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之天遥曲

瑾萱生日(二)

重生之天遥曲 月坦 3047 2013-03-29 13:22:25

  “李诗墨……你来了。”

肖遥往他身后看,果不其然,王妍也来了。

肖遥也向王妍简单打了招呼,谁知王妍竟哼了一声走开了。

这女的……

李诗墨有些不好意思:“肖遥,就你自己?”

“是啊”,肖遥其实真想说,你快点走,不然王妍再找我麻烦怎么办。

显然李诗墨听不到她内心的呼唤,继续问她:“你中考考得怎样?”

“我……还不错……你呢?”

应该不错,自己不在,他又可以一统江湖独占鳌头了,呵呵,肖遥坏坏地想着。

“……我也打算跳级。”

啊?跳级?从初二直接跳到高一?

“你要明年中考?”

“嗯。”

不会是因为那天同他说了几句话,他就打算跳级吧,肖遥怎么都感觉自己有点像大灰狼,把这么个善良的小红帽给拐了。

“那……王妍呢?”

“还没告诉她。”

完了,肖遥第一感觉要坏事,如果被王妍知道了,还不得再和自己打一架。

李诗墨看她惨兮兮地表情也知道她在想什么,忍不住一笑:“呵呵,放心好了,她不会再找你打架的。”

肖遥回应地嘿嘿笑了笑,女人心海底针,你能猜对才怪。

这时大厅的音乐响起,灯光渐暗,瑾萱伴随着一束白光走上前台,“大家晚上好,很荣幸大家来参加我的生日patry,这是我第一次办派对,如果哪里有不好的地方,还希望大家多多见谅,在这里我希望大家吃好!玩好!一路high到底!”

说完在大家的欢呼声中,走到大厅中央和一位男士跳起开场舞,激情圆润的华尔兹。

随着瑾萱翩翩起舞,两边的男男女女也两两组合步入舞池,李诗墨绅士地弓腰伸出右手,“肖遥,能邀请你跳一支舞吗?”

“我?我不会。”开什么国际大玩笑,王妍就在这,而且上世自己是学了点皮毛,可根本拿不出手啊。

自己是不怕她,但想起她泼妇骂街的劣迹,自己就忍不住地头痛。

“我会!”

不待李诗墨反应,右手就被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王妍牵住。

看着李诗墨殷切望着自己,肖遥自觉地后退几步,第一次由衷感激王妍出现的这么及时。

王妍看到肖遥退出,更是不可一世地拉着李诗墨进入舞池。

李诗墨转身时,肖遥看到他眼睛里黯然一片。

肖遥无奈地耸耸肩,自己对他真没感觉。

长得是不错,但在肖侃他们四个面前,他就像是没长大的萝卜头。

转身走到边上的餐桌前,开始拿着盘子夹东西,然后躲到一个边边角,听着歌,看着舞,慢慢吃。

从开场舞到现在,瑾萱一刻也没闲下来,像个陀螺似的忙个不停,只能隔着人群和肖遥递眼色。

瑾萱冲她举了举手中的酒杯。

肖遥也微笑地举了举手中的果汁。

一边拒绝时不时男生的盛情邀请,肖遥一边又在腹议,真是无聊,比我一个人蹲厕所还无聊。

说是过生日,其实就是找个理由让富家子弟聚聚,看着十几岁的他们富贵逼人鲜衣怒马,肖遥虽然现在也成了他们一员,但看到他们满身珠光宝气,还是感叹:“腐败,真腐败。”

吃了喝了,肖遥终于撑了。

肖遥捂着肚子出了房门,问了服务员卫生间的位置,踩着高跟鞋悠悠地走过去,终于三步并两步左转右转到了洗手间,肖遥在厕所足足呆了二十多分钟,最后感觉腿有些麻而且肠胃清理差不多了,才舒服地起身,一边洗手一边感叹装修的真豪华,看看,就墙上的小壁灯都镶着金边,太奢侈了。

只是出门看着左中右三条通道,她终于迟钝地意识到,自己在酒店的二楼华丽丽地迷路了。

左右看看都没人,肖遥只好随便选了个通道,走走停停,但一路上就是没遇到一个服务员,,最后肖遥走到一个楼梯口停下,考虑自己先下到一楼,然后从肖侃带她来的那条路再上来。

肖遥打开门走进楼道,只是这个楼道显然不是对外开放的,上方只有白色节能灯照明,楼道内静静地,刚要迈开步子下楼,忽然沉重的喘息声从上方传来,肖遥顿感后背一阵发凉,身上的汗毛都立了起来,紧紧地憋着呼吸,仔细地听着。

确实是重重的喘息声,还能听出一些疼痛的呻吟。

肖遥站在原地举步维艰,要不要上去看看?好像有人不舒服,只是自己一个女生,万一是坏人怎么办。

“咚!”

这是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打断肖遥的思量,听声音挺严重的,人命关天,肖遥没再考虑就沿着楼梯上了楼。

一个身穿黑色西服的男士,侧身躺在楼梯上,旁边一滩呕吐秽物,肖遥走过去没敢动他,只是轻轻将他的头摆过来一点,借着灯光,肖遥诧异的看着他,君子昊。

看着他双目紧闭,脸色苍白,皮肤湿冷,口唇微紫,身上散发着浓浓的烟酒味,酒精中毒?肖遥直接上下摸他口袋,终于在他裤子口袋摸出手机,拨打120,催医院派车到深港大酒店风卷区,挂掉电话后,一边搜肖侃的手机号,一边起身上三楼,二楼没有服务员,但三楼是VIP专区,服务员肯定不会少,还好自己想的没错,一出楼道门,就碰上几个服务员,忙把他们叫下来,让一个人先下去接救护车,另几个将君子昊沿楼梯从侧门抬出酒店。

救护车来的很及时,肖遥跟着上了车,车上给肖侃打电话。

“哥,君子昊晕倒了,我正送他去医院,你快点来……哪个医院?”

肖遥忙问旁边的护士,再将地址传给肖侃。

挂完电话,肖遥这才松了松神经,从刚才一直到现在十多分钟,自己的大脑一直都在高速运转,现在停下才感觉自己满身汗渍,而且左脚上一阵刺痛,低头一看,刚才走的急,鞋上的一颗钻石歪斜着将脚磨出了血。

看着担架上面色苍白的君子昊,肖遥一阵无力感。

明明就在眼前,但肖遥却感觉和他之间隔了千山挡了万水,难道自己以后只能远远的看他背影,或者只能在他意识薄弱的时候接近他吗?

不见时,还能控制自己的思维将他赶出脑海,但当他就在自己面前时,自己根本就移不开眼,他是面无血色头发额前虚汗,但就算是身上的魅力大打折扣,他身上仍像是布满胶水似的将自己的目光紧紧黏住。

很快到了医院,君子昊被推进急救室,肖遥一瘸一拐地走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呆呆发着愣,无意识地看着手里的手机。

“遥遥……”

由远而近的一连串脚步,伴随着熟悉的肖侃声音响起,将肖遥唤醒。

肖遥转过头,肖侃还有赵飞於、刘书杭、孔瑾皓都来了。

“哥。”

“怎么回事?”

“还不知道,可能是酒精中毒。”

肖侃看着有些疲惫的肖遥,询问:“遥遥……要不你先回家,这里有我们看着好了。”

“哥,我还是在这等会吧,现在回去我也不放心。”

肖侃也没再劝,五个人静静地在椅子上等着。

时间静静流逝,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急救室的门打开,身穿白大褂的医生走了出来。

肖侃忙上前询问:“医生,他怎么样了?”

“酒精中毒,还好送来的早,现在没什么事了。”

五个人终于都松了口气。

之后,刘书杭和赵飞於在医院守夜,肖侃不放心肖遥一个人就和她回了公寓,明早再和孔瑾皓来换班。

肖遥将手中的捂得有些发烫手机递给赵飞於,然后肖侃扶着她一瘸一拐地走出医院。

回到家已经十一点,简单给瑾萱发了个短信,然后拖着累兮兮的身体简单冲了冲澡,躺床上就睡过去了。

第二天,肖遥夹着人字拖跟着肖侃去了医院。

到达病房时,君子昊已经醒了,正倚在床头和赵飞於刘书杭说话。

赵飞於看到他们进来眼神一亮:“老大,你的救命恩人来啦。”

肖遥看着三天不上房揭瓦就皮痒痒的赵飞於,顿感无语。

不过君子昊的气色不错。

君子昊也看到肖遥:“遥遥来了,今天不是周一吗?不用上课?”

“哦,我刚中考完,放假了。”

君子昊还没什么反应,一旁的赵飞於一旁开始嚷嚷:“啥,遥妹子,你不是跳到初二吗?”

肖侃告诉他的吧?

不过肖侃也转头询问肖遥:“你直接跳到中考?”

肖遥调皮地笑了笑:“是啊,你答应了的。”

“你故意的。”

“哥,我怕我考不好,就没敢说。”

肖侃没再说什么只是宠溺地抚了抚肖遥的头发。

君子昊此时却低头眼神一闪,然后抬头对肖遥说:“遥遥,昨天谢谢你。”

“不用谢,你以前救过我,这次我救你……”这是不是缘分?

不过就算借给肖遥两个胆,肖遥也不敢问。

“老大,再怎么说,你也要谢谢我家遥妹子,遥妹子,想要什么给老大说,老大一定满足你。”赵飞於眯着眼睛故意找茬。

你家遥妹子?什么时候成你家的了?

不过……自己可以提个要求?

肖遥抬头望向君子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