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之天遥曲

重生(二)

重生之天遥曲 月坦 3130 2013-03-29 13:22:25

  之后三天,肖遥尽量多吃饭,饭后多走动,第一天在自己房间走了一个小时,第二天移到客厅,间间歇歇走了三个小时,第三天在别墅后花园慢慢走了半天。

第四天,等不下去了,天微微亮便起身,从一旁书桌抽屉里找到一个粉色钱包,里面装着十几张红色毛爷爷,边上插着各种信用卡,借记卡还有银行副卡。

肖遥心里默念两遍“以后有机会,我会还的”,抽走三张红色毛爷爷,猫着身子下了楼梯,轻轻打开大门,快步走了出去,直到将门轻轻关上,才松了口气。

肖遥沿着别墅外的油柏路向小区外走着,这里住的都是公子哥或是富家小姐,年轻人玩起来又疯狂,玩一宿喝一宿,肯定会有一部分打出租车回来。

果不其然,没等很长时间,就有出租车驶进去,又等了三四分钟,出租车就出来了。

肖遥上车后,怕司机拒载,她也敢直接说去墓地,只说去桑青湖。

肖家别墅位于s市东南方,而埋葬父母的墓地却在西北方,还好现在时间还早,路上没什么车,出租车一路畅通无阻,一个多小时后到达湖边,肖遥付完车费后下车。

除了湖边垂柳发黄的叶子掉了更多之外,一切的景色和半个月前一模一样。肖遥沿着湖边快步走向墓园,但越接近墓园,肖遥的心跳越快,一幕幕熟悉的景色从身边掠过,她从没有如此迫切的想靠近父母,经过无数次走过的路,终于到了父母的墓碑面前。

但这一刻,肖遥感觉自己的心跳好像停止跳动,血液停止流动。

墓碑上贴着的照片……不是自己的父母!名字也不对!

怎么会这样?

肖遥不停地问着自己。

最后肖遥转过身,开始一个墓碑一个墓碑的查找,她希望自己记错了,记错了父母墓碑的位置。

墓园里两千多块墓碑,她一一走过,最终站在墓园尽头一无所获。

不,不可能。

肖遥疯狂地否定着,一定是自己粗心,一定是自己看漏了。

肖遥开始第二遍搜索。

此时太阳早已升起,温度也渐渐升高,肖遥还穿着早晨出门时的厚重风衣,额头脸颊下巴布满汗珠,她没功夫理会,任其流淌,原本苍白的脸颊此刻更是血色全无。

当太阳升到头顶,肖遥再次回到墓园门口,依旧没有。

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一上午没有进食,再加上半天马不停蹄的奔走,肖遥终于支持不住,瘫坐在地上。

肖遥心底渐渐有了一丝澄清,扫了三四年的墓碑,那条路走了没有上百次,也有几十次,就是闭着眼也能找到,怎么可能记错。

难道现在这个世界和原来自己呆的世界只是惊人的相似,并不是同一个?

轰轰的马达声从远处传来,肖遥心底一颤,缓缓起身。

如果自己再次被撞,能不能回去?

这个想法从脑海一闪而过,还没来得及思考,身体就冲向那驶来的黑色越野车。

张开上臂,闭上眼睛,肖遥等待着那刺骨的疼痛。

耳旁响起激烈的摩擦声,之后好久,直到那摩擦声也消失了,肖遥也没等到预想中疼痛。

微微睁开眼,车子距离自己只有不到半公分的距离,有个身影快速地从驾驶座下来。

“遥遥?”

低沉有些疑惑的声音响起。

他认识自己?

肖遥头脑一紧后身子开始发虚,不自主的向下倒,那男子忙跨步过来,在撞地之前接住了自己。

困意袭来,眼皮越来越重,意识开始急速的模糊,在大脑一片空白之前,只来得及说了声:“谢谢…”

薄如蝉翼的眼皮颤了颤,躺在白色病床上的肖遥的意识,渐渐从一片虚无中恢复过来,睁开眼睛,微微转头看着周围熟悉的环境,不用起身肖遥也能确定房间的另一头有一组金丝楠木茶桌和椅子,中间茶几上放着一个茶壶和六个倒扣茶杯。

肖遥苦笑着,只怕自己失败了。

静静躺在床上,肖遥把这些天的离奇经历仔细回忆了一遍。

这个世界不是原来的!这个世界没有一点父母的痕迹!

想想之前自杀式行为,肖遥就感觉一阵后怕,如果自己成功了,真的穿越了,就一定能回到原来的世界吗?既然存在这个世界,会不会还有第三个?第四个?自己在这个世界,虽然还没见过肖爸肖妈,但起码还有个爱护自己的哥哥,如果再次穿越,情况会不会更糟?

时间慢慢过去,肖遥渐渐明白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既然如此……

那就在这个世界好好活下去!

父母既然不在了,那么在原来的世界或这个世界继续想念都是一样的。想着爸妈的音容相貌,想着爸妈从小对自己的教导,肖遥的眼睛中渐渐浓聚坚强之色。

对!以后要好好的活。

中午,肖侃来医院看她时神色犹豫,欲言又止,肖遥知道他想问离家出走的事,奈何自己没办法解释,只好转移话题。

“哥哥,你怎么找到我的?”

“别墅区有监控,找到了那辆出租车。”

“哦……哥哥,昨天救我那人也有辆和你一模一样的路虎,好巧,嘻嘻。”

“昨天那人叫君子昊,那天我是借他的车接你回家。”

“那你的车呢?”肖侃不可能没有车的。

“被赵飞於那家伙给撞坏了。”

赵飞於?好像不认识。

肖遥看着神色好多了的肖侃,再接再厉的问道:

“哥哥,过几天出院我能直接去上学吗?”

这次肖侃的注意力彻底转了过来,“为什么?现在已经十一月底,再过一个多月就要放假了,不如多休息几天,明年春天再上?”

“其实我的身体已经差不多好了,昨天只是累的有点虚脱罢了……”

肖遥想抽自己一个嘴巴,刚把注意力转开,自己竟然又转回来了。趁肖侃没开口,肖遥决定主动出击:

“哥哥,昨天的事……能不能以后再说,不过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这样了……”

肖遥不敢看肖侃的眼睛,只能微微低头偷偷瞧着肖侃的脸色。

肖侃看着肖遥小心翼翼的动作,有些无奈,只得开口:“好,我不问,但以后有什么事别自己掖着,我是你哥哥,有事还有我顶着。”

肖遥用力的点点头。

想去上学也是经过认真考虑的。

和张伯他们不熟也是一方面,最主要的是看着别墅到处的精雕细琢,总让肖遥有种压迫感,好像在做梦的感觉。

既然身体没什么大问题,不用人伺候,那就抓紧时间,将生活搬回正规。

“哥哥,我想上学……”肖遥睁着大眼睛泪汪汪的看着肖侃,决定以柔克刚,也就是……撒娇。

看着肖侃有些犹豫的样子,肖遥决定豁出老脸不要了,反正现在外表只有12岁,伸手抓住他的衣角,继续进攻:“哥哥,让我去嘛……”。

不行了,显然高估了自己脸皮的承受能力,说不下去了……

还好,用对了方法。

肖侃轻轻捏了捏肖遥恢复了些气血的脸颊,“好,再在医院休养几天,就搬到公寓来吧,有我在身边看着也放心,明天我让张伯把你行李先搬过去”。

想着那堆姹紫嫣红,五彩缤纷的衣服穿在自己身上,肖遥就想打哆嗦,但自己已经给肖侃带了那么多麻烦,不能再得寸进尺。

而肖侃看着有点不对劲的妹妹,试探着开口:“要不买新的?”

肖遥这次傻眼了,自己表现的有那么明显吗?还是他妹妹原就是个喜新厌旧的主,所以肖侃才这么有眼色。

肖遥摸了摸鼻梁,决定相信第二个原因。

两天后,肖遥头也不回地离开医院,暗自打定主意,争取……短期内…不再进医院。

张伯显然得了消息,先开车带着肖遥去了市内最大的嘉华购物中心。

肖遥坐在宝马车上再次感叹奢侈最是资本家啊,这辆银白色宝马是供张伯随时待命,接送家人和客人用的。

下车后也没让张伯跟着,自己速战速决,一小时后,肖遥边走边给张伯打电话,让他来接自己。

走出商场,张伯刚好将车开到门口,肖遥直接坐到后车座整理战利品。一件米色短款羽绒服,衬里和拉链是天蓝色,一件粉色简约短款尼大衣。两件格子衬衣,一件藏蓝砖红间隔渐变条纹,有点民族风的衬衣,另一件黛色底色,点缀着红色小合欢花。两件风格迥异的纯色毛衣,一条浅蓝色牛仔裤,一条黑色铅笔裤,两双雪地靴,此外还有一个棕色钱包,一个红底黑花的背包,一些文具,其余就是些保暖衣、内衣、帽子和袜子。

付钱时刷的是之前肖侃给的卡,密码是她生日。

不到半个小时,车子驶进一个居民小区,在第三座楼前停下。

肖侃已经在楼下等着,旁边站着一个身材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男子,肖遥感觉有些熟悉,下车后才看清男子的相貌,黑亮垂直的发,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冷傲孤清,年龄和肖侃差不多,但不自觉得给人一种压迫感,而且周身已形成自己的霸气。

肖遥的心狠狠的抖了抖,相对于肖侃那种有些邪魅的相貌,肖遥对这种霸气更没有免疫力。

“遥遥,还记得他吗,君子昊”,肖侃试探着问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