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盗墓历程

第三章 诡异的文字

盗墓历程 范氏 2152 2012-12-14 12:14:57

  第二天一大早,老痩和阿二就准备好了各种装备。军用手电,工兵铲,洛阳铲,军用水壶以及各种倒斗的东西。小康则背了一个军用背包,也都带了一些食物和水。三人聚在一起时,老痩和阿二把很多装备都塞进了小康的背包里,东西很重还很多,小康有些不满的撇了撇嘴,也不敢说什么。

三人来到墓地,对里面一问三不知的他们,没有选择,为了大波山的安全,只能进去闯一闯。他们寻找了半天,却还是找不到适合进去的地方,最后阿二说,老痩,要不如我们从村长出事那里想办法进去吧,村长难说还帮我们挖了很深一段的,而且村长出事那里既然有科尔虫,所以应该离地主的墓也不会远。老痩也同意了,便叫小康带路。走了不一会,小康便像丢了魂一样,指着村长出事的地方,鼓着眼睛看着,一言不发。过了半天,才吞吞吐吐的吐出,这不可能,村长出事的地方,原本是已经被村长挖了一个大坑,可是他们所看见的却是完好无损,没有挖掘痕迹的一片完完整整的土地。阿二大叫道,你这个狗日的,劳资两答应带你来,到现在你还要跟我们开这种玩笑?是不是不肯带我们去?想私藏掉地主的陪葬品?老痩拉着阿二说,阿二别激动,我想小康这样不是跟我们开玩笑的。小康憋着委屈跟老痩说,老痩哥,村长出事那天,我在这里,确实看到村长挖的一个坑,而且这棵树也被烧焦了。老痩慢慢的蹲下,仔细的抛起地下的花草来,看着。老痩说,阿二你来看,应该就是这里,还有一些烧焦的叶子在这里。但是,为什么被烧焦的树,现在却变得比原来更高更大,更轻更绿,被挖的坑也不知道为什么,却完完整整的复原了。一切的一切越来越变得阴森恐怖。

他们不能在墨迹了,这样只会让自己的心里越来越害怕,只好拿出,事前带着的工兵铲和洛阳铲挖了起来,小康则在一旁撒着香灰,他们每挖一次,小康就撒一把,这样才能保证科尔虫不会伤到他们三人,挖了差不多2个时辰,阿二和老痩都累得坐到了地下,喝着水,抽着烟,只有小康只是手酸了一点。这时,小康两眼直视他们挖的洞口,有东西在一动一动的,他就拿起洛阳铲抛开看,才露出一小只虫子,小康就抓了一大把撒上去,过了半天,没什么反应,阿二再抛开一看,只是一只普普通通的西瓜虫罢了,阿二又嚷嚷道,胆小鬼。休息了一会,又开始挖了起来,挖着挖着,那洛阳铲和工兵铲却“kuangkuang”的响了起来,就像碰到石头一样,他们停了下来,慢慢的抛开一看,原来这里放着一块大石头,堵住了洞口。他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石头给挪开,接下来,他们看到得更是觉得匪夷所思。

石头一挪开,马上滚滚的冒出很多白烟,而且很呛人,辣眼睛。三人围在洞口,突然三个都像被手榴弹炸了一样,一人从一个方向飞了,半天才晕晕乎乎的醒了过来。老痩醒过来以后,手里拿着香灰,走到洞口不停的撒,一边撒一边叫小康把军用手电拿出来,老痩照着洞口,顿时,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层一层的楼梯,下面黑暗无比。就算最好的军用手电在当时也照不了多远,他们只看得到10多台台阶,在下面就根本看不到了,洞口边缘,则是死了的一只只的科尔虫,看来这香灰还真是不简单的。他们收拾了东西,老痩走在前面,小康在中间,而阿二则手里拿着黑驴蹄子和摸金符,不怕一万就怕万一阿。他们便开始向洞口走下去,而那条楼梯,也许就是通入地狱的。

他们一步一个脚印,走得很稳重,生怕触摸了什么机关,走着走着,还不出10步,老痩只觉得从洞**进来的光线范围越来越下,等老痩转头时,刚刚他们挪开的石头,已经一声巨响关了起来。这时可把小康吓坏了,小康立马推开阿二,朝着洞口跑去,使力的搬着石头,而这时,由于小康的惊慌失措,阿二被小康活生生的推倒摔在了楼梯上,从洞口滚了下去。在阿二前面的老痩也逃不过此劫。这时,老痩和阿二扑通的一声,两个人像落到了一个什么地方,老痩压在阿二的上面,让阿二快喘不过气来,阿二索性一脚把老痩从身上踢了下来,老痩便说道,你啊你,有什么不会好好的说,干嘛动手动脚的,阿二生气的叫到,你肯定这样说,要做换你来试试?一个人睡在我身上,当然没事!老痩没说话,瞅了他一眼,便开始四周看了起来。摸金符也被撕坏了,黑驴蹄子也不知还有没有用,手电筒被摔的电路出了故障,一下明亮,一下黑暗的。阿二突然叫道,咦,老痩,小康呢?老痩莫名其妙的问道,他不是在你前面?我无缘无故的就被撞了一下,然后就到这里了。你不说我还真不知道我是怎么下来的。阿二说,当时小康向着洞口跑,把我撞翻了,我就滚了下来。那这么说小康没有下来?阿二说,应该是。随后两人大叫了两声,小康!小康!却无人回应,没办法,两人只好商量着下一步怎么走,现在这种情况,两人又实在不敢分开走,好多东西又都在小康的背包里。这时,阿二摸了摸自己肚子,咪笑咪笑的解着东西。老痩一摸才知道,原来阿二在肚子上裹了一圈绳子。两人把绳子的两端分别拴在了自己的手上,老痩说,阿二发现什么就猛跩绳子,我会立马顺着绳子的方向跑过来,随后,便各自从一个方向去探路了。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远,绳子也蹦的越来越紧。这时,阿二那边有了动静,老痩不敢迟疑,立马跑了过去,在伸手不见五指的空洞里,用手电筒照也看不清什么,原来阿二是撞到了一面墙壁上,而墙壁上似乎刻着什么。老痩拿起那可以“报废”的手电筒,照在墙壁上,隐隐约约的可以看到,墙上刻了两排字。费尽周折,老痩和阿二才看清楚了墙上的字:

左边写着:人在做,我在看。右边写着:若进洞,即开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