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奸细情缘

第十五章

奸细情缘 z层楼 3739 2013-07-23 10:58:20

  “莺莺,真的不用在宫里再修养几天吗?”之言看着惨白着一张脸摇晃着走路的莺莺担忧道。

莺莺伫立在宫门口,没有回头,冷淡道,“陛下,就送到这里就可以了。莺莺已经叨扰了两天了,实在不敢再烦劳您。”

之言颤抖着看着莺莺的背影,听着莺莺沙哑的声音,激动道,“莺莺,容国公他刑罚于你,我未能清醒的阻止是我的错,容国公他是朝廷的栋梁不能轻易撼动,你怨我无法为你讨回公道,我也认了,你打我骂我都可以,但是能不能不要这么冷漠的对我!”

莺莺静默的伫立着,没有动作,“莺莺想静一静,陛下回吧。”没等之言答话,便摇摇晃晃的走了。之言看着莺莺步伐不稳,手紧紧的攥成了拳,转身望着这繁华的宫殿,抿着唇,似乎下了什么决定。

莺莺感觉到了身后有暗卫在紧紧的跟着,无所谓的扯了扯嘴角,依旧左摇右摆的横行在路上,大红色的背影透着几分落魄,倒叫人升出了几分怜香惜玉的感觉。

喧闹的街市一如既往,莺莺听着吵嚷的声音,兴趣乏乏,考虑着该如何摆脱身后跟踪的暗卫。

突然,人群中传来阵阵尖叫,嘶鸣的马叫声近在耳旁,莺莺看着一青衣男子,以孱弱的身躯冲到了马蹄下,将马下的孩童紧紧的护在了身下,眼见马蹄要落在了那男子的身上,莺莺看着那男子腰间的牌子,隐隐的笑了一下,催动着体力不多的真气,上前带着男子和其怀中的孩童滚到了马蹄践踏的范围之外,众人围观着这一幕,不由得喝彩。

事情的发生也不过就是一瞬间,莺莺听着暗卫瞬间紧张急促的呼吸声又放松下来,不由的垂着眼遮去了精光。莺莺的肩撞上了粗糙的地面,还未好全的伤口又隐隐作痛,她看着青衣男子诧异的望着自己的目光,讨巧的笑了一下,便假装晕厥了过去。

莺莺听着那一声声的“小姐,小姐!”又感觉到有人抱起了自己在走动着。

待到被轻轻的放在床上时,莺莺闻到了清爽的莲香,舒爽的开了心怀,安心的沉入了睡眠中。

莺莺睁开眼的时候,耳边传来了一声淡雅的唤声,“小姐,你醒啦。”莺莺看着那青衣男子,微微的有点走神。“在下是诸葛阙,今日承蒙小姐相助,救命之恩不敢忘却。”莺莺听着男子的话语,露出贝齿,媚笑着看着他。诸葛阙,是左丞,一个如莲般淡雅的男子,竟和那猥亵的右丞有着一样高的官职。

诸葛阙看着媚态微露的莺莺,有些茫茫的不在状态。莺莺牵着诸葛阙的手,将他推倒在床上,俯身趴在了他的身上。诸葛阙反应过来,刚要挣扎,莺莺在他的耳边低低的说道,“别动!”诸葛阙乖乖的停止了动作。莺莺继续在他耳边低声道,“我被人跟踪了,那人在暗处我不好摆脱,还望你陪我演一场戏,就算是回报了我对你的救命之恩。”诸葛阙重重的点了点头。

莺莺从诸葛阙的身上慢慢的退了下来,理了理头发,伸手扶起了躺在床上的诸葛阙,声音微微放大道,“公子,此时已是傍晚,小女子睡的久了,让您见笑了。”

诸葛阙看着莺莺扶着自己的手,意会的随着莺莺话说了下去,“时候的确不早了,不知姑娘有何打算。”

“小女子身体不适,恐回家让家人担忧,想去朋友那里暂时修养几日,不知公子可方便送小女子一程?”莺莺依旧媚笑着答话,眼神茫然却不知在想些什么。

诸葛阙命人备车,将莺莺送去她想去的地方,看着远去的马车,沉默的在左丞府门口伫立了许久。

莺莺坐在马车中,让车夫将自己送往红楼。到了红楼的偏门,莺莺交代了车夫一声,便走进了红楼内室,闭门不开。

莺莺在内室中笑着品着手中的茶,看着下放给自己行礼的三个女子道,“起吧。”

“是,小姐。”如黄莺般的声音有些让人迷醉,莺莺仔细的端详着这三个女子的样貌,不由的暗暗赞叹,魅惑力十足,不负红楼的称号。莺莺看了看站在自己身侧的女子,问道,“红衣,这三人是?”

只见那女子弯腰行礼,恭谨的答道,“这三人是选出的花魁。”莺莺的手指微顿,没有发声,瞥了那女子一眼,示意她继续说。

“小姐那天被带走之后,奴婢就推出了这三人来选花魁,结果却是平分秋色。当场就拍卖了这三人的初夜,才使得当时的场面平定了下来。”莺莺听着汇报,不由的想到自己的确失算了,惹出了这等麻烦,还好红衣精明,替自己好好的解决了这一切。

莺莺心不在焉的挥退了这三名女子。红衣继续道,“刚刚站立在中间的那名女子,是花裳,那夜是昀王一掷千金买下了她,自那之后,昀王每夜都来这里找花裳,是花裳现在唯一的恩客。”莺莺想着刚刚看到的那个女子清澈的眼神,果然男子都是喜欢这种调调的,懒懒的应道,“那就让花裳好好的盯着昀王,可别让这条大鱼跑了。”

红衣应是,接着犹豫了一下,对着莺莺道,“那个右手边的女子,叫云容,那夜是被敏王买了下来。而且敏王给了重金包下了云容,让我们好好待她,不得让她随意接客。”莺莺手中的茶盏掉落在地上,崩裂的碎片弹在了脚边,室内的气氛变得十分僵硬。红衣出声打破了室内诡异的氛围,“这云容身上的守宫砂还在。”莺莺淡淡的“噢?”了一声,听不出情绪。

莺莺的手指扣在了木椅上,发出了“砰砰”的声音,“既然都已经说了两个了,就把第三个的情况也说说吧。”莺莺嘶哑的声音在室内回荡着,平添了一份阴森的气场。

红衣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发出的声音飘飘忽忽的,有点中气不足,“那个左手边的女子叫蓉朵,那夜被右丞买下。”莺莺扣着木椅的声音戛然而止,轻“哼”了一声“这蓉朵我看着倒是有几分异域的风采,怪不得右丞能舍得放下心中的那朵家花。男人,不过就是图个新鲜。”莺莺吩咐道,“红衣,这段时间就别要蓉朵接客了,没多久就是右丞的寿辰了,相信他会很喜欢我们红楼送的这份礼物。”红衣应了声。

红衣看着莺莺灰白的脸色透露着的病态,担忧道,“小姐,您的身体?”莺莺看了看自己依旧肿胀着的丑陋的手指,“我自由办法,不用担心。”

红衣惊诧的瞪大了双眼,“小姐,您难道要用那种药?”红衣看着默认了的莺莺,焦虑道,“小姐!那种药虽然说药效快,但是对身体的伤害是极大的,新肉重生,药物刺激神经那该承受多大的痛苦!小姐您难道慢慢养伤的时间都没有了吗!”说着,红衣竟哭着吼了出来。

莺莺叹了口气,握住了红衣的手,“你跟了我那么久,我是知道你的忠心的,我知道你一切都是为了我好。就算用这个药会折寿,那与我也已经没有多大关联了,我插手了京都的事,就没想过自己能够善终。时间对于现在的我,是最耗不起的。”莺莺看着镇定了下来的红衣,松开了握着红衣的手道,“红衣,我要离开这里三天,休养生息,外面有人监视,我在这室内的假象还是要做出来的。红楼的事全权交由你负责了,辛苦你了。”红衣哭着跪伏在了地上,抬起头的时候,室内早已不见了莺莺的身影。

莺莺拿着手中的行李,在密道中摸索着前进。红楼的内室有一条密道通往城郊外,当时莺莺建立红楼时专门开辟了这条道路,防止突发事件,红楼的人能够安全的撤离。出了密道,再走一段路便是百里崖,百里崖的峭壁上有一个山洞,那是莺莺初练轻功时经常驻扎的地方。

莺莺进了山洞,看到了洞门口的草垛上闪过白光,弯腰看着草垛上的白玉镯,莺莺觉得这个镯子十分的眼熟。

当时莺莺为了接近之言,装成贼从宫中内府盗来的玉镯,想到目的达到,这个镯子没有了用处,戴不能戴卖不能卖的,就随手从百里崖上扔了下去,没想到仍在了山山洞外的草垛上没有摔坏。莺莺看着手中的镯子,犹豫了一下,戴在了手上。

看着黑漆漆的山洞,莺莺的心中有点恐慌,自己为了恢复之前的身体状况铤而走险到底值不值得。莺莺其实很怕一个人,就像是刚来异世,一无所有一样,没有目标,没有方向,更没有伙伴,那段时间的莺莺一直觉得这个世界就像是一个梦,总会醒的梦。人生不过数百年,也不过就是一场梦。

以一物换一物,想要什么便要付出些什么,这就是天道法则。莺莺叹了口气,走向了自己之前从未步及的山洞深处。这条路只能由自己一个人来走,走过了就能回到伙伴的身边,走不过,也就只能自己一个人沉眠在这个山洞的深处,莺莺从未向现在这样清醒过。

御书房内,之言静静的坐在龙椅上听着影离的汇报,当听到影离说道莺莺和诸葛阙之间的对话时,叹了口气,“你待会回莺莺身边之前先去趟右丞府,说朕要留她几日,既然她想静静,你就在红楼外保护好了。”影离领命退下,只有之言一个人憔悴的坐在室内,看着桌上的奏折不知神游到了何方。

之言想到了莺莺离去前那张惨白的脸,想到了莺莺走之前那句冷淡的“想静一静”,想要往红楼去的脚步就这么停了下来。之言走到了窗边,看向了窗外,紫色的龙袍上那张扬的巨龙,竟染上了几分悲伤,之言想着,让她静一静也好,反正自己已经决定了,选择了,不管以什么为代价,自己绝对不会后悔。

之言看着内侍带上来的藏獒,表情变得十分柔和,轻轻的唤道,“茵茵。”之言披散着龙袍坐在了地上,抱着茵茵一遍又一遍的唤着,接着,之言揉了揉茵茵的毛发,笑道,“我让你的女主人做这个国家最尊贵的女人可好?”

之言抱着茵茵静静的躺在地上,空洞的声音不带有情感,“我知道她的存在是我最大的弱点,可是这一点,只有她不信,不管她想要什么我都会给她。”

“陛下,今夜招谁侍寝?”一个内侍轻轻的走到了之言的身边,弯腰请示道。

之言不耐道,“朕不是说过,最近朕想修身养性吗?下去吧。”之言看着退下的内侍,又紧紧的抱了抱怀中的茵茵。

火光好像受到了什么刺激似的摇曳了起来,之言微微的抬了抬眼睑,看了看突然出现在面前的裕王,“事情都办好了?”

裕王坐到了之言的身边,“恩啊,是由神手亲自动的刀,就像是天生的容貌一样。”裕王看着抱着茵茵睡着了的之言,微叹了口气,想着敌我不明的莺莺,为之言觉得不值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