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之天遥曲

瑾萱生日(一)

重生之天遥曲 月坦 4018 2013-03-29 13:22:25

  时间一天天流逝,四月过完到了五月,距离中考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肖遥同刚认识的同学一样,复习进入白热状态。只是这种白热化和高考相比,还是弱了很多。

周末肖遥还是去练钢琴,虽说遥妹妹之前过了六级,身子还有些记忆,但自己总归是第一次,总是有些没谱,自己努力点总是没错的。

终于期末考试来了,肖遥在指定位子坐下。每个人都有强项和弱项,肖遥也不例外,她的弱点就是英语,但是她英语的差是相对于她牛哄哄的数学和专业课来说的,所以初中英语对肖遥来说,就和背英文字母顺序表一样简单,顺顺利利到了最后一场考试,又将数学卷子提前上交,走出考场,肖遥一身轻松,想起过去忙碌的半年,就感觉很充实。

还有一个多月,肖遥还要考钢琴六级,基础知识基本没什么问题,但考试要准备几首国内外曲子,之前练习的时间有限,练起来总有些磕磕绊绊,后天放假后,就要下功夫了。

不过现在,肖遥伸伸懒腰,呵呵,犒劳下自己。

出门右拐,还是去年没喝成咖啡的那家咖啡店,之后瑾萱带她来过几次,确实名不虚传,这不一个多月没去了,真有点想那里的味道。

推开门进去,还是香甜细腻无尽丝滑的味道,但里面怎么那么多人,都没有空位子。肖遥直接到柜台要了杯冰咖啡,等待的时候,听到旁边两个女大学生的悄悄话。

“上午的辩论会你去了吗?”

“去啦去啦,经管的君子昊和肖侃是在太厉害了,把材料系的说的落花流水,毫无反驳之力。”

“是啊,是啊,太帅了,听说他们晚上要在文苑庆功,要不……”

“去,肯定去,到时咱们去那吃饭吧。”

“我们要早点去,不然会没位子……”

肖遥没再听她们说话,只是捧着冰冰凉的纸杯出了咖啡店,他们就是所谓的天之骄子吧,原本还以为自己和他们差不多,过完年才知道,自己在肖家的可有可无,想起君子昊,自己和他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

忽然鼻尖问道一丝熟悉的梧桐清爽味道,肖遥看了看对面的N大,没忍住,又走了进去。

现在差不多已经是盛夏,梧桐树葱葱郁郁,四点钟多的太阳还没落山,温和的光线透过枝叶的间隙,点点射在肖遥身上,伴随着缕缕清风,夹杂着淡淡青草味,让肖遥忍不住地沉沦陶醉着。

肖遥走过那段林荫大道后,就没了方向,漫无目的地乱逛。

很快从教学区走到生活区,大学生也渐渐多了起来,肖遥一边走一边张望,其实所有的大学都差不多,水果摊、甜品店、干洗店等等,但肖遥还是在四处张望。

直到肖遥看到文苑餐厅,肖遥才发现自己一直下意识在找它。

但然后呢?自己要怎么做?

进去还是不进去?只是进去又能如何?

现在的肖遥一米六二,身上还是白T恤、牛仔裤和帆布鞋,背着大背包,顶着短短的头发,不认识的人看到,肯定多半以为她是男孩子。

无地位无才貌的自己,站在君子昊的面前,能有什么用?这半年不是没有想过他,但每次肖遥都很狠狠地弹脑袋,把他快速赶出脑海,不然她会沉溺在自己的思绪中,无法自拔。

肖遥黯然转身,原本轻松愉快的心情此刻消失殆尽,慢慢走出校园,走过初中,回到家。

晚饭肖侃没回来,肖遥独自吃过饭,就回房洗漱后躺床上,翻过来覆过去,就是静不下来,现在不用看书,不用背单词,竟然没办法把君子昊赶出脑海。

索性穿上运动衣,起身到客厅看电视,找到一个原声美剧,肖遥就当训练听力,仔细辨认每个单词,每一句话,心绪终于渐渐平静。

看完一部又一部,肖遥最后实在撑不住了,眼皮直打架,就回房睡觉,睡前感觉好像忘记了件事情,肖遥迷迷糊糊地想着,直到坠入梦乡的最后一刻也没想起来。

第二日睡醒时已经上午十一点了,肖遥打着哈欠出了卧室,上周考试前和范老师请了两天假,准备考试完好好休息下。

肖遥来到厨房,周姨正做午饭。

“周姨早!”

“起床啦,早晨来的时候你还在睡,本想等你醒了再做早饭的,结果直接可以做午饭了。”

肖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昨晚睡晚了,对了,我哥在吗?”

“我来的时候就没在了。”

“哦。”

看来是没回来吧,这还是第一次夜不归宿,不过是和同学一起庆功,应该不会有事。

饭后,肖遥出去一趟,续报暑假美术班,寒假学的都是些基本功,这个暑假应该就可以学习素描色彩,油画估计要到等到年底的寒假了。

钢琴课也同范老师商量好了,每周二周四周六和周日上,每周四天,美术课是每周一和周三周五上,只是从后天开始,到钢琴考级之前,自己是没有休假了。

下午回来后,肖遥没再出去,在家把画板拿出来,将寒假学的美术基本功练习了下,毕竟半年没练,有些手生。

周日上午,肖遥正拿着铅笔绘画,瑾萱打电话问大约下午什么时候到。

什么时候到?

坏了!

这时肖遥才想起来今天是瑾萱的生日!

这些天太忙了,之前给范老师请两天假,有一天就是给瑾萱请的。

肖遥想了想回答:“你们准备的是晚上的party,去早了不太好吧。”

“哼,我是怕你忘了,提醒你下今天是我生日,肖大书呆子!”

肖遥嘿嘿笑了两声,瑾萱还真是了解她。

“放心,放心,不会忘。”

肖遥挂了电话,就洗手出门,打的去了嘉华购物中心,准备给瑾萱备一份礼物。

但是在都市丽人那层逛了几遍,没给瑾萱买成,她对服饰要求那么高,送什么样的衣服自己还真不确定。

自己反倒买了件礼服,一双双钻石高跟凉鞋,又买了顶假发,俏皮的亚麻色短款发型,毕竟晚上的聚合比较正式,自己总不能顶着平头去吧。

肖遥下了一楼大厅,这里是金银首饰,到处珠光宝气金碧辉煌,肖遥也没转,直接走到一家柜台,瑾萱曾带她来过,指着一条款式让人心动,价钱让人心痛的手链给她看,说她过生日了,就送她这个。

当时是戏语,但肖遥还是记住了。

刷完卡出来,随便打了辆车回家,肖侃正等着她吃午饭。

“哥,我回来了。”

“洗手吃饭吧,去逛街了?”

“嗯,给瑾萱挑了件生日礼物,哥,下午你去吗?”

“去,不过我们和她不熟,送了礼物就回来,你就留在那玩会吧。”

我们?

还有谁?

下午肖遥回房午睡了会,之后将接着上午没画完的接着画,外面阳光明媚,鸟语花香,室内肖遥静静一笔笔画着简单的正正方方。

直到四点半肖侃敲门,让她收拾下五点出门,肖遥忙洗手换衣服。

自然清纯抹胸晚礼服,玲珑剔透的水蓝色纱裙点缀着米粉色花瓣,带上亚麻色俏皮的假发,再搭上刚买的钻石凉鞋。

肖遥在镜子前转了三圈,最后在看着镜子中的美女,忍不住地笑了。

真养眼,哈哈。

肖遥又在镜子前自恋了会,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了,才拿着给礼物盒子出了卧室,肖侃也换了一身休闲西装,这时他手机响起来,肖侃接了电话直接回答:

“好了,我们马上就下去。”

说完就挂了电话,对肖遥说:“走吧,他们在楼下等着了。”

他们?

君子昊也来了?

怎么办,自己对他没有免疫力,不见还好,一见面自己可就真控制不住啊。

还没想好对策,肖遥和肖侃就到了楼下,肖遥看着在楼下闲聊的赵飞於和刘书杭,松了口气,还好那个人没来,但心底却有淡淡的失落。

相互打了招呼,四个人就上车出发。

肖遥听着他们三个闲聊,看着他们正式又不乏时尚的穿着,他们再加上君子昊都是出众的,不管是风雅谈吐还是地位背景,任选一样都足够让女生着迷,何况他们集万千优点于一身。

君子昊又是他们中的老大,肖遥暗叹自己怎么就挑了个最高的山来攀呢。

不要想,不要想,一旦开头,自己又无法停下来。

“遥遥,我们送完礼物,打个招呼就走,我让陈伯晚上来接你?”

“哥,不用,明天还要上学,我也呆不长,自己打的回来就好。”

“你什么都没带,哪有钱。”

肖遥看了看两手空空,只拿着礼物,身上还真是什么都没带。

“还是让陈伯去等你吧,这样我也放心。”

肖遥只得点了点头。

“遥妹子,你哥怎么对你这么吝啬,一点首饰都没带”,副座上的赵飞於又开始没个正经,“过几天跟哥上街,哥给你买。”

自己是没有什么首饰,一方面不好意思乱花肖侃的钱,另一方面自己没带首饰的习惯。

“我是清水出芙蓉,自然来雕饰,不需要那些俗物。”

赵飞於一听来劲了:“呦,这么自信!”

“那是必须的。”

也不是王伯卖瓜自卖自夸,肖遥明白自己的相貌,从刚才他们看自己的惊艳目光中,就足够建立自己的自信。

一路调侃着,很快就达到目的地,肖遥下车后抬头一看。

“哥,这不是深港大酒店吗?”

“对啊,瑾萱没告诉你在哪开patry?”

肖遥嘿嘿一笑插科打诨过去,说肯定应该是说了,估计自己当时没记住。

四人进了大门,肖遥只来得及匆匆看了看大厅,他们从金融街一路开过了的,这里应该是风卷,客厅以纯白为主,墙壁中央镶嵌着醒目的红,远远地也能看出墙纸上隐隐地金色花纹,张扬而不夸张,整个客厅没有繁琐的装潢,靠窗的是一排红白小牛皮半皮沙发组合,厅内摆着十几张白色或圆或方的餐桌,铺着红色餐布,每个桌子上都摆有各色花卉。

现在正值晚餐时间,大厅内几乎座无虚设,熙熙攘攘,身穿制服的服务员穿梭个个餐桌之间,好不热闹。

肖遥来不及多看,就紧跟着肖侃他们上了二楼,楼上设计风格和大厅一致,白色简单明快的主题,搭配明艳的红色,简约的线条,醒目的色彩,浅浅几笔就勾勒出现代时尚风。

瑾萱庆生的房间就在楼梯的旁边,瑾萱穿着白色公主裙,画着淡淡地妆,正甜蜜地站在门口迎接来宾,肖侃他们三个同瑾萱闲聊几句送上礼物,拉着旁边的孔瑾皓就离开了。

肖遥走上前,轻轻拥抱后把礼物送上:“瑾萱小公主,生日快乐!”

“呵呵,谢谢!刚才就一直等你,你要再不来,我又要打电话催你了……不过,嗯……”瑾萱拉着肖遥的胳膊上下打量一番,“平时看你T裇牛仔的穿着,今天一打扮也人模狗样的呀。”

肖遥在她手臂上轻打一下:“你还是什么嘴吐不出象牙来,不过小公主,你今天还真是漂亮……看这小脸粉嫩粉嫩地……”

说着肖遥抬起手要捏她的脸颊,瑾萱快一步抓住她的手,求饶:“你饶了我吧,还有客人来呢,你要把我妆弄乱,一会可真没法见人了。”

肖遥本意也就是吓吓她,“好啦,知道了,不在这妨碍你了,我先进去了。”

“嗯,知道你喜欢吃冰淇淋,里面给你备了十几种,慢慢品哈。”

肖遥会意地点点头,走进房间,四处看了看,应该是由四个包房,将中间的推拉门打开拼接而成的一个四方空间,里面重新布置,到处挂着气球,摆着鲜花,四周一圈的食物美酒,中央的圆形的空间三三两两站着闲谈的年轻男女,不过看了一圈,一个都不认识。

现在晚会还没开始,四周的美酒佳肴没人动,肖遥也只得饿着肚子等着,早知道来之前就填填肚子。

肖遥正四处打量,忽听有人喊她。

“肖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