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倾城一世,醉魅三千

2、巧遇二皇子

倾城一世,醉魅三千 秋风忘忧草 3528 2013-06-20 11:11:55

  “二皇子,请!”外面瞬间热闹起来。

夜月心思一动,是亲王爹爹的声音!暮夜峰回来了!!

推开翠云刚编好发髻的手,夜月就如冬天才出洞的小兽一般欣喜雀跃地冲了出去,“郡主,小心摔倒啊!等等我!”

被甩掉的翠云哪里跟得上夜月的轻盈步伐,但夜月心里此时正开心,哪里还顾得上她,一眨眼的功夫就跑得不见了人影。

冲到客堂里的时候,一头撞上了刘管家,“哎呦,郡主,您这是差点撞散了老奴啊,慢点啊,里面有贵客”

“谁?”夜月好奇地问。

“二皇子,今天随亲王和郡王一起回来了”说着,他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嘴上,眼神向客堂里引。

到底是谁?这么神秘。。。

“夜月郡主到!”

“爹爹,大福晋,各位福晋吉祥”夜月晚到,自然要向各位请安,谁知眼光一移,正看到那讨厌的二福晋用不可一世的眼神蔑了她一眼,眼中满是不屑和嘲弄,她心中不禁一阵恶心。

“哦,是夜月,快来向二皇子请安。”亲王微笑道。

夜月趁着地理位置比较近的优势,偷偷地向王爷身边瞟去,那里端坐的是一位身材高大、气宇不凡,身着墨蓝色上等绸缎锦袍的富贵优雅男子。男人刀削的轮廓下有着一双乌黑深邃的眸,高挺的鼻梁,常年因征战沙场而晒成小麦色的健康肤色更显他冷峻飘逸,然而俊朗的外表却掩不住他全身由内至外透出的一股寒气,给人一种冷酷不能靠近的感觉。她不禁全身打了一个寒战。

“二皇子吉祥!”夜月小心翼翼地请安。

那蓝色绸缎向这边微微点了点头,再没有更多的表情,随即扭头便跟爹爹聊起西蒙古的战事,好像她这人从来不曾存在过。

夜月心中又一个哆嗦,郁闷之时貌似又听到了两声嗤笑的声音,毫无疑问,又是二福晋和凝霜。

“真是够冷的,所谓相由心生,估计性格也好不到哪里去,以后千万不要招惹他!”夜月心里暗自揣测,耸耸肩,以极快的速度闪到暮夜峰背后,经过他身边的时候暮夜峰朝夜月挑xin似的眨了眨眼睛,“死暮夜峰,一回来就嘲笑我。。。”。

——————————————————————————————————

次日晚,穆月国皇帝昭告天下,皇宫内要为征战西蒙古凯旋的将军将领们举行庆功宴,京城内的皇亲贵族、文武百官皆要去朝贺。

夜月内心自然是无比激动。

平时在府中守着闺阁不准出门,长这么大连自己家门口的那条街都没有逛完,这是她第一次进宫。穿越前在电视剧里经常看到清朝明朝的皇宫,不知道穆月国的皇宫是怎样的,皇上是怎样的,那些妃子贵妇是怎样的,夜月心里好一阵好奇。

下午跟着福晋学了不少宫廷的礼节,站的脚板直发痛,这却丝毫不影响夜月愉悦的心情。从福晋住处一回来夜月就忙着为自己挑选衣服和首饰,这倒是让翠云看着挺新鲜的。不足半个时辰,两人几乎把整个碧云阁翻了个遍,所有的衣服摊开来摆了一床,一桌,才发现连一件喜庆点的衣服都没有。

“小主你平时也太在乎二福晋和凝霜小主的眼光了,她们嫉妒你漂亮,你就连件带颜色的衣服都不买,看吧!现在要去宫中赴宴,你却连一件喜庆的衣服都没有!这不是给我们王府丢人嘛!”

夜月嗔视,“啊哈!看来平时对你太好了,你现在连我和福晋都敢随意评论批评了!真是长见识了,难不成是欠挨打了?”说罢,做了一个捶脑瓜的动作。

翠云见状赶紧抱住了自己的脑袋,她可不想被夜月打,这府里其他人不知道,她天天跟夜月住在一起的人可知道,有一次夜月生气,硬生生捏碎了府中的一只花瓶,可见内力有多大,这要是被捶,这小命可不都没有了?她不敢再多想,赶紧卖乖,“哎呀,小郡主息怒,刚才一着急不是说漏嘴了嘛!着眼前的事情最重要,我们还是赶紧解决衣服的问题吧~不过这倒是怎么办,现在置衣服肯定已经来不及了。”

夜月仔细想想,没有喜庆的大不了就不穿红了嘛,以前为了窃取情报参加国外的豪华宴会的时候,还穿的是黑色吊带礼裙呢,也没谁说自己衣服颜色不合时宜,难道出席这种庆典还只能穿红色不成吗?才不管他呢,挑件最好看的,哪有那么讲究,又不是去招驸马爷。

天色刚刚暗下,全家就从王府出发了。

暮夜峰骑着高头大马走在前面,背影高大挺拔,风度翩翩,夜月则随着爹爹、几个福晋,还有暮夜凝霜坐在后面的马车里。

路边的吆喝声,鞭炮声,欢声笑语声不绝入耳,但此时的夜月却没工夫关注外面一片繁荣的大好风景,一路上只是小心翼翼地注意着二福晋。

话说夜月从今天早上开始就感觉到二福晋又开始不对头了,所以请安之后就故意躲着她,以免又被她找上茬。

“某人今天真是开心啊,没见过世面似的,我说这捡来的就是卑贱。”

“果然,又来了。。。”夜月着实不想搭理,心里暗暗叫苦。

“今天晚上是进宫给二皇子和你哥哥庆功的,某人打扮的那么寒酸,真是有意给我们裕亲王府丢脸吗?”

夜月一头黑线,这话今天好像在哪儿听过。

见夜月低着头没说话,二福晋心中暗暗涌起一股无名之火,“哎呦~连个话都不回,现在被某些人宠的连礼貌都没有了,别说我们王府没有调教,这贱命怕是有人护着,永远都调教不过来”说罢,充满挑xin的眼光很快地瞟过了大福晋,随后就将满脸不屑的尖锐眼光全然凝集在夜月身上。

“还有完没完。。。”夜月心里想着,找自己的茬就算了,竟然对大福晋指桑骂槐,真是活腻了,不禁心中泛起一阵怒火,狠狠地回瞪了她一眼

“你这什么眼神,竟然开始瞪本福晋了!简直养了一个白眼狼啊,当初亲王大发善心非要收你为养女,我就说这不明不白的女孩儿怎么能随便收养!我们可是贵族人家,是随便一个人就可以进来的吗?”

见夜月依然低着头不看她,她瞬间火冒三丈,说罢便愤怒地举起手就要向夜月的脸上落下,众人见习惯了二福晋在府中撒泼,都别过脸去不理她,凝霜却是在一边一直看着,没说话也没动弹,但脸上的表情却将她内心的愉悦全部显了出来,就等着看夜月被打后可怜兮兮的反应。。。。。。

“啪!”

一个响亮亮的声音瞬间在马车内响起,夜月白皙的脸上立刻显出了五个清晰的指印,她吃惊地望着二福晋,脸上一阵阵火辣辣的疼。

捂住自己已经有些肿起的脸,夜月怒火中烧,“又来!真想把她捏成灰!第一次进皇宫,好端端的心情又被她搅黄,她那神经质的毛病周期性变化,时间准的堪比YJ,是不是更年期啊!。。。”心中激烈地骂着,却竟然强忍着始终没有动手,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说话,夜月越来越佩服自己的忍耐能力。

说真的,挨打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到现在身上还残留着一些二福晋欺负自己的痕迹。要在前世,她早就把她灭成灰了,现在之所以一直忍耐,与其说是为了王爷、为了大福晋,倒不如说是因为她年纪太小,还没有完全恢复前世的能力,十二岁的她,如何才能在这个完全陌生的世界里生存,至少也要等到她有能力保护自己才行。现在夜月心中无比清晰地知道,若真跟二福晋扯开脸对抗,她毕竟与这个家没有血缘,如果真的鱼死网破,最终离开王府的只能是自己。

所以即使此时夜月心中是又气又急,却也没有办法,怪只怪自己没用!

王爷和众福晋见二福晋竟然当着王爷的面打夜月,也都大吃了一惊!

大福晋赶紧将夜月搂过来查看脸上的伤痕,眼光落往掌痕之处,她的面色也渐露严厉,眉头渐渐拧起。

其他三位福晋心中一阵唏嘘,相互看了一眼,却也不露声色。她们虽然不想管这些事,平日更不愿为了夜月这样一个区区捡来的孩子得罪二福晋,但也着实没有想到如今二福晋会直接在王爷面前动手打人,看样子如今她是变本加厉,以后夜月的日子怕是更加难过了。

裕亲爷则是一脸怒气地瞪着二福晋“玉雅,你这是干什么?!作为长辈,故意挑起事端不算,竟还当着本王的面掌夜月的脸!本王已经忍耐你很久了,如今你是完全不把我这个当爹的看在眼里吗?!!”

“王爷~~!她是捡来的。。。。”二福晋这叫声硬是将所有人的鸡皮疙瘩和厌恶之心都叫了出来。

“住口!本王不想再听到你说话!”

几位福晋依旧不露声色地对看了几眼,嘴角露出一丝不屑。凝霜见这情形,委实心中一慌,紧张地看着她的母亲,更不敢再说话。

“今晚皇上昭告天下,在皇宫中设宴庆祝二皇子和峰儿战胜归来,这是峰儿首次出战,原本大好的一件喜事,今个要是谁破坏了这喜庆,小心本王决不轻饶!”裕亲王声色俱厉的声音在马车内响起,马车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看着二福晋浑身颤抖地生气,不停地用手绢扇着风,眼泪都气急了出来,夜月心中也渐渐平静了很多。现在跟她杠上还没有必要,毕竟爹爹和大福晋还是在乎自己的,她还不想因为这种事这么小就被赶出家门,任风吹雨打,露宿街头。看看右侧的爹爹,爹爹正面无表情地扭过头来不理二福晋,而大福晋这边则向自己微笑着点点头,一脸疼惜,夜月也算心满意足了,整理好心情,撒娇地往身边爹爹身上又靠了靠,望着爹爹投向自己怜爱的目光,“好吧,今天这事我就再忍了吧!”

去皇宫的路走了很久,一路上马车外都是熙熙攘攘的声音,夜月掀开帘子的一角向外望去。。。天色已经完全暗下,街道两旁店肆林立,人群川流不息,串串红色的灯笼挂在路的两侧,跟护城河中的倒影交相呼应,朦胧的绯红之光照耀在颜色明亮的琉璃楼阁飞檐之上,时不时有美貌的歌姬弹奏着淡雅宜人的古琴,檀香轻扬,袅袅琴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中若有如无地回荡,好一片繁华的京城景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