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奸细情缘

第十章

奸细情缘 z层楼 2529 2013-07-23 10:58:20

  市集上人头攒动,讨价还价的声音此起彼伏。之言看着拥挤的人群,侧着身子将莺莺半环着护在身前。莺莺看着额角微微点缀着汗珠的之言,顺着人群的力量,将自己的身体慢慢的贴在了之言的胸前。

之言焦躁的环着莺莺,撑起的双臂,为莺莺挡开了一个小小的天地,闻着怀中国女子的清香,之言越发的燥热了起来。

莺莺突然停住了脚步,之言顺着莺莺的目光望去,看见了他那荒唐的四弟正搂着一名风尘女子逛着首饰。昀王谈笑间瞥见了莺莺和之言,远远的朝他们招了招手,低头和身边的女子说了句什么,女子调笑着拍了拍他,就往莺莺他们这边跑来。

“大哥,赵二小姐,真巧啊。”莺莺看着假装着儒雅的行礼的昀王,举起了手中的美人扇,遮住了脸颊,嗲声道,“哪敢和公子您说巧。”然后调皮的眨了眨眼。

之言看着莺莺逗趣自己的四弟,脸色顿时沉了下来,朝着昀王挑衅道,“看来四弟还是太闲了,居然带着风尘女子玩耍,正好家中还有一些未解决的事,不如四弟帮帮哥哥处理一下吧。”昀王苦着脸,看着之言道,“您就别打趣我啦,比起干事,我还是更情愿醉死在美人乡。”然后打趣的瞥了之言和莺莺暧昧的姿势道,“得嘞,弟弟我识趣,就不打扰哥哥您和佳人的相约了。”

看着之言爆红的脸,莺莺回嘴道,“既然知道打扰了,公子您怎么还杵在这里。”昀王看着莺莺,朗笑着离去。莺莺笑着拽着之言的袖子转身走掉。

“哎?”莺莺眼睛转动间,看到了一个铜铃。莺莺拽着之言走到了小贩面前,伸出了手,拿起了那个大铜铃,又端详了栓在了一起的两串小铜铃。

之言看着莺莺专注的表情,不解的问了句,“莺莺,喜欢这个?”

莺莺“唔”的应了一声,来了一句,“你觉得挂在茵茵的脖子上怎么样?”

之言惊愕的睁大了双眼,脑海里自动出现了脖子上戴着铃铛的莺莺,衣衫半露,朝着自己摇着尾巴的样子,瞬间整个脑袋就如同煮熟了一般,冒着滚滚热气。

莺莺从思绪中回归,看着之言不正常的脸色,犹疑的问道,“之言,你怎么了?生病了吗?”

之言愣愣地看着莺莺,“莺莺,你真的要把这个戴在脖子上吗?”

莺莺怔了一下,缓神嗔了之言一眼,“你这呆瓜想什么呢,我说的是我们两的茵茵。不是之前说去看它,结果出了些事没看成嘛。”

之言想到自己弄的大乌龙,脸蛋又红了,不过他很喜欢听莺莺说,是我们的茵茵。

小贩看着疑似恩爱的二人,冒出了句,“公子,您夫人的眼光可真是不错,这是之前小人的兄弟,从莫桑国带来的珍品,这两串小的,正好可以做夫妻饰品,您和您夫人那么恩爱,我们可以考虑把这个当做赠品。”

之言匆忙辩道,“我们不是…”莺莺突然抓住了之言的袖子,抢过话道,“我们就要这个。”之言闻言不再说话。

看着一路上都垂着头走路的之言,莺莺不满的扯了他一下,“被当做是我的相公有那么不堪吗?”

之言慌张的抬起了头,“不不不,不是这样。莺莺是极好的。”说着又别扭的低下了头。莺莺看着之言红的欲滴血的脖子,笑出了声,也不再逗弄他了,拽着他的袖子娇笑着,“之言,我饿了。”

之言看了看日头即将正午,愧疚道,“对不起,莺莺,是我疏忽了。你想吃什么?”

莺莺笑着指了指前方道,“那不是有一间客栈?我们去那里用膳吧。”

天下第一栈是京都最大最出名地理位置最好的客栈,莺莺坐在包厢里,吃着店内的饭菜,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繁华的景象,不得不赞叹起了这个三最。

莺莺看着对面拘束的之言,无奈着,“你到底怎么了。”说着,起身端起了茶盏走到了之言的身边,“是不是中暑了?哪里不舒服吗?先喝杯茶。”室内点着淡淡的熏香,之言迷了一下神,看着莺莺越靠越近的身影,狼狈地躲开。

手中的茶盏不小心被碰到了地上,莺莺看着地上的碎片,一时没有说话,室内陷入了可疑的沉默。

莺莺转头看着立在不远处的之言,欺身而上,把他往地面上一推,骑坐在他的身上,按住了他欲挣扎的手,“混蛋!”之言听出了莺莺话语中的气愤,立刻乖乖的躺在地上,动也不动。

莺莺媚眼如丝的望向了地上的之言,伸出舌头舔了舔干燥的唇角,俯下了身,依偎在了之言的怀中,竟不再动弹。

之言软香玉在怀却又不得不做那柳下惠,一时表情万分纠结,还好店小二的敲门声解救了如此尴尬的情况。莺莺扶起了之言,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之言,我吃饱了…送我回府吧,乏了。”之言看着莺莺果然不再红润的脸颊,带着莺莺离开了客栈。

同时对面的茶楼,“二哥,二哥?”昀王看着对着窗外发呆的敏王,连声叫着。敏王回过头来,淡然一笑,“怎么了,四弟?”昀王似是没发现敏王手下变形的茶桌,继续道,“就我刚刚观察,莺莺已经成功地搭上了大哥,就看莺莺在大哥心中的分量如何了。我们急需摆脱现状,可是那几个兵权在握的老家伙可不是那么好招揽的,只能让莺莺从宫中下手,”说着,意味深长的看了敏王一眼,“二哥现在可不能感情用事啊。”

敏王儒雅的笑了,“四弟这是哪里的话。”说着起身道,“二哥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昀王看着敏王的背影,来到了敏王之前坐着的地方,这个位置,对面天下第一栈包厢里的情况,一览无余。昀王喃喃道,“弟弟可不希望你为了一个女人,而放弃大好的江山。”

——右丞府——

“之言,我已经到了。”莺莺看着近在咫尺的府门,又看了看身边的之言。

之言踌躇了下,“莺莺,对不起。”莺莺“嗯”了一声,再没答话。

“莺莺,你和昀王他…很熟吗?”想到了莺莺在街上和昀王之间熟稔的谈话,之言终究没能忍住,问了出来。

莺莺看着之言,反问道,“之言很在意吗?”

之言“嗯”了一声,“昀王他极好美色,莺莺你又如此美貌,我害怕他会把主意打到你的身上。”

莺莺听着这老实的回答笑出声,“和你这么一逛,估计昀王他心里肯定觉得我是你的女人,又怎么会打我的主意,除非真的不怕你欺压他。”看着瞬间被治愈了的之言,该说是无奈呢还是无奈呢…

“对了,我的哥哥赵越,他是这府中一直以来对我最好的人了,如果没什么特殊情况的话,帮我照看他一下好吗?”之言看着莺莺晶莹的双眼,受到蛊惑似的点了点头。

莺莺环顾了下四周,飞快的在之言的脸颊上亲了一口,朝府中跑去,只留之言一个人,愣愣地看着她的背影。

莺莺很淡定,无比的淡定的无视了这个阵仗,嗯,家里的人基本上都齐了,有眼睛的基本上都哭了。只是回个家就受到了如此大的接待,真是不错。

右丞看着偷偷跑出府才回来的莺莺,又看了看厅中一群女人的眼泪,以强大的神经无视掉了是当今圣上带她出府的事实,拍案定罪,“二小姐私出府门,禁足三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