,有树木,唯一不同的,只怕也就是血红的天色和空中怎么都散不去的迷雾了吧。上了九级阶梯,便是一座气势恢宏的大殿,正中是“枯木分堂”四个金字。众人不禁愕然,这枯木分堂的气势,显然是比玄水殿还要强上几分,怎么还只是个分堂?殿中又有十六根白玉石柱排布,直通大殿梁顶,殿中又是三段九级,共二十七级台阶。之上主坐上坐着一位白发白须,形容枯槁的老头,一身黑色长袍,上面是金色的饰纹,磅礴大气,将这老者衬托出一身王者气息。之前的中年男子,正站在这老者的身边,低头对着老者恭敬道:“父亲,我把他们带来了。”

这老者没有理会中年人,而是昏暗的双眸里突然闪出精光,炯炯有神的望着殿下的五个年轻人,问道:“刚才就是你们,强行把方圆十里内的灵气一下子抽光了??”那中年男子猛的抬起头,满脸吃惊的看向了顾恺等人,显然他也不知道刚才发生的事。顾恺神识中又响起了火麒麟的声音:“这老头子有些门道,修为都快要赶上我了”。老头子声音枯槁,沙哑,像是几百年不说话了那样,似乎说话对他来说很费力。以至于顾恺都没有听清火麒麟在说什么,没留神脱口而出“什么?”这话其实是顾恺问火麒麟的,只是他愣神间没留意,说出了口,以至于这老头子以为顾恺没有听清他的话。

老头子眉头一皱,又说道:“老夫倒是挺好奇的,你们之前来了三批人,这十二个人都是一出现就跟我族人大打出手,没多久就被我族人全部杀死,抛进了幽冥空间,你们怎么没有动手啊?”这话听在几人的耳中,真是大吃一惊。想来这老头口中说的,就是另外三族派来打探消息的年轻弟子,居然全都死了。这么说来,他们还要感谢顾恺,若不是他抽空了周围的灵力,致使他们无力出手,说不定他们也分分钟就被灭了。想想也是,这里灵力稀少的可怜,按照他们斗法时的消耗,体内真元铁定是入不敷出,到时候还不是一死的下场,想到这里几人冷汗都流了出来。

洪明性子老实,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这时候却毛愣的开口说话了:“都死了?那咱们的任务不是完不成了啊?这怎么办?”这话一出口,众人脸色都变了。现在怎么脱身还不知道,怎么又添乱了。果然,那老者也是眼睛一眯,冷冷的问道:“什么任务?”顾恺四人正想出言制止,哪知这才发现自己居然身不能动口不能言,像是被下了禁制一般。却听那老头盯着洪明说道:“你老老实实的告诉老夫,如若不然,让你的这些同伴当场毙命。”

洪明面露难色,看向了陈乾,这个小道士可以说是自己的同门了,出发前师父李湛还交代过自己,要跟这位同门多亲近,若是让他死了,那回去了师父不得骂死自己。他也不想想自己有没有命回去,思量了片刻,洪明决定还是救下同伴要紧,于是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将给了这老者听。

良久。老者听完了洪明的讲述,脸上表情终究有了些变化,冷漠,不屑,意外,愤怒一一在他脸上闪过,不过终究还是化作了仰天的狂笑。“啊哈哈哈——”老头笑的前俯后仰,似是要眼泪都笑了出来,“巽儿,你听到了没?邪恶的枯木族!你听到了没?”他身边的中年男子,也就是他口中的“巽儿”,看向了他,一脸苦笑,摇了摇头又将脑袋低了下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顾恺只觉得身上一松,在看身边的同伴,也都能动了,想来是这老头松开了禁制。顾恺正在考虑,要不要趁这老鳖孙傻笑的时候突然上去干翻他,却听这老头子的笑声越来越小,最后竟也变成了苦笑。五人正在疑惑,却听见这老头淡淡的说道:“你们想听个故事吗?”正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何况这五个人现在可谓是手无缚鸡之力了,当下一个个都跟小鸡啄米似的说道“听,听”。

那老头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考虑从哪里开始讲,片刻后,顾恺等人听到了无论如何,他们都想不到的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