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盗墓历程

第十二章 迷宫(二)

盗墓历程 范氏 2574 2012-12-14 12:14:57

  大家看了看刚才在台阶上点出的三个点,选择了里这个点最近的入口进去,还商量着,进去后有什么事就大声呼喊,但时候还可以判断声音的方向来集合!随后,便各自进去了。

阿二和张坤走的比较快,两人一步接着一步的往前走,可是走的快并没有用,二人就像原地打转一个,走了十多分钟,到最后还是到了原地。而且阿二每到一个路口要转的时候,都会在纸上记上,由于光线不好,手电快干了,不敢开多亮,只是随便开着,最后只能靠感觉,转一个弯就画一下,走了许久,二人停了下来,把手电调亮了一些,发现纸上早已是乱成一篇,就像“田”字中间不单单只是一个四方格,而是十百个!走了半天,根本没人往前诺了一步!旁边的花草高的出奇,而且长满了刺,想从花草里钻过去,无疑是送死。张坤说道,不可能,这里不可能还布了什么阵!一路虽然我们两人走的快,但是我一直都看着,没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阿二说,要不我们这次慢慢的走一次,刚才走过的地方好像旁边不是花草,万一有什么机关。张坤说道,好。二人便开始慢慢的前进,走几部就轻轻的用手碰一下旁边的花草,终于手碰上去不是软弱的花草!而花草后面竟藏了一个墙壁!两人一前一后走一步就用把手伸到墙壁上按一下,就这样一直成直线的走了好久,而手碰的也都是墙壁,随后,出现了岔路。一个是继续往前,一个是从右边走,显然,只要跟着墙壁走应该可以找到三月锁的其中一部分。

阿二往前走,继续摸着花草隔着的墙壁,可是这次却捞空了,把手伸过去,不但没有墙壁,还好像被什么东西刷了一下,等阿二把手缩回来的时候,手上都是一些不知道什么东西,像水一样,但是发出一阵阵的恶臭。而张坤右转弯,继续摸着的还是墙壁。张坤就赶快把阿二叫了回来。阿二告诉张坤,他好像摸到什么东西了,很是恶心。张坤闻了闻,差点没吐出来。表示无奈,他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阿二想着,不会是摸的尸水?还是摸到什么东西的舌头?而手上的是口水?越想越恶心,便继续往前走了。终于藏在花后的墙壁也没有了。此时也没有什么路口,只是继续往前走,而往前走墙壁已经不在,只好赌一把了。两人便不在伸手探花草了,走着走着,一声巨大的吼声吓坏了二人,本还以为是小康叫,听着听着,觉得声音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洪亮,而根本不是小康的叫声。阿二说道,不会又是水猴子吧?张坤说到,这个不可能,水猴子随生性猛烈,但在陆地活动久了还是要会水中待着的,而这里又没有水源。张坤淡定的说,应该是恶狼!这可把阿二吓坏了,此次出来,又没带什么大砍刀,洋枪之类,如果真是怎么办?张坤回应道,阿二兄,莫急。随后从背包里抽出两把伸缩刀,阿二接到手上,很是失望。因为那刀,很轻,且很薄,看上去根本没有什么杀伤力!长倒是很长,快一米多。张坤看着阿二的表情,说道,阿二,等下你就知道,这刀的威力。突然,边走边说着,不知什么时候,他们已经来到一个笼子面前,而里面有两只恶狼,一只正站着,眼神冒出一阵阵杀气的盯着二人,一只则爬在地方睡着。阿二看了看,笑了一下,不用怕,被锁在里面了,还呵呵呵的笑了起来。潇洒的把刀顺手往后抬,放到了肩上,突然,阿二大叫了一身哎呀!就在这时,张坤也大叫了一身,小心!阿二刚回头看,还好,把刀抬到肩膀的时候不是很用力,没想到,轻轻的搭上去,阿二的肩膀居然已经划了一道口子,还时不时的流出点血,这可把阿二急坏了,阿二又把刀抬到眼前,不禁的哼了一声。而现在的张坤已经和恶狼打成一团,由于各种嘶叫,睡着的恶狼也醒了过来,没用3秒的时间就已经飞到阿二的面前,阿二赶快一刀劈了下去,谁知,那恶狼居然躲开了,在一旁的张坤立马又一刀劈了下去,把头都劈开!而这时,原本就醒着的那只恶狼,此时看上去更是愤怒,不断的蹦跳,二人一起抬起刀,恶狼见状,本已经飞了过来,却半空就落了下去,还真不简单,二人便开始各种追杀,恶狼一直跑,左拐,右拐,突然恶狼自己跑到了一个死胡同,张坤和阿二就如日本人遇到花姑娘一样,阴笑阴笑的,而胡同中间放着一个箱子,恶狼跳了上去,阿二想都没想身体后倾,重重的就一刀劈了下去,由于刀本来就轻,这样反而没什么杀伤力,一旁的张坤,抬起刀,划了下去,恶狼随即劈成两半,而下面的箱子也被劈开了,但挂在箱子中央的三月锁的中段,完好无损的在一旁。张坤蹲下,拿起中段,还发出淡淡光,看了起来,阿二则看着恶狼的舌头,里面没流出学,而一个一滩滩有粘性的东西,阿二闻了闻,真不敢想下去!!难道刚才自己的手被这恶狼舔了一下....???阿二想着都恶心,就赶快挪到张坤身旁问道,这是中段吧?张坤点了点头,阿二累的坐到地上,看着自己刚刚失误被划伤的肩膀,张坤也手捏这中段,坐下休息了。难道这恶狼就是守三月锁的?也不知道老瘦那边怎么样了。

老瘦和小康就没那么幸运了。才进去几步,里面的花草长的极为丰满!各种刺把老瘦和小康的衣服都挂破了,甚至被戳到了好几次,走的很是艰难,二人本想返回,重新换个入口进,但进都进来了,至少知道这里的情况,万一其他入口比这个还难走呢?毕竟世事难料,二人越走越艰难,老瘦那么有耐心的人也不厌烦起来,主要这里的环境很压抑,路两旁都是荆刺,人在这种情况,重则发疯的。这时,气氛的小康抬起脚,一脚朝着旁边的花蹬去,谁知,只听kuang的一声,一堵墙随之落了下去,小康缩回脚,早已是伤痕累累,1米5,1米6的走着。(1米5,1米6,意思是说一只脚高一只脚低),老瘦用牛B的眼神看了一眼小康,随后走了进去,本以为里面可能有三月锁呢,唉,谁知这一脚可能是白蹬了,但老瘦看了看刚才走的那条路,前面任然一样,不知哪里才是尽头,现在小康蹬开了一条路,当然要换路走了,来到里面,小康实在被这些花刺疼了,老瘦搭了只手扶着小康,现在二人随没有那些荆刺之阻挡,但有小康腿之拉扯!

此时的阿二和张坤,也休息够就继续往前走了,现在阿二的肩膀上,随说是一个小伤口,但是由于各种大动作,让伤口扯的太多,导致血流的比刚才还快。没办法,只好把衣服扯了一段,系在了伤口处。

唉,让我白踹一脚,到现在一段都没有找到,不知道阿二和张坤那边怎么样!小康说道。老瘦说,唉,也没白踹,至少现在好走一点了,随后小康想到,进来的时候不是说有危险的时候大叫两声嘛。小康便抬起头,阿二!!阿二!!张坤!!张坤!!叫了好几遍,却没有一点回应。突然,在小康和老瘦面前,一团黑漆漆的东西在他们眼前划过,老瘦低声说道,看到什么了吗?小康回应,好像有东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