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傲天煞神

傲天煞神

无厄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3-10-09上架
  • 23126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抛尸山野

傲天煞神 无厄 2788 2013-10-10 12:45:52

  “你个狗日的废物,一天就知道糟蹋我们李家的粮食,狗杂种,废物!”

少年名叫李牧,对于这些凌辱他只是淡淡的放在脸上,可是心里不知堆积多少的仇恨,多少次,他都在无人的夜下静静的思考,他始终相信,最终会有一天他会找回曾经丢失的尊严!

“他妈的,你还不服气是不是?”那个男子看到李牧的反应反而更加的生气,提起手上的茶壶对着李牧就砸了过去!

“砰!”由于躲避不及,茶壶对着李牧的鼻梁就爆裂开来。

瞬间,李牧的鼻梁就流出了鲜血,血顺着李牧的一滴一滴的落下,李牧双手撑着身体,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废物!废物!狗杂种!......”看到李牧的眼神,那个男子又冒出了无名之火,对着李牧就是一顿大踹!边踹还边破口大骂。

“呼......”那个男子收回脚,深深地出了一口气,然后抹了抹额头上滴下的汗珠。

“狗杂种,今天这些柴砍不完,看老子怎么收拾你!”男子指着李牧的鼻子就开骂,然后提脚向门外跨去。

突然!

“刺啦!”皮肉开裂的声音传了出来。

随后就是那个男子惊天的一声惨叫!

此时李牧静静的望着那个男子,双手握着劈柴用的斧子,泉涌般的鲜血不断的从男子的后背涌出,打湿了李牧的双手。

松开握着斧子的双手,将手中的血渍擦在男子的身上,李牧紧咬着牙关,脸上没有露出任何表情。

然后就是屋门外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随后就是“发生了什么事?....”

“砰!”

大门直接被几个大汉踹开,李牧还没有来得及逃跑,只是向后边靠了靠,顺手抓起了地上的砍柴刀。

进来的大汉看到眼前的景象愣了几秒,随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他妈的!你这个废物当真是活腻了!兄弟们,打死他妈的个狗日的!”

带头的是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大汉,拔出了别再腰上的大刀,对着李牧砍来!剩下的三个人也是拔出了腰间的大刀就朝李牧砍来!

对于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来说,这几个人足足的可以收拾。

当头的大刀李牧就猛地侧身,躲过了致命的一刀,可是接踵而来的大刀李牧却是没有丝毫的招架能力。

“啊!!!”

李牧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叫,只看到地上多了一个臂膀,在看李牧,他的左胳膊已经被完全的砍断,掉在了地上,鲜血顿时涌出,疼的李牧直接栽倒在地,脸色瞬间就白了过去。先前捡的砍柴刀也随着胳膊滚落在地。

“你们这些王八蛋,只要我李牧不死,我一定将你们碎尸万段,让李家血流成河,以报我今天之仇!”李牧看着逐渐围上来的四个大汉,朝着苍天发下了毒誓,随后就呕出了一大口鲜血。

“狗杂种!报仇?老子让你报仇!让你报仇!.......”络腮胡子大汉听到这话,抬脚就开踹!一别踹一边骂,剩下的三个人也是加入其中,时间就在“砰砰”声中不断地流逝,也不知道踹了有多久,几个大汉才停止脚步。

”扑通!”一声,络腮胡子大汉直接坐在了地上。

“他妈的,这个废物还真是他妈的有血性,不过还是犯在了老子手里!”

“大哥,这家伙要是死了,上面肯定会责怪下来啊。”其中稍微年轻点的男子,擦了擦受伤的血渍,对着络腮胡子男子说道。其他的两个人也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嗯,说的也是,尽管这个废物现在没权没势,但还是与李家有些渊源。就这样被我们打死了,肯定说不过去。”络腮胡子男子也是点了点头,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可是胡子上沾上了不少的血渍,沾了他一手!

“他妈的,全是这废物的血!”看着手上的血渍,络腮胡子男子又不禁破口骂了起来,还顺脚又给李牧来了一脚。

残月高挂。

此时,躺在地上的李牧已经完全的失去了直觉,鲜血已经将他的全身浸湿,原来的伤口流出来的血也是越来越少,好像身体里的血要流完了一般,可是,他的心脏依然在跳动,只不过已经是微乎其微的跳动了,对于一般人来说已经可以准备棺材了。

“大哥,要不然我们这样......”稍微年轻的男子眼珠一转,随即闪出一道精光,靠近络腮胡子男子轻声耳语道。

看着络腮胡子男子渐渐的露出了阴狠的笑容,在月光下,他的笑容显得更加的毒辣与恐怖。

“就这么办!”络腮胡子听完那个男子说的话,拍手称好!

“你快点去找个凉席子过来,然后你们两个把那个人处理掉。”络腮胡子男子对着其中的一个男子吩咐道,然后,他们清理了一下场面。

“凉席拿来了!”

“快点,把他们两个人抬上来!”络腮胡子命令着他们三个人说道。

就这样,李牧和那个被他用斧头砍死的人一同被裹进了凉席里面。

“走!走后门!都他妈给老子把脚步放轻点,要是被发现了,他妈的我们都得死!”走之前,络腮胡子男子对着其他的三个黑衣人说道。

然后一行四人,加上一个裹着凉席的两具尸体就这样被悄悄的运出后门,顺着山路一直往上爬,来到了一个悬崖边,四人才停住脚步。

“他妈的,还真他妈沉!”络腮胡子将凉席往地上一甩。

“大哥,我们这就把他们抛下去?”稍微年轻的男子轻声地询问道。

“你说的不是屁话吗,扔!”

四人举起凉席,直接朝山下扔去,然后扬长而去。

......

“哎......怎么还没有回来?”

在一间简陋的屋内,一位年龄并不是很大的中年人正躺在床上,不时地望着近在咫尺的木门,嘴里不停的叨叨着什么。

就这样,看似平静的夜晚就这样过去了。

这个季节正值秋天,微微的清风夹杂着枯黄的落叶纷纷的落下,就在后山的悬崖边,在霭霭雾气的包裹下,大山的轮廓已经无法描绘。

大山上面生长着无数的千年古木,原本的绿树成荫,现在已经被寒气渐起的秋天所剥夺,整个大山都被染上黄色,黄的十分的彻底。

可是就在半山腰一直伸出的粗枝,在雾气中透出点点的红色。

随着雾气的慢慢消退,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上面挂了一个人,而且这个人大家并不陌生。

他就是那个失去左臂的少年——李牧!

点点的秋风吹来,树上仅有的树叶摩擦着发出“沙沙”的声音。

树枝上的少年被这寒风掠过,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轻轻的移动了一下身体,钻心的疼痛从他的左肩传来,李牧咬紧牙关,看了看自己的左肩,脑海里逐渐的回忆起昨晚发生的事情。

过了一会,李牧环顾了一下四周。

这是在悬崖的中间位置,李牧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上方是陡峭的石壁,下方也是陡峭的石壁。这一枝伸出的枯枝也好像是突兀的长在石壁中间。四周根本没有出路,李牧的心又不禁的凉了起来。

会想起昨日的一幕幕,会想起十六年的一幕幕,李牧的脸色顿时苍白了不少。

这十六年来的隐忍,这十六年来的屈辱就像是山洪爆发一般涌了出来!

六岁那年,父亲由于家族内斗,被他的亲生弟弟李天浩用毒药将其暗算,然后废掉了他的全部修为,至今都不能生活自理。随后有对李牧的母亲做下了禽兽之事,其母羞于活在人世,第二天就上吊自缢了。可是那是的李牧之一个六岁的孩子,一个孩子又能懂什么呢?可是残忍的李天浩硬是将李牧的丹田废去,让他不能修炼,从此就有了废物这个称号。

从那时起,复仇的心理就已经在一个六岁的儿童心里慢慢生根发芽,没有生活上的来源,李牧只能选择在李家做杂工换取灵币,作为草药的费用维持父亲的生命。

“啊!!!”想到这里,李牧对着苍天绝望的长吼!

“狗老天!你对我不公啊!狗老天!我要把你踩在我的脚下!我要你跪在我面前认错!李家!我定要你们血流成河!”李牧嘶吼着,到了后来,嗓子都变了调,咳出大口的鲜血来。

“李牧......”突然一个轻灵的声音传到李牧的耳朵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