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桃花韵事

第四十九章 前四的秘密任务

桃花韵事 小 别 3141 2013-07-26 10:55:44

  阳光明媚,空气清新,顾恺推开窗,站在窗前伸了个舒服的懒腰。腰间一双手伸了出来,接着一个人温柔的抱住了自己。顾恺脸上浮现出了得意的笑容,一个转身抱住了苏酥,将她搂在怀里,久久不愿松开。

“傻瓜,快准备准备,今天可是要比出前四的。”苏酥仰着脸,一脸乖巧的看着顾恺。顾恺在她额头轻轻亲了一口,在苏酥脸红的同时,他已经哈哈大笑的将桌子上的一个水果塞进了嘴里,出了门。苏酥恨恨的跺了跺脚,追了出去。

黑水府前依旧人声鼎沸,昨晚顾恺三人是从偏门就去的,如今到了正门前,才发现昨天的四座斗法台都已不见,想必是为了方便黑水府出入,又将斗法台沉入地底。人群依旧是围着,将黑水府门前的空地让开,此时人潮拥挤接踵而至,各个伸着脑袋。顾恺二人的到来,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隐隐约约的都能听到“听说这个人已经达到最上层的开极修为啦,昨晚跟蛟龙大战。”之类,顾恺也没在意,他虽然虚荣,却也知道昨晚凭借的不是自己的实力。等到哪天他自己有了这样的实力,再遇到今天的这种情况,或许他会挥挥手说上一句“大家久等了”。

小道士早早的就到了,看到顾恺二人,招呼了一身就走了过来,为什么不说“挤了过来”,却是小道士才走了一步,周围人便纷纷让出了一条路,想来昨日擂台一战,小道士也成了名人。这边三人还在打招呼,那边水脉的门人已经开口说话:“昨日一战,已经产生了前三十二,那么今天依旧如此,请三十二位选手前来抽取号码,各自对应而战,知道决出前四。”在一声轰鸣声中,空

地上两座斗法台拔地而起,想来是为了主坐上的前辈观看方便,因此只启用了正中的两座斗法台。

人群中一片纷乱,昨日胜出的前三十二,到了那门人跟前,抽取木匣中的珠子。顾恺抽到个七号,正则最往回走,却突然觉得有人用手搭住了自己的肩。顾恺回头一看,却是一愣:“师父?”这人竟是徐盛,虽然顾恺不知道以徐盛的身份,为什么没有坐在主坐上,不过此时徐盛挤在人群中叫住他,却是让他感到很疑惑。

“恩,”徐盛应了一声,又说道:“我是来叫你弃权的。”

“啊?”“啊?”前一声是顾恺发出的,后一声,却是周围人发出的,徐盛的声音虽然已经压低,却还是不少人听清了,在很多人的眼中,顾恺夺得第一的位置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了,怎么这时候又会让他弃权?徐盛皱了皱眉,似乎是嫌周围人太多,一把拉住顾恺的手,就带着他往人群外围走去。顾恺时不时张望,半天才找到了站在小道士边上的苏酥,见她也往这里看来,朝她挥了挥手,指了指走在自己前面的徐盛。苏酥朝他点了点头,顾恺这才安心跟着徐盛离开。

周围人群虽是好奇,议论着对着顾恺的身影指指点点,却很快就被开始的斗法吸引了。

一旁。总算是远离的喧嚣的人群,徐盛皱眉朝身后看了一眼,这才对顾恺说道:“这是陆震风的意思。”顾恺正在奇怪,怎么提出让他参加四脉会武的是陆震风,现在让他弃权的又是陆震风,心里还在胡思乱想,徐盛却盯着他,又像是自言自语道:“真是太奇怪了。昨晚你跟那个。。的斗法我也看到了,说实话我到现在还有点不相信那是你。”徐盛支吾了半天,也没有想出该怎么形容昨晚跟顾恺对战的蛟龙,他只是远远的看到了空中的异象,感觉到了空气中强烈的力量波动,直到今早,他才知道昨天对战的二人中,竟有一个是自己的徒弟。见顾恺仍在发呆,徐盛以为他心里还有疑惑,便又说道:“算了,族长让你放弃比赛,肯定有他的原因,一会儿你前去问问也好。”

说完就转身走了,仿佛是自己的任务完成了一般。一路走去,只言片语传进了顾恺的耳朵,却是徐盛在自嘲自己修为不够,竟比徒弟还要低。

顾恺摇了摇头,想不通这些事索性不想了,晃着身子走到了主坐边上。大部分人的目光,都被斗法台上的精彩所吸引,却没有几个人注意到顾恺。由于主坐一排七人,陆震风坐在正中,顾恺没法走上前去,只能在边上站着。今天的比赛自然要比昨天的精彩的多,不过精彩归精彩,却依然没有几个能抓顾恺的眼球,此时此刻他虽然看着台上,心思却在陆震风的身上。一只小手,抓住了顾恺的大手,转头见,却见苏酥不知何时来到了自己的身边。顾恺欢喜的对她微微一笑,反手抓住了苏酥的手,目光又转到了斗法台上,此时正是小道士陈乾在台上。却见他连仙剑都没有出,只是双手不断画符,三两下就将对手轰下了台,看来虽然大家都挤进了前三十二,但是修为高低,依然是良莠不齐。

突然台上一声断喝,打断了顾恺的思路:“在下二十六号唐下,不知七号朋友在哪里,为何不快快上台来?”另外一座台上,两人已经是相互问过好,只等着动手了。先前说过,斗法台上斗法比试,会在同一时间开始,如今其中一座斗法台上只有一人,没了对手,惹得另一座台上的两个人只能面面相觑。

台下开始议论,不知这七号是谁,现在还不上台。却在顾恺正要说话时,一个声音,压过了全场,不温不火,却明明响在了每个人的耳中:“七号顾恺,有伤在身,放弃比试。”众人循声望去,这才看到陆震风站了起来,刚才的话,正是出自他之口。更多的目光,看向了一边,顾恺正好好的站在那里,所有人的眼中都充满了疑惑。台上的唐下也看了过来,远远的问道:“顾师兄身体可好?”顾恺犹豫的看向了陆震风,发现他也在看自己,眼神深邃无比,似是有很深的秘密。顾恺这才回过头,舒了一口气,然后用手捂住嘴,咳了几声,似是有些无力的说道:“我弃权。”台下一片嘘声,多多少少带着些遗憾。

在门徒“唐下胜——”的招呼正中,唐下不屑的摇了摇头,跳下了斗法台。剩下的人,都依次比试,最重决出了前四甲,小道士陈乾,沧月门的沈月,水脉的洪明,另一个人,却似是突然出现的黑马一般,正是那唐下,不过他却是不愿意透漏门派,只说是山间野派。今次比试,前十六自是欢喜,都能在黑水秘策中修炼一招法术,只是如今,前四却被陆震风招呼到了面前。

玄水殿中,先前主座上的前辈们都在,殿前,便是那前四。不知为何,顾恺和苏酥也被陆震风留了下来。方才比试一结束,陆震风便遣散了看众,又派遣弟子带着除了眼前四人的“前十六”去了藏书阁,那里有众所期待的黑水秘策。藏书阁中禁制重重,所以陆震风一点也不担心会出什么岔子。

看着眼前出色的四个年轻人,陆震风微微点了点头,看了看四下,这才说道:“我没有让你们跟着去藏书阁看黑水秘策,是因为我有话要对你们说。”四个年前人谁都没有说话,静静的等着陆震风的下文,陆震风满意的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其实这次不光是我黑水,其余三族比试的前四甲,都有同样的秘密任务。我要你们去七色桃下被封印的枯木族去历练一番。”这下台下的四人齐齐变了色,殿中众多的前辈,似乎是都知道这个消息了,并没有太多的吃惊。顾恺看向身边的苏酥,她也是一脸惊愕,想来是也不知晓此事。

见四人吃惊,陆震风抬手虚压,出声安抚道:“你们不用惊慌,我派你们去,自然不会是让你们送死。大家都知道,这两年七色桃的封印有些不稳定,或许封印已久的枯木族就要破印而出了,不过你们也不用慌张,枯木族中此时必定仍是一片死寂,我只是要你们下去打探一下,观察一番,却是没有任何危险的。”小道士看了一眼坐在陆震风身边的松阳子,松阳子朝他微微一点头,示意没事,小道士这才放下心来。

枯木族被封印万年,万年间却没有人下去探查过,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不过这四人皆是觉得自己修为不错,俱是桀骜之人,哪里会露出怯色。在陆震风一番解说之下,四人算是默认了这个任务。正当大家都以为要“散会”之时,那陆震风又说道:“顾恺,你随他们一起去,就当是历练历练。”除了那唐下,小道士和沈月的脸上都是闪过一丝喜色,就连一直沉闷的洪明也是眉头舒展了不少,昨晚顾恺大显神通,大家哦都市看到的,有他在,就算有什么危险,相信也能合力度过。

还没等苏酥为陆震风做出的觉得感到惊讶,殿外突然一个弟子慌张的跑了进来,边跑边喊道:“不好了!!黑水秘策被人盗了!”陆震风大吃一惊,双掌一拍扶手,就站了起来,他身下的椅子,却瞬间化成粉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