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奸细情缘

第十一章

奸细情缘 z层楼 3166 2013-07-23 10:58:20

  夜的降临让红楼内恩客满堂,女子的嬉笑声,男子的大笑声相映成趣。

莺莺懒懒的趴在红楼内室的软榻上,想着不久之前所谓的右丞爹爹让她禁足的丑恶嘴脸,无趣的撇了撇嘴,翻了个身,要不是还需要这个身份进宫,怎的会由那个爹爹如此欺压,想到这里,莺莺的表情越发的恹恹。

“赵莺莺,你让影离通知本王在这里相见有何要事?”一男子的声音打破了这一室的静谧,莺莺开心的抬首望向了纱帘,只见敏王依旧一袭白衣,撩开纱帘。

敏王看着莺莺笑的明媚的脸庞,呆了一下,又假装无所谓的进了内室,站在了软榻旁。

莺莺紧盯着敏王的脸,不理会他逃避的目光,一字一句道,“主子,奴家身为您的属下,有必要向您汇报下任务进度。”

敏王眼睑微动,“噢?那么现在进度如何?”

莺莺垂下目光,手指搅着自己艳红的衣袖,“不出一月,奴家可以让陛下娶了奴家。”

敏王听到了自己想听到的话,可是当真正听到的时候,感觉内心似乎被撞击了一下似的,有着钝钝的痛。敏王颤颤的伸出了手,拽着莺莺的胳膊将她狠狠的甩到了地上,“果然该说不愧是第一美人吗?真不知道右丞怎么会生出你这等祸水!才短短几日,竟给本王的皇兄如此大的冲击,真不晓得你怎么会向我自荐来做这个祸国的奸细。”

莺莺俯卧在地上,静静的听着敏王的话一言不发,突然“咯咯”的笑出了声。莺莺高傲的扬起了头,起身掸了掸衣服,呢喃着,“真是可惜了这身红衣,都脏了。”莺莺的手放在了衣带上,缓缓的解开,大红的袍子慢慢的滑落到地上。敏王看着莺莺的举动,呼吸变得粗重起来。

莺莺玉白的脚掌踩在了红袍上,慢慢的走到了敏王的身前。敏王看着身上只余内衫的莺莺,竟如魔怔一般,移不开眼。

莺莺踮起了脚尖,修长的双手缠上了敏王的脖颈,如兰的气息瞬间包围了敏王,晶莹的眼睛直直的盯着敏王的,一丝一毫都不放松,眼中的媚色让敏王的眼神渐渐的失去了清明。

莺莺的唇附在了敏王的唇上,轻轻的开口道,“主子,闭上双眼如何?让奴家来伺候您。”敏王微怔了下,听话的闭上了双眼。

莺莺搭在敏王脖颈的手缓缓的向下滑去,触及了腰带便停住了。莺莺低笑着解开了敏王的腰带,那月白色的衣衫落到了两人的脚下,使得室内的氛围更加的凝滞。

莺莺握住了敏王大手,敏王手上的温暖让莺莺心尖一颤,接着引导着敏王的手缓缓的深入自己的内衫,如脂般柔嫩的肌肤让敏王舒叹了一口气,莺莺的娇吟声让敏王浑身一僵猛的惊醒。

敏王看着两人衣衫尽褪,眼眸中闪过一丝恼意,甩开了莺莺的手,背过身去,怒道,“赵莺莺!你这是作何!”

莺莺脸色苍白的看着敏王的背影,沮丧的低下了头,“若是奴家必须要进宫,奴家想把这个身体的第一次留给主子您,难道这点愿望您都不愿意为奴家实现吗?”

敏王喝道,“愚昧!你的清白之身不在了,该如何进宫!就算那个男人再宠你,也不会容忍你的不洁的!”敏王听到身后有微微的哽咽声,叹了口气,软声道,“你将衣服穿上,走吧。一切都按计划进行,不能有误。”

莺莺愣愣地看着地上杂乱的衣衫,又转眼看了看敏王的背影,向前跨了一步,抱住了敏王的腰。敏王浑身一震,身后那个柔软的身躯立刻让他心神一荡,咬牙挣开了莺莺,恨恨道,“别以为用美色就可以让本王改变主意,你必须要进宫,助我大业!”

莺莺“呵呵”的笑了两声,看着敏王仅一步之遥的背影,弯腰拾起了地上的衣衫,漫不经心地穿着,“主子您真是好狠的心哪,如此您都可以做柳下惠,奴家实在是伤透了心。”

敏王听着莺莺漫不经心的语调,竟感觉这是她在嘲弄自己,听着身后簇簇的穿衣声,没有答话。

莺莺寇红的指甲划上了敏王光洁的后背,留下了一道红痕,“爷,您不要莺莺,莺莺可以理解,但是您能不能答应莺莺一个小小的愿望。”敏王听着莺莺似是呜咽的声音,默了一下,继而道,“你说吧。”

“莺莺希望您能守着莺莺的洞房花烛夜。”敏王僵在了原地许久没有答话。不知过了多久,敏王回过身来,室内早已没有了莺莺的影子,纱帘迎风飘动,刚刚的香艳场景竟好像一场梦境,红楼的喧哗声掩盖住了室内叹息的声音。

莺莺离开了红楼,慢慢的向右丞府走去,夜晚的街道显得有些清冷。莺莺想着在自己走时仍未察觉的敏王,邪肆的勾了勾唇,我会让你记起我来的,学敏,我会按照约定,去帮你争取你想要的一切。

莺莺转脚走入了一个漆黑的小巷,无月的夜色让这个小巷更加的阴森。莺莺细耳听到了身后的动静,停下了脚步转过了身。

只见一名蒙面的黑衣女子提着灯笼越走越近,在离莺莺十步远的时候停下了脚步。

“来者何人?”莺莺整理着微乱的衣摆,朝着黑衣女子懒懒的喊道。

“赵莺莺你这个祸水!我今天要杀了你!”灯笼的火光随着这嘶哑的声音落下而熄灭。只见黑衣女子出爪抓向莺莺,莺莺仓促的向后退了一步,背部抵住了围墙。

影离窜了出来挡住了黑衣女子的攻势,叫道:“魅!你疯了!”那黑衣女子咬牙切齿道:“离!看在我们多年共事一主的份上你别拦我!我今天要杀了这个女人!”

莺莺懒懒的倚在围墙上,看着眼前两人的对打,“那个叫魅的,本小姐看你实在是忠心为主的份上,可以当这事没有发生,你走吧。”

黑衣女子被离一掌拍在了胸口,踉跄的后退几步,看着莺莺懒洋洋地神态,报复性的扬声道:“我家爷早就心有所属,怎会被你这一副皮囊迷惑?爷他真心爱的是一个男子,就算你倾国倾城那又如何!”言毕吐出一大口鲜血,狼狈地离去。

莺莺咀嚼道:“男子?”莺莺摇了摇了,笑出了声,看着影离躬身行礼隐藏到了暗处,耸了耸肩,跃过了围墙,朝着欣月楼踱步而去。

夜过半,敏王府书房依旧亮着灯。影离跪在地上,将莺莺离开红楼之后的事向敏王禀告,余光看着影魅的脸随着自己的禀告越来越白,内心竟有些微微不忍。

敏王看着跪在地上的两个人,半响没有说话。

“爷,影魅错了,您要怎么责罚影魅都行,只要别将影魅调离您的身边,影魅可以承受一切责罚!”影魅跪伏在地上,声音涩涩的,眼角不自觉的湿掉了。

敏王移开了眼,淡声道,“你可知本王在朝中的现状?”

影魅的肩微颤,应声道,“知道。”

“那你可知若是没有了赵莺莺进宫离间,待静王回都之后本王会寸步难行?”

影魅闷声道,“影魅知错了,以后对爷的命令绝对不会阳奉阴违,坏了爷的大事。”

敏王坐在书桌后,低着头看不清表情,挥了挥手道,“下去自己去领五十鞭吧。”

影魅叩首离开了书房。

敏王似是疲倦一般,也朝影离挥了挥手道,“你回到她身边保护吧。”敏王看着影离离去的背影,竟不知一时心中有何滋味。

书房的烛光摇曳着,敏王翻开了画轴,神色复杂的看着画上的灰衣男子。“砰砰”的敲门声让敏王微微的皱了皱眉,敏王随手将画轴放在了书桌上,起身开了门。谁知刚开门便有一不明物体蹦入了怀中,敏王看着怀中的裕王,顿时哭笑不得。

“二哥二哥,裕儿一直都找不到你,你都不理裕儿了。”敏王看着怀中的裕王仰起了娃娃脸,一双水润的大眼睛似在控诉着敏王的无情。敏王不由得放柔了语气,“二哥怎么会不理裕儿呢?裕儿多想了。”裕王听着撇着嘴,泫然欲泣,指控道,“我都来找你好几次了,每次管家都说你不在,不是不理我了是什么!”敏王乐呵呵的敲着他的脑袋。

裕王的眼珠转来转去,看到了书桌上显眼的画轴,眼中精光一闪,从敏王的怀中跳了出来,直奔画轴。敏王拦截不及,裕王打开了画轴呆呆的看着画上的男子。敏王轻“哼”了声,欲将画轴从裕王的手中拿回。裕王灵活的躲开了敏王的手,嚷道:“二哥二哥,这幅画裕儿就当是你的赔礼啦。”言毕,风一般的冲出了书房,敏王看着裕王的身影,面色有些隐隐的发黑,随即一想恐怕没人能认识话中之人,便又叹了口气,转身走向了书桌。

御书房内,之言看着下首的裕王没有说话,又看了看桌上的画轴,哑声道,“裕儿,你今儿怎么会如此莽撞,你可知这样会让敏王疑你?”

裕王跪在地上,看着坐在上首的九五之尊,眸光里不再见在敏王身边的单纯,“皇兄,臣弟有一种直觉,这个人对二哥很重要,绝对是二哥的弱点,不管怎样,这个风险臣弟觉得值得!”

之言看了看手中的画轴,低声和裕王讨论起来了,御书房中只能听到淡淡的说话声,夜还很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