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奸细情缘

第六章

奸细情缘 z层楼 3240 2013-07-23 10:58:20

  “爱妃可回来了,真是让朕好等啊。”在昏暗的烛光下,之言背对着门口,让华妃惊颤了下。

“陛下,您来了怎的不让内侍通报一声,让您等那么久,臣妾的罪过可真是大了。”华妃挺直了背,向着之言的方向走去。

之言冷笑:“爱妃你也知道自己的罪过大呀,朕可真是没看出来。”这听不出情绪的语调,让华妃惊恐地跪在地上,连忙告罪:“陛下,是臣妾的错,您饶了臣妾吧。”

之言转身看着跪在地上的华妃,在华妃的一头雾水中笑出了声。之言温柔的扶起了地上跪着的华妃,与她五指相扣,细细的观察着她的手指,假装没有看到她越发惊恐的表情。“爱妃,朕自己愿意在这里等朕的爱妃,你又有什么罪过,朕怎么会忍心惩罚你呢?”华妃看着之言毫无异样的表情,提起的心微微的放下。

“再说了,就算是朕不愿意的话,你父亲的铁骑军还不得围在都城外,逼着朕同意?”之言阴鹜的神色让华妃惊叫出声。华妃努力的想从之言的手中抽出自己的手,可是之言越握越紧,华妃哭泣道:“陛下,陛下,臣妾不敢啊,臣妾的父亲向来忠君爱国,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臣妾冤枉啊。”

之言甩开了华妃,看着妆容被哭的一塌糊涂的华妃,“这些其实朕都无所谓,以你的父亲,还威胁不到朕的江山。可是你知道你做错了什么吗?朕保证,朕会让你一辈子后悔你今日所做之事。”说着,举起了双手拍了拍,几名内侍抬着一大桶水推门而入,那水的上方冒着丝丝的寒气,单单望着便有一种彻骨的凉意。内侍将水桶放在内殿中央,三名侍卫跟着进入了内殿,内侍行了行礼,出了内殿,将殿门从外面锁上,华妃望着那三名侍卫,听着锁链的声音,眼神渐渐的绝望。

“莺莺所受之苦,朕今日便要让你尝个遍。”之言平静的看着昔日容光焕发的华妃此刻灰败的脸,指了指那三个侍卫,“这三人是朕的贴身侍卫,是朕的心腹。朕看你也想不起来今天到底犯了什么错,不如,让你亲身体会一下当时的场景,直到你打心底直到错了为止!”

华妃不敢置信的看着她的夫君,世人都说伴君如伴虎,华妃不信,从爱上了这名帝王开始,她付出了自己的一切,背离了爹爹的意愿,为了他而陷于后宫,从来没想到,自己的夫君,会为了一个初识不久的女子而这么对自己!华妃咬牙,誓死不松口,“那个居心叵测的女人,不值得臣妾认错!”

之言弯腰,掐着华妃的脖子将她提了起来,华妃痛苦的掰着脖子上的那只手,尖利的蔻红色的指甲,在那手面上留下了条条血痕。之言看着呼吸困难的华妃,“你可知道莺莺在被你这样对待的时候,是什么感觉了吗?”之言松开了手,手中的华妃滑坐到了地上。之言推开几步,看着地上的华妃不再言语。

殿中站立的三个侍卫从鞘中拔出了剑,华妃睁大了眼睛,看着那三个侍卫挥剑向她刺来,狼狈地翻身躲过。华妃在地面上翻滚着躲闪,身上还是被划了数道伤痕,只见三人将华妃逼近了水桶边,其中一人一剑刺入了华妃的右肩,其余两人架着华妃,将她扔进了冰水中。

之言看着水中冻的瑟瑟发抖的华妃,鼓起掌来,“好戏啊,好戏,爱妃你可给朕表演出了一场好戏!”此时,一名内侍敲了敲内殿的门,低声道:“陛下,那名女子醒了。”之言无视了水中的华妃,愉悦地快步走向殿门,一脚将殿门踹到,之言的声音混在殿门倒地的低沉的声音中,显得格外明朗,“传朕旨意,华妃今日所行之事有碍敕渊帝国后宫的体面,私自调动宫中内卫,与一群男子赏花,有辱国体,令其禁足一月,任何人不得出入金华宫。此事由朕带来的三名侍卫执行,违令者斩!”金华宫的内侍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陛下身影绝尘而去。

---天乾宫-内殿----

莺莺睁开眼睛,看着眼前一片紫色的帷幔,顿时便明白了自己身在何处。莺莺起身,不小心牵动了肩上的伤口,伤口再度裂开,紫色的衣衫上透露着血迹,莺莺好像完全不在意似的,撇了撇嘴。

“莺莺,你如此忠诚,不惜用自己的身体来换取一切,是不是本王该奖励你呢?”敏王站在内殿的一角,带着怒气的开了口。

莺莺诧异的望向了出声的敏王,“学敏,你怎么会在这里?”

“学敏?”敏王玩味的吐出了这两个字,向床上的莺莺走去,“本王竟不知何时允许你如此唤本王了。”

莺莺眉角一挑,跪坐在床上,看着越来越靠近的敏王,手指放在了自己的衣带上,“难道,主子,您非要奴家将自己洗净置于您的榻上,才能证明奴家对您的一片赤诚之心吗?”看着这样的莺莺,敏王的脚步停了下来,凝视着莺莺的动作,冒出了句,“为什么?”

莺莺无视了敏王突兀的问题,背过了身,解开了衣带,拿起床头的药膏,重新包扎自己的伤处,“奴家只是在用最快的速度,去取得后位,劳烦主子您记挂了。”莺莺听着后面男子离去的声音,手中装药的瓷瓶无力地滑落,从床上滚落到地面,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听到声音的一群内侍急急的进入殿内,“姑娘,奴才这就去通知陛下。陛下吩咐,让您在这里安心养伤,您可小心伤口。”莺莺看着一个内侍跑了出去,张大了眼睛望着殿内其他的内侍,“我饿了。”所以,在我们英明而又伟大的之言陛下跑到内殿门口时,看到的第一眼不是莺莺,而是那狼藉的饭桌。

之言看着外在躺椅里,摸着肚皮,一副“我好饱”,“我吃的好开心”的莺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莺莺看着门口对着自己笑的之言,懒洋洋地朝他招了招手。之言看着莺莺懒猫的样子,不由的上前,伸出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嗯,和想象中的一样柔软。莺莺娇嗔的撇了之言一眼,目光流转间,便已勾去了之言的心魂,之言看着莺莺如水般的眼睛,陷入了深深的迷恋之中。

莺莺看着痴人一般的之言,又看了看他臂上腕上蔓延着的指甲的划痕,合上了眼睑,没有说话,之言摸着莺莺的脑袋,“今日,委屈你了,我刚刚已经替你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我一定会让她悔不当初,不会让你今日的苦白受的。”

莺莺听着之言宣誓般的话语,抬首看着立于榻边的之言,生出了双臂,委屈的睁着眼睛仰望着他,“之言,好痛,抱抱。”

之言俯身抱住了莺莺,莺莺侧头在他的颊上亲了一口,“你对我的好,我都记着,我相信你,之言。”之言起身,看着朝自己邪笑着的莺莺,红着脸,“莺莺,你的伤还没有好,今夜就歇在这里吧,等你身体修养的差不多了,再离开吧。”莺莺顺从的点了点头。

之言开心的抱起了莺莺,朝着室内的龙床走去,对着收拾桌子的内侍道:“你们收拾完了就出去吧,记得把门带上。”

莺莺看着越来越近的龙床,躺在之言的怀中听着他急促的心跳,心情复杂…

---慈宁宫-外殿---

兰妃看着坐在上手的太后,低声抽泣着,“华妃姐姐的婢女雪儿告诉兰儿,姐姐她自陛下离去后一直昏迷,兰儿想进去看看姐姐,却被侍卫拦住,现在只有太后您能救华妃姐姐了。”

太后抬眸,看着梨花带泪的兰妃,手中转动着的佛珠不曾停下,“兰妃,这天下还是陛下的天下,华妃若是犯错,陛下罚了她也是应该的,我们这些妇人还是不要置喙陛下的行为的好。”

兰妃看着一心向佛,不怎么问事的太后,心理骂着狡诈的老太婆,却又娇弱的挤出了几滴眼泪,“华妃姐姐也没有想到啊,宫里出现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姐姐担心陛下的安危,出手处置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啊,现在却落得如此的下场,怎不叫我们这群姐妹心寒。”老太婆,我不信你关系道你儿子的安危,你会坐视不理,一旦你出手,就可以为我除去了我的两个敌手,兰妃心想着,眼泪落得更加的汹涌了。

太后停下了手中转佛珠的动作,斥道:“兰妃,别以为哀家不知道你安的什么心思,哀家虽说一直不过问宫中之事,但该知道的事情哀家还是知道的,趁早收起你的那些小心思,华妃看不透你,并不代表可以逃过哀家这双眼睛。此时皇上正在怒头上,哀家此时若是插手了,必定会母子离心,而你也可以得到你想要的,”太后一拍桌子,“居然敢算计到哀家的头上!”

兰妃连忙跪下,“兰儿不敢…”

太后挥了挥手,“别以为哀家不知道是你怂恿华妃,今天下午陪着哀家的,华妃落得如此下场,想必你也出了不少力,罢了,哀家不想过问你们这些事,你这段时间还是老老实实的呆在幽兰殿,陪着华妃一起禁足吧。”

兰妃面色惨白,连连应是。

“行了,你退下吧。”太后看着兰妃仓皇的背影,不禁摇了摇头。

与兰妃擦肩而过的一个内侍,来到了太后的身边,对着太后低声的报告着什么。兰妃余光看到那边的内侍正是陛下身边的近侍,嘴角一勾,转身向幽兰殿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