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盗墓历程

盗墓历程

范氏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2-12-14上架
  • 30283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可怕的科尔虫

盗墓历程 范氏 2039 2012-12-14 12:14:57

  大波山,原本是一个平静的村子,因为世世代代的人们的勤劳,朴素的生活,所以人们一直都和睦相处,安居乐业。很多附近的村子,都很羡慕大波山的人们,据说是因为大波山以前有一个地主,原本贫苦不堪,吃的都吃问题的大波山,自从出现了他,变开始慢慢的富裕起来,等到他逝后,大家都把他埋在了山顶上,希望他永远的保护着大波山,人们把他供着,每年每月,都给他上香。可是有一天,大波山却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阿二和老痩是当地有名的摸金校尉,他俩一般都出村子去找目标,即便是盗墓的人,但他俩都是热心肠,对当地人很好,每次盗墓后的金钱,也会拿出来给自己的父母,以及当地条件不好的人们。两人的本事和胆量是当地出了名的,阿二和老痩,每次有了目标都是两个人,不管什么墓,他们都敢进去闯一闯,也算是生死兄弟吧。但是,话说夸张一点,他们当地,方圆几百里,就有一处墓地不敢去,就是地主的墓。

从小一起长大的他们,虽然没见过地主,但是经过了几代人,地主仍然活在人们心中,没有地主就没有现在的大波山,他两知道,地主的墓是不能进的,进去了就是对地主的大不敬,也许一旦进去就会给大波山的人们带来灾难,所以,地主的墓也是一直是大波山的一个禁地,当地的村长也告诉村名,禁止去地主墓,到了扫墓的那天,也会有很多人去守着。这就是大波山。

阿二和老痩像往常一样,坐在一起闲聊,开个古董店一直是他两的梦想最近,最近正在商量着,准备正式开店了,两人淡定的抽着烟,喝着茶,商量着寻找下一个目标,商量着他们的梦想,聊着正高兴的时候,老痩不经意的把抽完的烟,向着墙脚丢去,过了几秒,墙角烟头那里,却发出了响炮竹炸一样的声音,只是声音很小,像油炸蚂蚱一样的声音,阿二和老痩都觉得奇怪,一个小小的烟头,怎么可能会发出这样的声音,走近一看,他们惊呆了。

只看见有一只小虫子,被烟头活生生的烫死,并且虫子身旁留满了黑紫色的液体,阿二刚想用手把虫子拿起来一看究竟,老痩急忙拉住他的胳膊,说道,等一下,这虫子的形状和流出来的东西,好像在什么地方看到过。阿二不以为然的看着老痩笑了笑,老痩阿,这不就是一般的虫子,有什么好稀奇的。老痩突然叫了起来,这是科尔虫!我前不久在地摊上看到过一本书,上面介绍了这种虫,而这种虫也是很多经验不足的摸金校尉的一个灾难。如果经过千辛万苦进到墓地还遇到这种虫,却没有用正确的方法,很可能所有的努力都是一场空。

他说,这种虫名叫科尔虫,生性顽强,可以刨地,下水,通常都以棺淳旁的泥巴和木材为食物,它们最喜欢金属,一般都生活在墓主人的陪葬品旁,有金银首饰的地方,他们都会去在陪葬品下面抛空,也就无意间,给盗墓的人增添了一道很少人知道的障碍。刚刚听到噼里啪啦的声音,这就是它们唯一的缺点,只要有热量接近它们时,它们的外壳就会自己吸收热量,整个虫就像爆炸一样,接着因持续的热量在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就是又把它的器官给烫炸了,从而起到了保护陪葬品的作用,别看只是一只小小的虫子,却是一些金属的克星,只要有热量接触,它们会先以最快的速度爬到陪葬品上面,吸收热量后,那小小的爆炸,却可以在金属上留下一些物质,彻底死后,又会流出一些黑紫色的液体,慢慢的腐蚀掉陪葬品,而这种液体一旦接触到人的皮肤,也会对人产生很大的伤害。所以,很多比较有钱有势的人,逝去后,都会找金先生去找一个有科尔虫的地方,把自己葬在那里,在没有人来侵犯的情况下,可以做到很好的保护作用。阿二又问道,那问为什么我们近几年去摸金时都遇不到这些所谓的科尔虫呢?老痩说,这种科尔虫知道的人很少,甚至有些人认为这种虫根本不复存在。所以只有一些深山老林里年纪较大的老人才会知道。阿二却还是不以为然,老痩却显得十分恐慌,他的直觉告诉他,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随后,就被阿二继续拉了去聊天了。

过了几天,大波山陆陆续续的出现了那种科尔虫,原本淡定的阿二,却也开始惊悚起来,因为他并不了解这种虫,也没有见过,所以想彻底搞清楚科尔虫还是要找老痩。那天,两人正在讨论着前不久刚了解到的一个墓地,传说里面有一条巨大的蟒蛇守护者一个匣子,名叫紫晶木书。这个墓地是他们出去散心,游玩时,一位老人告诉他们的,因为没事干,就开始讨论起来。聊着聊着,小康急匆匆的跑进来,慌慌张张的说,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老痩说,一个大男人,怎么像个女人一样。小康叫到,老痩哥,不好了,村长他,村子他死了…老痩和阿二赶忙急问到,到底是怎么回事。小康说,村长正在一棵树下乘凉,抽着烟,随后他把烟头丢到了树根那里,却烧坏了一只小虫子,虫子被烫死后,留下了很多黑色的血,村长觉得奇怪,就用手划了几下那只虫子的血,村长的手开始没有反映,等过了一下,却感到无比疼痛,毕竟是十指连心阿。村长随后用锄头继续向树根挖去,才挖了几下,村长就看到这种虫子很多,变拿起火柴将旁边的花草,和那棵大树一起烧了。那种虫子很多的血就都溅到了村长的各个部位,村长当时也没注意,等回到家,就像有蚂蚁在自己身子一样,痛得入骨。最后就走了。老痩大叫到,没错,没错,就是科尔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