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之天遥曲

危险如他

重生之天遥曲 月坦 3329 2013-03-29 13:22:25

  慢慢夕阳西下,月上高楼,大厅里的人醉醺醺地都走了,别墅里的佣人开始收拾客厅,君子昊他们也都站了几个小时,找沙发各自坐下休息。

肖遥看了看大厅,剩下的除了他们来时这三辆车的人,还有一对年轻的情侣。

肖遥偷偷拉了瑾萱:“他们俩是谁?”

“男的是赵家二公子,赵飞於的弟弟,赵飞轩,女的是刘书杭的妹妹的刘书梦,男的16岁,女的15岁,从小青梅竹马,今年暑假两人刚定完亲。”

这么小就定亲?

坐在沙发上正吃甜点的赵飞於突然站起来,兴致勃勃地提议:“现在还早不到十二点,不如我们做点有意思的游戏?”

话音刚落,他们几个女伴就笑语喧呼地直喊同意,其中有个女生问道:“好呀,不过什么游戏?太难的我们可不会。”

赵飞於却神秘兮兮地笑了笑说:“不难,只要会说话的就会玩。”

这下把那群燕莺的胃口吊了起来,一个劲地催他快说。

“真心话!大冒险!”,又转身对君子昊他们说:“咱们一年才这么痛快玩一次,你们可都要参加。”

那群女生叽叽喳喳齐说对,都站起来,帮赵飞於把沙发绕着茶几,围成一圈。瑾萱也嚷着想一起玩,但被孔瑾皓一个眼神瞪回去,“你和遥遥太小,看会就上楼休息”。

瑾萱委屈地退回来,肖遥好笑看着她,小声道:“好啦,你不怕你哥把你的小男朋友套出来?”

瑾萱一想也对,又立刻眉开眼笑地拉着肖遥到一旁的沙发上坐着,准备观战。

有赵飞於那句话摆在那,刘书杭和君子昊倒也都坐过来,这下那群女生更兴奋了。

大家坐定后,赵飞於拿着不知从哪里找出的啤酒瓶,开始介绍:“还是老规矩,我先开第一局,瓶口对着谁,谁就要接受惩罚,真心话大冒险任选一种,接受惩罚后就由他开下一局”,也没多说,就在茶几上开始转瓶子。

刚开始的几局,接受惩罚的都是女生,可能大家不是很熟,问题也都很保守,大都是初恋是什么时候,谈过几次恋爱之类的,只是答案的真实程度有待确定。

直到瓶口第一次转向场中的男生,儒雅的刘书杭,看到瓶口对准自己,刘书杭也不担心,反而面带微笑,将身子放松依靠在沙发上,通体的风流韵致,四周的女生反倒脸红着不好意思难为他。

而坐在一边的赵飞於却早就急了,这样没滋没味的太没意思了,就大声对着刘书杭问:“说说你的第一次!”

场上的女生这下沸腾了,都睁着大大地眼睛看着刘书杭。

那边的刘书杭依然淡泊从容,只是眼睛狠狠的哙了眼赵飞於,但赵飞於却把他当空气一样直接无视,刘书杭看他死不悔改,自己又不想大冒险,没办法想了想开口:“时间初二,地点宾馆,人物是我和校花。”

说完全场一片哗然,初二,也就14岁吧,是不是有点早熟?一旁的赵飞於早就笑喷了。

就连君子昊的嘴角也微微扬起,那短暂的温柔刹那间冲破了他脸上刚毅凌厉的棱角,霎间整个人充满了令人着迷的魅力。

肖遥愣愣地看着君子昊,四周仿佛一下子安静下来,没了吵闹,没了旁人,只有她和君子昊两个人。

“遥遥,你听见没有,太搞笑了,哈哈……”

不知愣了几秒钟,肖遥被瑾萱惊醒后,配合地机械笑了笑。

刘书杭此时拿起酒瓶开始下一局,瓶子在茶几上转了几圈,最后瓶口不偏不倚地对准了赵飞於。

赵飞於立即大叫起来:“不行不行,他耍诈,不算不算。”

刘书杭也不反驳,就拿眼睛似笑非笑地盯着他。

赵飞於立马改口:“我错了,真错了,以后不敢了,大哥你绕过我这次吧……”

但刘书杭显然没打算放过他:“我提的问题不难,放心,就是想问问你,你第一次用了多长时间。”

在座的几个女生包括瑾萱和肖遥听完,脸立马全红了,这问题提的也太重口味了吧。

赵飞於不干了,大声嚷嚷:“我选大冒险”。

刘书杭显然早料到这种情况,也随机改口:“好啊,来段脱衣舞吧。”

那些女生也疯狂了,齐声喊道:“来一段,来一段……”

赵飞於知道自己骑虎难下,最后爽快地站起来,走到大厅中央,动作生涩地跳起来,看得出来没怎么跳过,好在他身材健美,四肢匀称,也跳出了三成形像,六成神似,只是他那件外套在身上开开合合,一分钟跳完后也没脱下来。

大家看他回来后满头大汗,也没再为难他。

游戏继续,轮到赵飞於转瓶子,这次他用了不少力,瓶子转了十多圈还没减速,全场静悄悄的,全部的眼睛都盯着那瓶子。

肖遥悄悄转头,看向君子昊。一条腿悠闲地搭上另一条,身子慵懒地靠在沙发上,右手拿着一杯红酒缓缓摇,薄薄的嘴唇轻轻的抿着,深黯的眼底此时充满了平静,他就像一头未成熟的雄狮,现在看似无害,但再过几年,只要他愿意,肖遥感觉天地亦会为他变色。

场内突然传来一阵唏嘘声,肖遥忙转神看向茶几,那瓶子已经停了,瓶口对向的是…

君子昊!

肖遥一惊后,心跳开始加速,不知道他会回答什么问题,会不会有人问他,他喜欢什么样的女孩,这样的问题,她似乎也想知道答案。

可那些女孩交头接耳,却没有一个人敢问问题。肖侃他们此时也都隔岸观火,就连最活跃的赵飞於也没出声。

君子昊也不急,还是慵懒地坐着,仿佛将要为难的不是他。

半晌后,还是他那个江南女伴忍不住了,开口柔柔地问道:“子昊……你以前有没有爱上过别人?”

缓缓摇晃红酒杯的手顿了顿,君子昊淡淡地开口回道:“没有。”

那女生听后面露喜色,嫣然一笑。

君子昊说完拿起酒瓶,开始下一轮。这次瓶口对准肖侃。

那边的赵飞於仿似重新复活一样,又重新吵吵起来:“侃侃啊,终于让我逮到机会了……哈哈……”

侃侃?肖遥满脸黑线地看着这家伙得意忘形的姿态,显然好了伤疤忘了痛,又找事。

“哈哈……我想问这个问题很久了……嘻嘻……你对着镜子笑的时候……自己会不会着迷……”赵飞於边笑边问,终于把问题讲出来。

现场笑声一片。

赵飞於还真是活宝,这种问题还能提的出来,不过,肖遥也有些不厚道地想知道答案。

肖侃显然也没料到他会问这种问题,直接回答:“没试过,不知道。”

“怎么可能,要不我现在立马找个镜子,咱试验下”,赵飞於不怕死地提议道。

肖侃一个眼神瞪过去,皮笑肉不笑地:“小於子,用不用我顺便帮你松松皮。”

“好好,不试不试,那咱换个问题”,赵飞於立马改口。

肖侃自然不干:“我已经回答完了,是你提的问题有毛病。”

也不等赵飞於反对,拿起茶几上的酒瓶就开始转。

这次倒霉的是那个江南美女,那女生偷偷看了眼君子昊,又红着脸低下头。

刚才没问出个所以然的赵飞於,这时又开始闹腾:“这位美女妹妹,刚才你问你家昊哥哥的问题,现在哥哥也问问你,你以前有没有爱上过什么人?”

那女生低头害羞地回答:“以前没有,不过现在……有了……”

声音柔柔弱弱,越来越轻,但明显意有所指。

肖遥转头看向君子昊,他依然神色淡淡,眼睛一直看着手里的红酒,头都没抬。

但肖遥体内却莫名其妙地升起了一股怒气,为什么那女生可以这么光明正大地说爱君子昊,而自己却还在懵懵懂懂?

场中的游戏还在继续,但肖遥却没有心思再去看。

君子昊无疑是优秀的,而且还是非常优秀,就算他不喜欢这个江南美女,但还会有东北美女、西北美女、西藏新疆美女出现,指不定就会有个他喜欢的……..

肖遥慢慢地想着,也慢慢地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是动心了。

只是现在,她走到类似爱情的边缘,却好像无门可入。

上世肖遥在家就是娇娇女,父母出事前十指不沾阳春水,母亲生病的时候也只学了点煲汤,当时吃菜都是从医院餐厅买。现在会炒的一些菜,都是跟周姨刚学会的。父母去世后,自己就更没有动过手,不是在公司吃盒饭,就是下馆子。所以虽说自己虚长到26岁,但心理年龄恐怕还真没法和久经商场的君子昊相比。

肖遥越想越沮丧,自己除了长得好点,根本就没有什么优势,更何况自己在君子昊眼里恐怕还不是女生吧,就一乳臭未干的女孩。

那边的游戏也渐渐进入尾声,最后肖侃站起来提议早点休息,别墅房间多,每人一间,男生二楼,女生三楼。

肖遥进入房间后简单冲洗洗漱后,胡乱擦了擦头发,裹上浴巾就直接躺在床上。

入夜了,肖遥看着窗外散发皎洁光芒的弯月,心渐渐平息下来,没想到自己今天碰到君子昊,竟让自己陷了进去。

自己玩心不重,即使将来想找另一半,也不需要他有多优秀,只要能爱护自己,爱护他们的小家庭就行,而像君子昊这样的人,走到哪里都是发光体,都有美女夹道欢迎,又真的适合自己吗?

说到底,是君子昊这座山太有魅力,攀起来有些陡更有些险,攀不好估计自己还会坠落悬崖。

或许自己可以先放一放,先避着点君子昊,让自己先长大,看看那时的自己想法会不会改变。而且他也才18岁,不会这么早决定终身,等上三四年后,他也该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样的女朋友。

那时再见分晓吧。

想通之后的肖遥,感觉一身轻松,被自己压抑的困乏一下子涌了上来,渐渐沉睡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