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之天遥曲

识友瑾萱

重生之天遥曲 月坦 3915 2013-03-29 13:22:25

  君子昊?

就是前几天差点被自己撞,还救了自己的那个人?

肖遥歉意的看了一眼君子昊,但眨眨眼伸出手:“抱歉,之前差点害你成凶手,不如,重新认识下,我是肖遥。”

君子昊眼神飞快一闪,也伸出手同肖遥握了握:“你好,新的肖遥,我是君子昊。”

新的?

这个词不错,肖遥喜欢。

两人帮肖遥把衣物提到三楼肖侃的公寓后,君子昊就告辞,搭陈伯的车离开。

公寓三室一厅一厨房,肖侃帮肖遥打开卧室门,解释道:

“这个房子是今年开学前刚买的,没怎么装修,如果你对房间有自己的想法,想要什么风格的装修,给我说声,我会找人来装。家里有周姨每天来做三餐,刚刚做完晚饭先回去了。”

房间很干净,有独立卫生间,看得出床上嫩黄色的被子床单都是新的,一边是同色的两开衣橱,临窗的另一边放着一套白色桌椅,弧形的书桌上右端配置一台台式电脑,耳麦音响齐全,中间一个鼓鼓的粉红色HELLOKITTY背包。

肖侃将肖遥刚买的衣物放到桌子上,对肖遥说:“晚饭已经做好了,先吃饭再收拾吧”。

肖遥点点头跟着肖侃到厨房,桌子上摆着都是家常小菜,三素两荤,健康搭配。

饭后肖遥回到自己房间,打开书桌上那个粉色书包,如自己所料,里面是明天上学要用的课本,还有那个粉色钱包,肖遥看着它,只得叹息:“以后不但没机会还你钱,还要继续从你这拿钱了。”

将衣物书本整理完毕后,肖遥到浴室冲了澡,站在浴室的全身镜前,第一次认认真真的看自己的身体。

头上的绷带已经拆除,头发也长了出来,但仍能看到右侧头部有一条约5厘米长的伤疤。自己身高在一米五六左右,身材匀称,皮肤白皙粉嫩,修长的玉颈,坦平的小腹,一双秀腿颀长水润匀称,肖遥扬起嘴角笑了起来,女人谁不爱美,虽然现在还没怎么发育,但指不定自己以后真的会成为一位佳人。

将自己360度仔仔细细看了一遍,仍有些不舍得擦干身子,裹上浴巾躺在床上,从脱下的衣服中掏出手机,手机上的水钻早已被肖遥一粒粒抠下,套上刚买的白色手机壳,调好闹钟后,拉上窗帘,就早早睡下。

第二天清晨,肖遥被闹钟叫醒,进卫生间简单洗漱,清水洁面后就直接擦干走出卧室。

一位中年阿姨正在厨房忙着,应该就是周姨了,而肖侃正坐在客厅沙发,膝上放着一台笔记本。

肖遥轻轻走过去,准备吓吓肖侃,刚把手抬起来,肖侃却猛抬头,倒把肖遥吓了一跳。

“哈哈…..”,肖侃看着反被自己吓到的肖遥,忍不住大笑起来。

这几日看多了肖侃的妩媚笑容,终于能勉强的保持神智,但仍然还是有些被电到的感觉。

肖遥本想小小反击一下,但注意到肖侃发青的眼袋和眼球上满满的红血丝,有些诧异:“哥,你熬夜了?”

“是啊,昨天公司有个项目出了点问题,忙了一晚,现在还差一点,本来今天上午没课,想亲自送你上学的,只怕不行了…”

没等肖侃说完,肖遥就急急打断:“不用不用,我自己去就好,你工作完就赶紧补补觉,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工作可以努力但不能拼命啊。”

肖侃还是第一次听到妹妹教育自己,有些好笑之外更有些感动,看她一板一眼的样子,自己也顺势严肃的点点头,“好,听你的”。

肖遥没继续打扰他,就拐进厨房,向周姨问了声早,开始安静吃饭。

饭后,带上帽子,背上背包出了门,肖遥一边慢慢走,一边呼吸着携带干草芳香的空气,十一月份的太阳温暖而不炙热,阳光透过路旁榕树树枝残次斑驳地撒在肖遥身上,让人感觉全身暖烘烘的,不自主地放松心神,好久没有这样惬意舒适的感觉了。

学校很近,出门右拐直走五分钟就到,再往前走五分钟就是肖侃就读的N大。

按照从学校大门的保安处问到的地点,肖遥顺利的找到初一年级老师办公室,看了看手机,七点四十五,老师应该到了,伸手敲了敲门,得到答复后推门进去。

里面五六个老师,不知道哪个是她班主任,肖遥就停在门口鞠躬后自我介绍,“各位老师早,我是刚转过来的肖遥,今天来报道。”

刚说完就有一位年轻的女老师走过来,“肖遥你好,我是你的班主任,我姓张,你可以叫我张老师老师,昨天你哥哥已经给我打过电话了,现在我先带你去班上,安排下座位”。

肖遥点点头跟在张老师后面上了三楼,进入楼梯左侧第三个教室,看着满屋子的小鬼,肖遥感觉到自己一米五六的个子好像有点高,老师显然也感觉到了,将她安排到最后一排临窗的位置。

第一节课是数学,肖遥掏出课本,有一搭没一搭的开始听课,好歹前世已经考上硕士,现在的课程都是相对于她来说都是小儿科,只是有些基础知识因为时间太久可能忘记了,现在只需重新唤醒就好。

下课后,肖遥看着围在自己身边里三圈外三圈的小朋友,有些汗颜,这些小鬼也太热情了,叽叽喳喳,问名字,问年龄,问家庭地址,甚至还有问早晨吃了什么,看着围在自己身边的小鬼越来越多,还都一个劲地看自己,肖遥终于迟钝地意识到,这是美女效应?

肖遥上身藏蓝砖红间隔渐变条纹的衬衣,搭配低圆领白色宽松毛衣,外面穿上那件天蓝色衬里的米色羽绒服,下面牛仔裤,怕天气冷又在里面套了件深紫色保暖裤,脚上蹬着深棕色雪地靴。青春活泼的天蓝色,温暖舒心的米色,秀气的衬衣领,让俏皮可爱的肖遥增添了一丝温柔与书卷气。

肖遥看着旁边小鬼们姹紫嫣红的打扮,自己是有些迥异。但感觉到自己周围的空气越来越稀薄,肖遥借口上厕所,终于突破包围圈。

肖遥也没真去厕所,就站在厕所门口玩手机等上课,虽然这里的空气不怎样,但应该比里面好很多。

“你好,我叫孔瑾萱,初一三班的,能交个朋友吗?”脆脆的声音响起,肖遥抬头看到一个漂亮的小萝莉,上身一件红色短款兔毛羽绒服,下面黑格子短裙,搭配过膝平底小洋靴,简单时尚,而且长相清甜,五官细腻,让人顿生好感。

肖遥也友好地微笑:“我叫肖遥,初一二班的,很高兴认识你”。

“你的衣服真好看,从哪里买的?”

“谢谢,我在嘉华购物中心买的,你的衣服也都很漂亮。”

肖遥没想到自己一句交际恭维的话,竟让孔瑾萱瞬间引为知己,从此再没能下她那条贼船,而N大附中的厕所则华丽丽地成了她们友谊的发祥地。

之后她一下课就来自来肖遥班上两天,当然大部分时间都是她自己说,说的最多的是衣服,从夏天短袖裙装说到冬天尼大衣羽绒服,从法国巴黎时尚周和香榭丽大街讲到美国林肯中心时尚街,不论各国名牌还是奢侈品牌,说的滔滔不绝,简直如数家珍。

和瑾萱交往越久,肖遥越发现她除了衣服之外,还有些“万事通”的本事,不管哪个女生收了份情书或哪个男生收了巧克力,有一丝风吹草动蛛丝马迹,她竟然都知道,听着瑾萱的“知无不言”,肖遥才发现现在的初中生竟然这么早熟,连瑾萱也有男朋友。

在两人认识一周,将肖遥升级为自己的闺蜜后,瑾萱曾拉着肖遥看过她的男朋友。只是肖遥看着那个脸颊微微红的腼腆男生,有点意外,他俩的个性也相差太远了吧。

几天的课程上下来,肖遥发现初中课程对她太来说太简单,上课无聊地让她想跳级。布置的作业,也简单,肖遥会在课间一边听瑾萱的“闲话”,一边将作业完成。

每天晚饭后,肖遥会去肖侃房间借书看,他房间有一个占了满满一个墙壁的大书架,上面堆满了书,最多的是他经管类的专业书籍,其次就是一些军事汽车类的书,肖遥借的书是最后一类的文学书,虽说排在最后,但看着满满三层的国内外名著,就是看书速度较快的她估计也要马不停蹄的看上两年。

而肖侃最近都很忙,回来时肖遥差不多都快睡了,每天醒来,他已吃完走人。只是偶尔几次自己半夜醒来喝水,碰到他在厨房狼吞虎咽的吃东西,想起自己十八岁时的逍遥快活,肖遥不禁感叹,作公子哥容易,作努力上进的公子哥难啊。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十二月来了又走,期末考试越来越近,对比明显紧张忙碌的同学,肖遥还是每天悠闲地上课下课,周末就在家跟着周姨学学做饭,帮周姨整理家务。周姨原以为肖遥是个娇娇女,学做饭只是一时兴起,也没怎么用心教,但看后来肖遥真是有模有样的坚持下来,倒也就认真教了起来。

只是考前一周时,瑾萱忙复习也不找肖遥说话了,耳边猛然没了人叽叽喳喳,竟然感觉有些寂寞。肖遥实在是和相差好几个代沟的小鬼们没有多少共同话题,不过若有人找肖遥帮忙,肖遥总是有求必应,再加上自己上上成的形貌,所以总的来说,肖遥的人缘还算不错。

很快一周过去,期末考试安排在周三周四和周五,考完周六周日休息,下周一回校拿成绩单后就放假。

最后一场是肖遥最擅长的数学,将最后的一个数字写到卷子上,卷子检查两遍后,就上交了试卷,收拾好包走出考场。

现在三点半,距离下场还有半个小时,学校内静悄悄的。午后的阳光照在身上格外的舒服,走出校门,肖遥向右拐,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N大对面的一个咖啡店。

咖啡店是瑾萱介绍的,本来要带肖遥一起喝杯咖啡,但她之前忙着复习功课,也没找到机会。

肖遥轻轻推开玻璃门,香浓细滑的咖啡味夹杂着丝丝甜腻扑鼻而来。

肖遥在临窗位置找了座位刚坐下,还没待将包卸下,一个尖锐娇气的声音传来:“喂,这是我的位子!”

抬起头,一位深褐色头发披肩,发尾打卷的美女,手上端着托盘,放着两杯苦涩黑咖啡,美女是美,身材高挑,明眸皓齿,瑶鼻樱桃小口,可惜素质有点低。

肖遥也没起身:“为什么?”

“桌子上的宣传页是我放的。”

肖遥有点火了,在咖啡店用咖啡店宣传页占座,她还不如说咖啡店是她家开的。

肖遥站起来刚要理论,却被一道有些熟悉的男音打断:“李舒语?”

对面美女猛转头,声音却异常温柔:“昊哥哥,我们的位子被占了。”

声音肉麻的差点让肖遥鸡皮疙瘩掉一地,顺着李大美女的目光看去,肖遥的小心肝不自主地跳了跳,心底狠狠鄙视了自己一下,没办法,自己好像对君子昊这类型的男生,没有一点免疫能力。

“肖遥?”

没想到自己会被认出来,肖遥礼貌点点头,“抱歉子昊哥,不知道这个宣传页是你们的,你们慢用,我先走了”。

也不等君子昊反应,就直接走出咖啡馆。

这李大美女是他女朋友?

眼光可真不怎么样!

还害自己没喝到咖啡!

算了,咖啡喝多了容易衰老,不喝就不喝吧。

肖遥抬腿回家,眼睛不经意间扫过对面N大校门时却愣住了。双腿自作主张地向N大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