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桃花韵事

第五十五章 越来越远的真相

桃花韵事 小 别 2633 2013-07-26 10:55:44

  终于有一天,三位族长压抑了许久,决定动手了。寒山族的于通天,黑水族的马征,炎阳族的张云开三人约了一起到了枯木分堂。端木颜果然还是像平时一样,坐在那里发呆,呆呆的望着大殿顶上,那个被称作“电灯”的事物。甚至连他的这三位兄弟进来,他的眼眸也没有转动一下。

“大哥?”于通天看了两位兄弟一眼,上前一步沉声喊道。端木颜身子一震,被惊醒了过来,看见眼前的三人,缓缓说道:“哦,是你们。有什么事吗?”

三人都是眉头一皱,想来这个大哥的口气也太冷了,于通天继续说道:“大哥,你可是有些时日没有管族里的事了?也不管管葛征的事,你是不是不把兄弟的事放在心里了?”于通天语气渐渐的重了起来,说的主座上的端木颜也皱起了眉,盯着他缓缓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于通天瞪了身边二人一眼,右边的张云开恨恨的一跺脚,也开口说道:“大哥,当日葛兄弟那门徒所说的话你也听到了,依我们兄弟之见,这事恐怕不是空穴来风吧。”左边的马征见两人都表明了态度,那自己也必须说点什么了。这才一狠心,发难道:“正是如此,难道你跟岳中天真的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试问一个相处了一个月的陌生人,怎么会有从小玩到大的兄弟感情深。你不思念葛兄弟,竟整日盯着这个‘电灯’发呆,却是什么意思?”

端木颜就算是再傻,这时候也是看出来了,自己的这三个兄弟是诚心找茬来了。当下面色古怪的站起了身,盯着眼前的三个人,阴阳怪气的问道:“你们以为呢?”端木颜性子直,却是个不太会说话的人,平日里对这些兄弟可谓是掏心掏肺,如今被自己的几个兄弟怀疑,心中怎能不怒,这才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你们心中既然已经有了答案了,又何必再来问我。”说完气愤的长袖一甩,偏过身去不再理会这三人。想来这三人要是相信自己的为人,那么此事就会就此打住,大家还有的兄弟做。哪知这三人今日似是铁了心一般,端木颜这般的玩笑话,他们居然会信以为真。端木颜话一说完,这三人竟是齐齐上前,隐隐有将端木颜围住的意思。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端木颜又惊又怒,他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三个兄弟竟然会这么对自己。正当自己还要再解释几句,大殿外突然又闯进一人,竟是个半大的小孩,一进大殿就怒目对着端木颜,大声喊道:“端木老贼,你害死了爹爹,我要给爹爹报仇!”正是葛征之子葛冲。端木颜心头一寒,这小娃娃平日里都是喊自己“端木伯伯”的,今日也不知是谁,对这孩子胡言乱语,竟使这孩子误以为自己是他的杀父仇人,这声“老贼”听在他耳中,却跟鞭子抽在心口一样,火辣辣的疼。端木颜顿时有种众叛亲离的感觉,一口气憋了半天,最后竟是泄了出来,冷然道:“那你们想怎么样?”葛冲手中抓着刀子就要冲上来,若不是张云开拦着,恐怕这时葛冲已经冲上来拿刀子把端木颜扎个透心凉了。

端木颜看在眼中,心中最后一丝希冀也熄灭了。那张云开仿佛是看不到端木颜铁青的脸色一般,不依不饶道:“大哥,你还是把事情都交代了吧,岳中天跟你之间到底有什么事瞒着我们?”端木颜听完,猛的转头看了过来,瞪住了张云开,吓得张云开不自觉的就退后了两步。身边的于通天见张云开吃瘪,眼中轻蔑神色闪过,接过话头“老家伙!你装什么糊涂,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不说实话!”抬手一掌就朝着端木颜的心口上印了过去,端木颜毫无防备,虽说今日跟几位兄弟有些误会,但是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这几十年的兄弟居然会对自己下死手。一掌打在端木颜的心口,将他震飞了出去,不过端木颜修为高深,也不是那么容易束手就擒的。

张云开和马征显然也没有想到于通天会突然下杀手,不过现在事情已经发展成这样了,也由不得他们不动手。两人对视一眼,齐齐运起体内真气,身上闪着霞光就朝端木颜扑了上去,留下一个目瞪口呆的葛冲。

刚刚那一下,端木颜显然是伤的不轻,被震飞到了身后的宝座之上。不过眼见着于通天等人动手,他也是不会坐以待毙的,连忙调息着强行运气,与三人打成了一片。要说这端木颜的修为,当时是远远超过这三个人的。平日里他在另外四位族长的眼里,是亦师亦友,端木颜天赋极高,修为也极沉厚,以前还经常把自己修炼时遇到的关隘之类告诉几位兄弟,为他们的修炼提供了便利。便是这样一个人,在受伤的情况下,也是渐渐的不敌三人的联手,渐渐显现出颓势。

不过要说这枯木族人,身体属性属木,修炼的法门也是延绵不绝以“长生”见长,威力虽然不大,但是筋络骨骼却极其强悍,丹田内的真气在剧烈的震撼之后,瞬间就流遍了全身,在三人的围攻之下苦苦支撑。年久的枯木堂,在这四个人强劲真气的撞击下,不少地方已经损坏坍塌。这么大的动静,不久就引来了不少人,族人越聚越多,里三层外三层的将四位族长围在了中间,所有人都是一脸的疑惑,满脸的惊恐,不知道又要发生什么大事。

渐渐的,端木颜发现他这三位兄弟,竟一点停手的意思也没有,望着身后千千万万个面带疑惑的族人,端木颜心中大震。他现在已然是收了重伤,找这么发展下去,自己早晚会败在这三个人手里,到时候自己就被动了。也不知道自己平时做了什么错事,居然让老天降下这样的大难。心中胡乱想着,没有注意又被于通天一掌印在了背后,顿时端木颜就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围观的族群里一片大哗,有拥戴端木颜的人,已经愤愤着要上前“劝架”了。那于通天也是阴险狡猾之辈,见周围形势不对,破口大骂道:“端木老贼!你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的那些不可告人的秘密,识相的赶紧束手就擒,我还能饶你不死。”他这么一嗓子,倒是把不少人喊愣住了,一个个都犹豫不决起来,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对谁错。端木颜心里大急,脑中突然就闪过一个念头,然后竟全力将三人推开,口中大呼:“老夫便留着这残躯,誓要跟你们讨回公道!”说完竟自顾自结起了手印。

于通天见了,也不知为什么脸色大变,惊呼道“快拦住他!”那张云开马征似乎也知道事情的严重,也不等于通天招呼,就齐齐扑了上去,哪知这时已经是晚了。端木颜身上一道道青光推了出去,竟在片刻之间将自身化作了一颗参天巨树。众人大哗,这分明是长生木解术,端木颜强行毁了自己百多年的修行,将自己化作了一棵不死之树,等百年后修行恢复了,才会解开这术。看来他也真是被于通天三人逼急了。

看着越来越多的枯木族人看向自己质问的眼神,于通天胡乱搪塞了几句,便与张,马二人匆匆离去,等入夜之后,这三人竟然也毁去百年修行,将中部整个枯木族大陆,沉到了地底,封印了起来。剩余那些分散在四族的零散枯木族人,也在一夜之间被屠戮殆尽。

端木颜说完这些,面上满是伤感,看着眼前目瞪口呆的五个人,这才缓缓说道:“现在你们知道了吧,为什么万年之后,我依然还活在这世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