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奸细情缘

第八章

奸细情缘 z层楼 3316 2013-07-23 10:58:20

  ——欣月楼——

“爹爹,你今天怎么有空到女儿这里来?”莺莺看着痴痴的望着自己的右丞,眼中飞快的划过一抹厌恶。

右丞看着越发美艳的女儿,眼中的笑意越发的不受控制的流露出来。

看着尖嘴猴腮模样的右丞,莺莺怎么也想不通,右丞夫人的长相也是一般,是如何生出莺莺这种相貌的孩子的。莫不是当年,大夫人给右丞带了绿帽子不成,莺莺心中的小恶魔不禁跳出来摇了摇尾巴。看着笑眯眯的右丞,莺莺心中恶寒,不得不再重复了一次问话。

右丞惊觉自己竟在对着自己的女儿发痴,不由的咳嗽几声,“听说你坐着宫中的马车回府的,此事是否属实?”

莺莺摩挲着衣袖,想到自己在回府的时候就换下了那身紫色的衣服,现在想起来可真是明智之极,若是让这个贪心的爹爹看到,还不知要出什么更大的幺蛾子。

莺莺看着望着自己的爹爹,温顺的答道,“是的,爹爹。”

“陛下明日要来看你,多帮你的姐妹们说说好话,若是你的姐妹们有一个能进得了宫,爹爹不会亏待你的。”莺莺看着右丞一副慈父的嘴脸,不禁嘴角狠狠的一抽。“是,女儿知道。”

右丞看着这么乖的莺莺,不禁满意地点了点头,“那莺莺就好好休息吧,为父还有事要忙。”

“爹爹慢走。”莺莺看着右丞离去的背影,嗤笑了一声。

右丞刚走没多久,便听梨儿来报,“二小姐,三夫人和大小姐来访。”莺莺无奈的应着。

“三姨娘,大姐,你们今天怎么有空来莺莺这里?”莺莺笑着看着二人进入。

赵翩翩看着一袭红衣无比娇艳的莺莺,嫉妒不已,酸溜溜道,“妹妹这是得了机缘就不把三姨娘和姐姐放在眼睛里了不成。”

“莺莺怎么敢呢?”莺莺轻咬着舌头,眼神流转,本是小女儿的俏皮之色,却被莺莺做成了魅惑之色。

赵翩翩眼中嫉妒更甚,“听爹爹说,明日府中有贵客来访,姐姐我担心妹妹你怠慢了贵客,不如明日,就让姐姐接见吧,妹妹你安心养伤。”

莺莺故作娇弱的抚胸,“姐姐这说的哪里的话?若是明日贵客来到府中由姐姐接见的话,世人还不得说我们右丞府没了规矩?这当家主母和嫡女没有出面,却让庶女出面,让右丞府颜面何存?”

赵翩翩听到庶女二字,不由得怒了,“妹妹这是瞧不起姐姐的出身不成,要不,我们干脆请爹爹评评礼,如何?”

“妹妹可不敢劳烦爹爹。但若是明日触怒了贵客,这责任,姐姐可付得起?”莺莺手执美人扇,遮住了脸蛋眼睛以下的地方,看着赵翩翩蛮横的模样,不禁偷笑了起来。

“姐姐定会让贵客开心,不牢妹妹费心了,这责任姐姐我还是付得起的。”莺莺听着赵翩翩的话,看着进屋之后就一声不吭的三夫人,脸上满满的是对女儿的骄傲,不由的玩味起来。莺莺狡黠的笑道,“既然姐姐这么说了,那贵客就交由姐姐接待,妹妹我就安心养伤了。”三夫人看着莺莺的笑,心中莫名的有些不安,不过看着妥协的莺莺,满意地带着赵翩翩离开了欣月楼。

杏儿看着三夫人和大小姐离去的背影,不解的问道,“小姐,您怎么就这么轻易的妥协了呢?”

莺莺窝在椅子里,看着手中的美人扇,笑道,“不妥协还能怎么办?在‘爹爹’的心中,最宠爱的女儿不就是大姐?那些什么嫡庶的规矩在他眼里可是什么都不算。既然‘爹爹’的心头肉我动不得,那就只能避开这些争执啦。不过,小姐我也不是什么良善的人,你看着吧,明日自会有人让她好看。”杏儿看着莺莺笃定的笑意,嘴巴蠕动了两下,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小姐,这个…”莺莺看着吱吱呜呜的梨儿,不耐烦的开口道,“有什么事快说。”

“小姐,二夫人求见。”莺莺看着梨儿无奈的表情,不由得抚额,“让她进来吧。”

“二姨娘好。”莺莺已经懒得应酬了,但还是笑着看着外面进来的妇人。

“莺莺,二姨娘今日来是想求你一件事,”二夫人看着莺莺扇扇子微顿的手,继续道,“你也知道,你哥哥他在朝中做事,你今日坐着宫中的车子回来,想必你与宫中的那位有着不浅的交情。希望你以后凡事多帮你的哥哥说些好话帮衬着一下,毕竟,你在这家中,对你最好的便是你这哥哥了,你应该明白的。”

莺莺低眼看着地面,在赵越还未当官之前,在莺莺还未溺水而亡之前,对“她”最好的的确也就只有这个哥哥了,莺莺看着眼前的二夫人,这种母亲忧虑的心情让莺莺有点失神,莺莺看着二夫人小心的神色,应下了这件事。看着二夫人松了口气,转身而去的背影,不知怎的,心中竟是有些涩涩的。

没多久,梨儿又来通报四夫人来访。莺莺冷笑,对着梨儿说道,“就说莺莺有伤在身乏了,明日的贵客由大姐接见,有事的话大姐相商即可。”梨儿领命而去。

莺莺躺在窗边的软榻上,看着泛红的夕阳,隐隐的似乎又看见了那白衣小公子恣意的笑容,困顿的眼睛再也支撑不住,缓缓的闭上了。

待莺莺醒来时已经深夜了,莺莺看着身上的毯子,看着室内的火烛,嘴角勾起了暖暖的笑。

莺莺对着角落低叫了声,“影离。”

一名黑衣男子突然出现,跪在了莺莺的面前。

莺莺淡淡道,“影离,我需要你在每位后宫嫔妃的身边都安插人手,在我需要的时候能准确的递上情报,可有难处?”

影离低声道,“没有。”

莺莺低笑了声,“新皇才登基不久,加上他并不贪好美色,宫中本来就没有多少嫔妃,这话是我多问了。”影离看着地面没有吱声。莺莺无趣的干笑了声,“就这样,你退下吧。”影离应了声是就消失不见了。

莺莺看向了窗外,那点点的繁星中,到底哪颗指引了自己命运的方向?

——右丞府-书房——

“珠儿,怎么这么晚还来书房找我?”右丞看着门口穿着薄纱的三夫人,柔声道。

“老爷,妾身这不是看您公务繁忙,给您准备了养生粥嘛。”三夫人绕开了门口的右丞,在右丞的目光中,缓缓的弯腰将手中的粥放在屋内的桌子上。右丞看着三夫人弯腰时,那若隐若现的春光,不由的咽了下口水,关上了书房的门,痴痴的向着三夫人走去。

当年的三夫人是京都青楼中有名的头牌,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让年少的右丞疯狂的陷入了热恋之中不能自拔,虽说年纪见长,却风韵犹存,看着怀中半推半就的三夫人,右丞一时未能忍住,抱起了三夫人,在书房中的软榻上一番云雨。

右丞看着怀中娇喘连连的三夫人,不知怎的,脑海中竟然又浮现了今日所见到的莺莺。右丞甩了甩头,撇去了脑海中莺莺的影子,专注的看着怀中自己最为宠爱的女子。

三夫人脸上的红晕还未退去,倾听着自己夫君有力的心跳,甜腻腻的开了口,“老爷,莺莺同意明日告病让翩翩接见贵客,你怎么看?”右丞轻抚着三夫人的腰身,淡淡的开口,“府中的事不都是由你来管的吗?以后这种小事不用问我。不过明日来的贵客可是当今圣上,你和翩翩可千万不能怠慢了,让翩翩好好的打扮一下,若是能被圣上看中,是最好不过了。”

三夫人愉悦地窝在右丞的怀中,手指在右丞的胸上轻轻的画着圈,“老爷,还是你最宠妾身了。”右丞笑着抓住了三夫人使坏的手,再次翻身将三夫人压在了身下,月亮羞涩的躲进了云层中不再冒头。

房顶,莺莺手持着一壶酒不屑的听着书房中的对话。莺莺竖耳细细的听着,待房中再无声响,只能听到浅浅的呼吸声,便翻身落在书房门口。

透过窗纸将管子中的安神药吹入了房中,莺莺听着房内沉重的呼吸声,满意地将酒搁置于书房门口。

莺莺打开了房门,看到角落里光着身子的两人,先是端详了一番,然后对着那个方向竖了竖中指,那两个叠在一起的身体实在不怎么美型,就像那白花花的一堆猪肉。

莺莺轻手轻脚地走到了书桌前,开始翻找着,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把目标放在了书架上。又找了一会,还是没有发现自己想要的东西,却在无意中碰到了书架的右边框,随着轰轰的声音响起,地面上的一块地板慢慢下陷,南面的板砖推动着一个红木盒子出现在下落的地板上,待盒子完全出现时,地板停止了下落。

莺莺蹲下身拿出了盒子,打开一看,只见有一个碧绿色的玉佩静静的躺在里面,玉佩的一角隐隐的有一个莺字。莺莺挑了挑眉,没有想到夜探书房还有这种意外收获,随即将手中的玉佩放在了贴身的荷包中。

莺莺又摆弄了下机关的开关,地面慢慢恢复了平整。莺莺在书房内四处张望了下,看着那软榻旁褪下的衣衫,犹豫了下,走了过去。在男式的衣物里面翻找了一会,满意地拿到了一封未拆的信。

莺莺看着门口孤零零的那壶酒,又看了看榻上的一对男女,眼珠微转,将两人的衣服放在了书桌旁,将壶中残余的酒倒在了衣服上,计算着安神药效过去的时间,听着两人恢复了正常的呼吸,调皮的点燃了书桌,跳上了房顶将空酒壶“咣当”一声砸向地面,转身快速离去。

“来人啊,救火啊。”莺莺隔着老远,听着右丞杀猪般的喊叫声,其中夹杂了三夫人歇斯底的尖叫,露出了如狐狸般的笑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