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奸细情缘

第七章

奸细情缘 z层楼 3402 2013-07-23 10:58:20

  “陛下,太后娘娘她正在天乾宫…”不等内侍说完,之言焦急的丢下了手中的奏折,大步向御书房外走去。匆匆赶到了天乾宫,还未踏进内殿,便听到了里面传出了阵阵笑声。

“呵呵,没想到陛下小时候那么有趣。”

“是啊,还有一次,陛下穿上了哀家的衣服,用了哀家的胭脂,在先帝来哀家宫里的时候,跳了出来,可惊着了他的父皇,那时他还傻傻的说,‘儿臣不听太傅的话,父皇不理儿臣,可是父皇对母后一直很好,儿臣便想模仿母后,这样父皇便不忍心不理儿臣了。’那稚语可把先皇和哀家弄的哭笑不得啊。”

之言听着殿内母后和莺莺的笑声,微窘的咳了一声,抬脚迈入殿内,对着殿内坐在上首的太后行了行礼,“儿臣拜见母后。”接着,走到了太后的身边蹲下,撇了撇嘴,“母后,你居然对着莺莺埋汰儿臣。”

太后眼角的笑纹更加的深了,用手指点了点之言的鼻尖,“你呀。”接着,指了指身边的位置,对着之言道,“皇儿坐下吧。”之言闻言乖乖坐下。

太后拉着莺莺的手,转头对之言道,“这巧人儿陛下是从哪里找到的?哀家喜欢的紧啊。”

“这,这,这…儿臣若是说从天上掉下来的,母后信不?”之言尴尬的摸着自己的鼻子,想到了自己与莺莺的初见,又不禁笑了出声。

“哦?这说是天上掉下来的哀家倒也相信,哀家还真是没见过比莺莺更美的女子了。”之言听着太后的话,望向了莺莺。紫色原本是能衬托高贵之气的颜色,在莺莺的身上,却是显得十分美艳,对男人而言,绝对是致命的樱栗。

“哀家很喜欢莺莺,想封莺莺为郡主,以后便是皇儿你的皇妹,不知皇儿意下如何。”太后定定的望着之言,似乎在等待着他的肯定的答案。

之言听到太后强硬的语气,诧异的看向了太后,转眼看到了莺莺毫无反应的盯着地面,瞬间,失落布满了他的心间,之言强颜欢笑着,“宫中并不适合莺莺…”太后盯着之言的眼睛,一字一句道,“皇儿,哀家也十分赞成这句话,希望你以后也能牢牢的记住这句话!”宫中的确不适合莺莺,哀家是绝对不允许,皇儿身边出现一个祸水红颜!

之言听出的太后话中的意思,低下了头,脸色晦暗不明,“母后,儿臣觉得,莺莺的意见是首要的,但人的意愿还是会变的。”莺莺她现在不会为了朕留在宫中,朕比谁都明白,但是,若是莺莺为了朕,甘愿困于深宫,就算是母后你,也阻止不了朕的决定!

莺莺静静的坐着,由着太后拉着她的手,不言不语的听着这母子二人的对话,犹如一个精致的木偶般,没有任何表情。

太后听出了之言话中决绝的意味,脸色铁青,深吸了一口气,松开了拉着莺莺的手,起身对着莺莺道,“快到正午了,哀家就回慈宁宫了,莺莺好好养伤,没事就去看看哀家这个老婆子。”望着屈膝行礼的莺莺,太后俯身,在莺莺的耳边轻声道,“你可知,这紫色的衣服,在敕渊帝国向来只有皇家之人可以穿?”太后感觉到莺莺的肩微僵,满意地起身,看着同样弯腰行礼的之言道,“皇儿,哀家就先回了。”之言连声应是。

随着太后的离去,殿内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莺莺看着身边同样紫衣的之言,意味不明的冒出了句,“原来,这就是皇家的情侣装吗?”之言一头雾水的望向了莺莺。莺莺笑着摆手,“没什么,没什么。”然后又上前,踮起脚尖蒙住了之言的眼睛。

之言闻着身前女子的幽香,吱唔道,“莺莺,你这是作甚。”

“之言,你喜欢我吗?”不等之言答话,莺莺继续道,“我知道你是喜欢我的。但是莺莺要的并不是这种兴趣层面的喜欢。你是帝王,坐拥后宫女子三千,想必却是第一次见到我这种不拘礼法的女子,我们嘴上说着是朋友,你恐怕也只是图一个新鲜吧,就像一个孩童发现了一个好玩的玩具,在一定的条件下,可以用能接受的代价来保存这个玩具,但是,一旦危急到了自身,必定可以随意的抛弃莺莺…”莺莺狡诈的勾着唇,看着神色越来越扭曲的之言,嘴上的调调却越发的忧伤,“莺莺,不想体会这种滋味,一点也不想,我们还是做真正意义上的朋友吧。”

莺莺话音刚落,之言气愤的甩开了莺莺的手。之言也不明白,为什么听了莺莺的话会这么生气,看着莺莺咬唇扭过去了的侧脸,自嘲的嗤笑了声,“我们会是朋友,只要你不愿,我永远也不会勉强你。我还有事要处理,待会会有内侍送上午膳,用完后好好休息,我就在御书房,有事可以来找我。”说着,转身出了内殿,不再看莺莺一眼。

莺莺看着之言的背影,轻笑了下。

淡定的用完了午膳,莺莺整理了下妆容,对着一个内侍道,“劳烦公公带我去御书房了,我有事要觐见陛下。”内侍应下。

莺莺穿过了各条小路,只见内侍指了指前方道,“前面就是御书房了,那不是奴才能去的地方,要姑娘您自己去了。”莺莺挥退了内侍,走到了御书房前请求侍卫通报。侍卫看到了莺莺行礼道,“可是莺莺姑娘?”莺莺点头,侍卫恭敬的行了一礼,“陛下说,莺莺姑娘来的话,不用通报直接进去即可。”莺莺朝着侍卫笑了下,“谢谢。”然后无视了呆立住的侍卫,向御书房门口走去。

听到了御书房内谈话的声音,莺莺停住了脚步,静静的站在了御书房门口。

“陛下,据鲁中那边内线来报,鲁中势力最近动作较大,私兵调动较为频繁,您看我们是不是该…”

“鲁中之地是父皇给敏王的封地,那里不是朝廷能轻易管辖到的地方,朕需要的是一网打尽,再无后顾之忧。若是现在就出手,便会落了下乘。”

“陛下所言极是。”

“鲁中之地,靠近伊列国,要是敏王理智尚存的话,绝对不会乱动,给伊列国入侵的机会的。再者,那里有龙老将军镇守,朕并不担心那里会出现异动。朕担心的是朝堂,人心隔肚皮,根本看不出谁的心偏了。虽说朕在敏王的身边安了细作,却是始终没能获得敏王一党的名单。”

“陛下说的可是…”

正当莺莺凑耳细听时,刚刚那名侍卫无意间看到了莺莺一直站在门外,唤了声,“莺莺姑娘,你怎么站在这里?”顿时,御书房内的交谈声音停了下来,莺莺的眼中闪过一丝懊恼,却很快掩饰了过去。莺莺回首对着侍卫笑了笑,便对着御书房行礼,扬声道,“陛下,莺莺求见。”看着迫不及待开了门的之言,莺莺掩唇轻笑。

之言听到了莺莺的笑声,窘迫的咳嗽了声。一名老者突然从之言的身后出现,锐利的视光直逼穿着紫衣的莺莺。老者对着之言行礼道,“陛下,臣就先行告退了。”之言应道,“容国公慢走。”话毕,拉着莺莺进入了御书房,容国公神色不明的看着慢慢闭上的房门,甩袖而去。

“莺莺,莺莺,对不起,我刚刚在天乾宫内不是故意的。”之言小心的看着莺莺的神色,就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

莺莺故作严肃的点了点头,“嗯,犯了错,该罚。”说着,看着之言越发委屈的神色,笑出了声。“之言,你这个笨蛋,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呢?”看着之言瞬间容光焕发的脸,莺莺有点迷茫。

莺莺轻眨下了眼,撤去了迷茫之态,眼中竟隐隐有着泪花。“不要再对莺莺生气了可好?”看着莺莺梨花带泪的之言慌乱的点了点头,犹豫了下,将莺莺抱在怀中,轻轻的拍着莺莺的后背,单纯的就像是在哄着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我不会生你的气,再也不会了,不管你以后会如何对我,如何想我,我都不会再撇下你一个人,这是我对你的誓言,不管你相不相信,我都会去做。”此时在之言怀中的莺莺,没有看到那个帝王眼中满满的悲伤。

莺莺在之言的怀中抬起了头,“之言,我想出宫了。”之言宠溺的摸了摸莺莺的头道,“好,我这就派人送你回右丞府。”“右丞府”三个字一出,莺莺的脸色瞬间凝注了,“你调查我!”之言紧紧地抱住了怀中挣扎着的莺莺,难掩慌乱的神色,“莺莺,你相信我,这只是一个意外,我不是故意的。”莺莺停住了挣扎,冷笑道,“我怎么忘记了,你是帝王,怎么会允许有自己不能掌控的情况出现?”之言闻言除了苦笑,竟无话可说。

之言放开了抱着莺莺的手,对外面扬声道,“来人,备车准备送莺莺姑娘回右丞府。”

之言望着莺莺,“我明天会去看看你的,你的伤还没有好,回府之后别乱跑。”莺莺赌气的撇了撇嘴,看着之言忧郁的样子,无奈道,“果然,还是之前的之言看着更顺眼些。我就勉强不计较这件事啦。明天我会等你的。”

莺莺打开御书房的门,看着外面的马车,转头板着脸道,“之言,我会被你害死的。”

之言咧嘴笑道,“才不会,我不会害莺莺的,莺莺放心,乖乖养伤,等我明天去找你。”

莺莺头痛的看着这招摇的马车,在之言的笑声中,以视死如归的表情跳了上去。

——右丞府-书房——

“什么?莺莺坐着宫中的马车回府?”管家看着惊讶的右丞,答道,“是的,老爷。”

“还有,陛下带来话说,明日他将过府探望二小姐。”右丞听到了这句话顿时喜上眉梢,指着管家道,“你,快去通知几位夫人,明日有贵客到府,让小姐们好生打扮。”管家弯腰应是。

右丞笑着快步出了书房,“我这个做爹爹的,现在要去关心一下我的二女儿的身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