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倾城一世,醉魅三千

1、暮夜峰初战回家

倾城一世,醉魅三千 秋风忘忧草 2017 2013-06-20 11:11:55

  穆月国876年,裕亲王府小郡主,暮夜月,时年十二岁。

裕亲王府是当今穆月国皇帝的亲哥哥裕亲王暮夜康彦在京城的府邸,位于皇城偏西南的方向。外来人若不知穆月国的内部情况,单从王府内外富丽堂皇的装饰和王府所处的位置就可以推测,暮夜康彦在穆月国至尊至贵的权力地位。

王府内妻妾众多,正福晋柳迎蓉是穆月国四大贵族之一魅夜族柳王爷的女儿,侧福晋四人,皆来自于穆月国各个权利贵族之家。

裕亲王的大儿子暮夜轩为正福晋所生,与三福晋所生的暮夜凌风同龄,两人在十八岁时便被封为郡王,离开家居住在自己的封地。由于四福晋所生的小儿子暮夜峰年纪尚小,只有16岁,所以尚且待在裕亲王身边,也是同夜月关系最为密切的一个哥哥。

除此外,裕亲王唯一的亲生女儿暮夜凝霜,比夜月大两岁,虽然样貌艳比花娇,也算聪明伶俐,但性格脾气却同生母二福晋一样,是个喜欢无事生事的主,从小没少给夜月找些麻烦。

可夜月前生单枪匹马冲锋陷阵,什么阴暗的事情没见过,后世怎会怕这母女两,但是毕竟来自于另外一个世界无依无靠,再者特别珍视这个来之不易的家,觉得也就是家中一两个人故意生事不必太过于认真,所以也能忍就忍,虽说受了不少委屈,但日子也算勉强过得去。

穆月国876年,这年的冬天来的特别晚,直到腊月中的时候,京城的第一场雪才刚下,绚丽的银白色覆盖了京城的每一个角落,大街上、王府里一片张灯结彩,不仅仅是为了迎接新年,也为了二皇子和暮夜峰征战凯旋。

这天早上天刚蒙蒙亮,暮夜月就再也睡不着了,坐在床上抱着被子,透过撑起的卧室窗子观察屋檐下凝起的冰柱,窗外的冰柱在清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着七彩的光,让她顿时觉得心情大好。也许这心情大好的原因不只是因为雪后初晴的天气,还因为她最喜欢的哥哥穆叶峰今天出征归来,就要回家了!掐着指头仔细算,应该有半年多没见面了,“也不知道他现在什么样子?”

“郡主,你身子才好了没多久,这样开着窗子病要更严重的。”

说话的是碧云阁内的侍女翠云,当初才来亲王府的时候,亲王怕她一个人寂寞,就安排了比夜月大两岁的翠云来服侍。也就是这个原因,两人从小一起长大,与其说他们是主仆关系,倒不如说更像两小无猜的姐妹,不过这两年翠云却感觉越来越婆婆妈妈了。

“嗯,福晋可答应我今天进宫?”夜月急忙探头问道。

“翠云今早问了福晋,福晋说郡主您的身体经过大病还没有完全恢复,不适合吹风,所以郡主您今天估计只能在亲王府里等了,”翠云看夜月还是鼓着气不说话,又安慰道“郡主别着急,郡王回朝拜见完皇上之后就会回王府,所以您还是身体要紧,稍微忍一忍吧。”

“不要!。。。”夜月猛地将被子拉过头顶,不再理会翠云。

但郁闷归郁闷,福晋说的话夜月必然会听。想当年才进王府,二福晋和凝霜欺负她的时候,福晋总是护着她,前生今世都没有双亲的夜月一直把她当做自己的亲生母亲来敬重,当然更重要的是,有这样一个靠山在府里,夜月的日子自然要过的舒服些,怎么可能因为这些小事破坏了自己在福晋眼中的良好形象!

“大家快点啊,郡王今个要回来,一定要整的排场!”亲王府的刘管家嗓门还是一如既往的大,忙前忙后地招呼着。

“郡主,你要是还不起来的话,又要被二福晋和凝霜小主抓到把柄,让王爷和福晋好为难”,

哎,真是的,只能起床。说起那二福晋,夜月真是一心的厌恶。她虽是穆月国四大贵族之一御雅安族端王爷的小女儿,但人品上跟福晋比简直差太远了。从夜月来这家之后就觉得她看自己的眼神不对,平时处处刁难,还经常合着她的女儿一起说些酸溜溜的话来打击,有几次甚至说着急了,举起凳子就要打她,幸好被王爷和大福晋喝住,那凶恶的姿态简直堪比现代的残忍后妈。要不是看着福晋和亲王的面子,凭着夜月前世的脾气,早就用她的钢筋铁拳把二福晋修理的满脑袋冒星星了!

想归想,夜月纵使心里有千万个不情愿,还是硬撑着,磨磨蹭蹭地从床上爬起来。

翠云趁主子还没有重新爬回床的意思的时候,赶紧给她套上水蓝色的内衬,并将雪白色锦缎长裙手脚麻利地给她披上,将她死死按在了梳妆台前。

夜月一边望着镜中帮她梳头的翠云,一边玩弄着自己齐腰的长发。忽然目光定住,凝视镜子中那张跟前生越长越像的脸。

这脸与其说是绝世秀美,还不如说长得越来越“妖魅”:鹅蛋型的脸蛋上,眼如桃瓣,睛若秋波.未施粉黛的白润肌肤,清红朱唇在阳光下反射着晶莹剔透的光,饱满的额头下淡眉若春风扶细柳,在眉尾如烟般一挑,乌黑的长发如瀑布倾泻而下,让她本该显得清纯的脸上时不时闪现一丝妖艳,最要命的是夜月刚开始发育的身材越长越显得纤细修长,十二岁的小人儿走在路上必定会引来无数打量的眼光。

说真的,如果这幅身材和样貌要是生在别人身上,不知道会有多开心,但是夜月却讨厌自己的这份长相,女人们的嫉妒和男人色迷迷的眼光早就让她非常不爽,有时她甚至觉得二福晋的那份看不惯多数也来自于这张皮囊。但是又能怎样,脸长在自己身上也不能故意去毁自己的容,只能平时故意穿些最素的衣服,配上最不修饰的发髻去掩盖举手投足间偶尔散发出的魅惑,省的又招来二福晋和凝霜的无理取闹,故意刁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