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奸细情缘

第三章

奸细情缘 z层楼 3386 2013-07-23 10:58:20

  ---天乾宫-帝王寝宫-内殿-----

层层的水汽中,水池边,一红衣蒙面女子一手拽着男子的头发,一手拿着匕首紧紧地贴着男子的脖颈。

女子压着声音道:“要是你还要你这条小命,千万别出声,不然,谁知道我的手一抖,你这光滑的脖子,会不会添一个碗大般的伤疤。”

只见池中男子涨红了脸,细语道:“姑娘,你别这样,你先让朕…哦,不,先让我穿上衣服再说。我们这样,实在不雅…”男子被迫扬起头部,细小的水珠沿着那尖尖的下巴滴入水池,那双丹凤眼羞涩的眨着,长长的睫毛细微的抖动着,犹如墨蝶一般起舞。眼前这人与敏王有着七分相像,敏王的容貌更偏向于俊秀,而他的容貌却更偏向于阴柔,那双眼睛,和敏王简直一摸一样,该说真不愧是兄弟吗?

莺莺对眼前的景色视而不见,听着殿外一阵吵嚷的声音,脚步声愈发的逼近,“砰砰”的敲门声在内殿响起,“陛下,有贼人进入宫中,您还好吗?”门外一个干练的声音响起。

莺莺手中的男子听到说话声时,表情似乎有点懊恼,在门外人又叫了声“陛下”的时候,莺莺当机立断,扯着男子头发的手更加的用力。

男子痛的低低“啊”了一声,看着莺莺凌厉的目光,揪着嘴巴对外面扬声喊道:“李统领,朕没事,你去别的地方看看吧。”门外恭敬地应了声:“是,陛下。”随着声音的落下,脚步声,吵嚷声,和兵器划地的粗沉的声音渐渐远离。

莺莺收起了匕首,松开了拽着男子头发的手,淡漠道:“不好意思,得罪了。”

莺莺的右手指尖落下了点点的血滴,莺莺捂着右肩,朝着屏风外走去。

男子闻着空气中的血腥味,犹豫了下,对着莺莺的背影道:“你现在是要走了吗?”

莺莺脚步顿住。

男子继续道:“你这个样子是出不了宫的。而且,就我对李统领的了解,宫内被侵入时,他一定会留下大量侍卫重重围住天乾宫,防止被人乘虚而入。不如,你先在内殿养伤,我会想办法送你出去的。”

莺莺忽然转身笑开了,呵呵的笑声回荡在池子周围,男子听到莺莺的笑声,脸蛋越涨越红,两手窘迫的不知该放在何处。

莺莺拿起屏风上的紫色衣衫,甩手丢到了男子的手中,道:“那就叨扰了。麻烦你先穿上衣服了,小女子在外面等你。”说罢,男子视线里竟再无女子的身影。男子拿着手中的衣衫,一股淡淡的幽兰香味进入了鼻尖,男子起身,傻笑着穿起了衣服。

待男子穿好衣服出来时,看着床上的女子愣愣地怔在了原地。女子香肩半露,红色的衣裙衬着肌肤如玉,女子的手攥着敞开的广襟,听到了动静,抬眸望了去,只见男子身着紫衣,赤脚站在地上,呆愣愣的看着自己。

莺莺笑道:“怎么,看的呆住了吗。”

男子忽而惊醒,脸转向了一边,道:“姑娘这样实在不妥。

莺莺乐了,不再逗弄这个看上去呆愣愣的男子,问道:“你可有金创药?”

男子一愣,转过头来,只见莺莺松开了攥着的广襟,肩头的衣衫下滑,只见一个狰狞的伤口出现在莺莺的臂上,为这幅图增加了些凌虐的美感。

男子急急转身,在一个壁橱的抽屉里翻出了一个白玉瓷瓶。男子红着脸,垂着头将瓷瓶递到床边,也不知是太过还是太过紧张,男子被脚下的地毯一绊,庞大的身躯将莺莺紧紧地压在了床上。

听到了莺莺痛苦的轻“唔”了声,男子快速起身,扶起了莺莺,此时从莺莺袖中掉落了一个白玉镯子,赫然就是内府中存放的宫中贡品。男子俯下身捡起了镯子放在了莺莺的手中,转身背对着床,道:“姑娘,你可还好?”

莺莺收起了手中的镯子,拿起了床边的金创药倒在了右臂上,答道:“你可以叫我莺莺,叫姑娘的话,好奇怪。还有,你这个呆子问的,是指我的伤口还好,还是指我被没被你压扁?”

男子委屈道:“姑娘…哦,不,莺莺,我也不是故意的啊,还有,我才不叫呆子呢,我叫周之言,你可以叫我之言。”

莺莺撕下内衫,包扎好了伤口,看着男子委屈的塌着肩,突然,恶作剧似的攀上了男子的后背,在男子的耳后呢喃道:“那你是希望我叫你之言----”那“之言”二字似在莺莺舌尖转了一圈,带着软香的味道,使男子酥了骨,“还是叫你陛下呢?”莺莺话音刚落,男子身形一抖,苦声道:“我说我想听你叫我之言,你信吗?”

莺莺起身并不答话,理了理衣服,用手指戳了戳之言的腰,道:“外面,有人在走近。”

之言听到后,转身道:“莺莺,你去屏风后面躲一下,我打发了他们去。”

莺莺仰首与之言对视了一眼,转身,袅袅的走入了屏风后。

此时,内侍的敲门声响起:“陛下,今夜侍寝的月美人来了。”之言听到美人二字,眼睛尴尬的望向了屏风的方向,咳道:“那个,让她进来吧。”

内侍应是的声音响起,一名穿着淡粉色宫装的月美人推门而入。月美人如月般轻柔的声音响起:“月儿见过陛下。”月美人那水灵的眼睛瞟向了陛下站立的方向,扭动着腰身缓缓的行礼,如凝脂般的肌肤在烛光的照映下,闪着寸寸的晶莹。

之言凝视着月美人,没有说话。内侍见状关起了殿门。

之言快步走到了月美人的身边,月美人正正惊喜地张着樱桃小嘴准备说些什么,之言快手在月美人身上点了几下,月美人砰的一声倒在地上,不再动弹。

之言看了眼地上的月美人,转身走进了屏风,低声道:“莺莺,可以出来了。”

莺莺低着头从屏风后面走出,看不清表情,之言突然有些慌乱,抓住了莺莺的左手臂,却又不知说什么而无力地放下手。之言看着莺莺道:“一个时辰之后,你可以打扮成她的模样出去,这里侍卫重重,只要出了我的宫殿,你就可以自己脱身了。”

莺莺抬起头,那双桃花眼定定的看着之言,媚态毕露。莺莺的手指抚上了之言的胸膛,那本就松垮的衣衫再也支持不住,半挂在之言的身上。莺莺眼睛向下,看着眼前健硕的胸膛,手指捏住了挂在之言身上的衣衫,之言吞咽口水的声音在莺莺的上方响起。莺莺面纱之后的嘴角微微翘起,眼睛画出一道愉悦地弧度,在之言以为莺莺接下来要做什么更加不合尺度的事情时,莺莺很淡定的将之言的衣服拢起。

之言的内心十分的失望,不知该作何动作,只能站在那里,静静的站着。莺莺错开了傻站着的之言,向躺在了地上的月美人走去,道:“之言,你就那样站着就好了,别转过来,我要换衣服。”之言低低的应了声。

莺莺换上了那身粉色的宫装,拿起了自己大红色的衣裳披在了女子的身上。莺莺整了整脸上的面纱,对着之言道:“之言,我穿好了。”

之言转过身,看着嫩粉色宫装的莺莺,嘴巴不受控制的来了句:“莺莺,我想我可能喜欢上你了。”话毕,之言掩饰地急声道:“那个,莺莺,我刚刚是随便说的。”

莺莺看着眼前的男子,一本正经的说道:“嗯,之言,我懂的,是今夜的月亮太美。”接着便屈膝行礼,扬声道:“陛下,妾身告退。”转身推门而出。

之言看了看门外莺莺的背影,又转头看了看窗外的明月,实在没有搞懂自己说的话和明月的关系,只能无奈地摇头。

莺莺跟着掌灯的宫人在皇宫的回廊之上走着,周围渺无人烟,一片漆黑,只能听到淡淡的风声。忽然一阵强劲的风声,吹灭了灯火,宫人正准备尖叫,却砰地一声昏迷在了地上。

莺莺看着不远处跪着的黑衣男子,道:“影离,我们先离开这。”

男子应了声“是”,转瞬间,回廊上就只剩一个宫人静静地躺在地上。

---回顾天乾宫内殿----

之言看着地上的月美人,拿起了莺莺的衣裳,地上只余一个光了的女子。之言低叫了声:“暗狐。”一名黑衣女子突然出现,跪在了地上。之言指了指地上的女子,道:“扔回锦绣宫。”只见之言话音刚落,那黑衣女子和地上的月美人就消失不见了。

之言抱着莺莺的衣服,站在了殿内,不知在想些什么。

----京都城外-百里崖----

莺莺静静地站在了百里崖边,从袖中拿出了那贡品白玉手镯,从崖上将手镯扔了下去,继而望着站立在数步之外的敏王,没有说话。

敏王白色的衣衫,在风中飘摇,那淡色的唇紧抿着。敏王手负于身后,看向了莺莺,等着莺莺开口。

莺莺用轻功撞进了敏王的怀中,敏王踉跄一步,犹豫了一下,回抱住了莺莺。莺莺在敏王的身上轻画着圈,道:“奴家按照计划,已经成功接近了皇帝。”敏王抓住了莺莺捣乱的手,道:“本王倒是挺好奇你用了什么手段勾搭上了本王的皇兄。”说着,甩开了莺莺的手,顺势将怀中的莺莺推了出去。

莺莺无力地扑到在地上,回首嗲声道:“主子,您怎么可以这么对奴家呢?”

敏王本伸出的手,听到这句话,慢慢的收回,看着莺莺被风扬起的发丝,道:“虽然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手段,但是记住要让皇兄爱上你,本王需要的不是一个后宫的玩宠,随时可以被丢弃的玩宠。”敏王看了看依旧朝着自己媚笑的莺莺,皱眉转身离去。

看着敏王的背影,莺莺笑的更加地灿烂,手臂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扑到在地。影离出现在了莺莺的面前,犹豫了下,将地上的莺莺抱起飞身离去,莺莺跌坐的地方竟有着刺目的血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