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之天遥曲

毕业致辞

重生之天遥曲 月坦 3401 2013-03-29 13:22:25

  君子昊点点头:“只要我能做到。”

肖遥想说,你能不能以身相许?

但……不太现实。

“两周后,是我们的毕业典礼,要不你来参加吧。”

肖遥更想让他来参加自己高中毕业的典礼,那个时候,不仅是自己的毕业典礼,更是自己的成人礼,如果有自己爱的人陪自己一起度过,肯定很美好。

君子昊几乎没考虑,点了点头。

“怎么我不能去?”赵飞於开始抱怨。

“我肯定是想你们都去的,但你们四个一起出现在我们校园,你想让公安局全体出动维持秩序吗?”说的虽有些夸张,但也不是完全没可能。

“嗯,遥妹子说的有理,为了你们学校男生的尊严,我和书杭就不去捕获少女的芳心了。”

还真是给点阳光,他就可劲地泛滥。

“刘书杭呢?”肖侃问道。

“他上午有课,走了。”

“飞於,你也走吧,回去休息休息。”

赵飞於没拒接,打着哈欠道别。

肖遥的美术班今天上午开始上课,但看着沐浴在清晨玫瑰色柔光中的君子昊,浓厚极长的睫毛在他脸上投下一层奇特的蓝色暗影,在肖遥记忆中,他的眼睛不是很大,但总是充满光泽,又充满黑暗,肖遥第一次有想逃课的冲动,她想呆在他旁边。

“遥遥,你该去上美术课了。”肖侃见肖遥半天没动静。

肖遥回过神点点头,还是走吧,君子昊就像罂粟花,会让她不知不觉间沉醉……还有想堕落的冲动。

走出医院,肖遥望着医院两边种植的凤尾蕉,叶片上还挂着夜晚的露珠和熹微的晨光,看了看手机,还不到七点半,还挺早。

只是身心怎么感觉有些疲惫。

肖遥向着太阳站立着,任由初生的太阳将温和的光线搭在自己身上,肖遥拼命地吸收着太阳的能力。

万里长征还没开始,不能这就么放弃,君子昊,你等着,我会追上你的。

两周后的周一,肖遥请了半天假去学校,参加毕业典礼。

中考成绩出来,肖遥以全校第一,全市第二名的成绩考入s市一中,既是重点高中,更是s市唯一一所贵族学校。

肖遥拿着录取通知书,坐在体育馆的第二排,校优秀毕业生的专座。

但肖遥却没有感到丝毫快感,因为肖侃和君子昊都没来。

肖侃因为临时有考试,而君子昊直接发短信简单六个字。

“抱歉,临时有事。”

旁边的男生不经意间碰了她下,肖遥没在意继续发呆。

但那个男生却更用力地捅了下。

“主持人叫你。”

肖遥头脑没法转过来,叫我?

甜美的声音从台上传来,“肖遥,肖遥在吗?”

肖遥猛地站起来,叫自己干嘛?

台上的主持人看到她,微笑地讲:“下面有请肖遥同学发言。”

发言?发什么言?

肖遥木着脑袋机械地走向讲台,这种毕业典礼的演讲不是应该提前准备的吗,什么时候改成现场发挥?

站到讲台话筒前,还没开口,台下却响起雷鸣掌声,一片口哨呼喊声响起。

“肖遥!”

“才女!”

“肖遥!”

“大神!”

……

肖遥看着完全失控的现场,原本有些木的脑子,终于清醒。

看来自己成为这群小鬼心中的明星了。

嗯。

感觉还不错。

两分钟后,场面渐渐平静下来。

看着台下是自己熟悉的不熟悉的同学。肖遥突然想起和李诗墨的谈话,大体理了理思路,开口讲:

“各位老师同学上午好,我是肖遥,很荣幸在这里给大家做演讲。首先我想问问同学们,你们对以后的生活工作有什么规划吗……其实我也没有。

我曾经不止一次地想过,如果我活在乱力鬼神的时代,我不做造福万物的女娲,不做妖媚乱世的苏妲己,我只愿做林间的一个小妖精,不会以天下为己任,也不会特意祸国殃民,只求一妖孽,同我肆意人生,笑傲江湖。

如果我活在封建年代,我不做称王称霸的武媚娘,不做大宅深处的贵妇贱内,我只愿做一名小厮,平平凡凡,无才无貌,陪我的江湖郎中,不求悬壶济世,造福一方,只愿踏过五湖四海,游遍大江南北。

如果我活在烽火连天的近代,我不做侠肝义胆的秋瑾,不做才情绝艳的张爱玲,我只愿做那落入风尘的赛金花,我会追求虚荣,我会浸染恶习,但我亦有我本性,我依旧有我的坦然。

但我生活在现在,活在没有幻想但又理想的年代,没有硝烟却有竞争的年代,我想做什么?我还不知道,但我知道我不要平庸的生活,不要乏味的人生,我想要属于自己的,属于我肖遥的,独一无二的人生。

以前,我无知,我娇气,我茫然地活在这个世上。

现在,我努力,我弹琴,我绘画,我要为自己负责,我也为将来准备。

以后,我会爱,会恨,会喜欢,会厌恶,但我还是我,我还是坦然的我。我会在以后的人生风雨路上,一边前行,一边绽放。

谢谢大家!”

台下掌声如雷,肖遥不知道这些小鬼认不认同她的想法,但她能做能说的只有这些,希望他们都找到属于自己的路。

而此时,在肖遥没有注意的地方,有人早已录下她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并同步传到地球另一边。

中午在家简单午休后,假期生活重新开始,还是每天有陈伯开车接送,每周三天美术四天钢琴,还好美术课不是很重,上课就当做休闲。只是上钢琴课就没这么轻松了,板正端庄坐在那,一天弹下来,腰酸背痛,胳膊发酸,晚上回来吃饭的时候,手指麻得连筷子都用不利索。

最后周姨看了都有些心痛,又不好劝阻肖遥,就每天炖些骨头汤给她喝。只是第二天上美术课挺受苦的,美术也是累手的活,老师大体讲完,就将模型摆好,学生自己临摹,肖遥真的有心无力,只能画几笔就休息下。

忙碌的日子总是感觉时间过得很快,钢琴考级前一周,范老师对她模拟考核了一次,成绩还不错,所以最后一周范老师没再像以往要求她,只是每次来了将要弹奏的曲目练习两遍,保持手感,其余的时间调整备考心态,也让肖遥的手休息下。

毕竟上世也大大小小不知经历过多少场考试,心态还是挺好的。走出考场肖遥一身轻松,打开手机给范老师汇报了下考试感受。到开学还有半个多月的时间,范老师给她放了假,等秋季开学后再继续上课。

美术课随后几天也结了课,肖遥将画板放在房间,晚饭后简单冲了凉穿上运动衣就躺在床上。

嗯,好舒服。

都一个多月没赖过床,肖遥惬意地在床上打了两圈滚,再次发自心肺地感叹好舒服哦。

一夜无梦,早晨也没定闹钟,一直睡到太阳晒屁股,肖遥这才起床,洗漱后神清气爽的出了房门。

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肖侃看她出来打趣道:“天还没黑呢,怎么就起了?”

“古语说了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我是笨鸟先飞。”

“嘿,给你个杆子,你就能往上爬。”

“那是,有其兄必有其妹。”

“你这臭丫头……”

肖遥陪着肖侃插科打诨一会,有些好奇:“哥,今怎么这么闲?”

平时见首不见尾的,今天怎么有空陪自己瞎聊。

“你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什么日子?”

“今天是你生日……晚上君子昊在深港订了个包房,一是给你庆生,另外算是答谢你上次救了他,今晚呢我就是你的专职司机,正在此恭候肖小姐的大驾。”

“啊?不用了吧,庆生?我就和瑾萱熟,别的也没什么朋友,不用麻烦了吧。”

听到肖遥说自己没朋友,虽是无意,肖侃的眼神却迹不可查地深了深,自己对她的关爱还是太少了吧,自己虽是哥哥,但毕竟是男生,女孩子的心思,他揣测到的不多,而自己所知道的那些事,又不能说。

“我给孔瑾皓打过招呼了,瑾萱晚上会来,其余就是赵飞於和刘书杭,都是熟人,放心吧。”

“好吧。”看着肖侃事无巨细地为自己忙活,自己不能这么不领情。

下午周姨下了碗长寿面,肖遥吃下垫垫肚子,肖侃也难得没有再出门,陪着肖遥聊天。

“遥遥,高中开学后,你想住校还是住校外?”

“哥,我正想给你说,我想在校外租个房子……嘻嘻,自由点。”

“嗯,房子交给我吧,我给你看。”

“谢谢哥,对了,你们四个小时候学习怎样?”

“我们几个从小就是调皮捣蛋,老师家长中的反面教材,就君子昊从小到大品学兼优。”

君子昊?

“哥,我之前听瑾萱说过君子昊的事,好像……挺坎坷的。”肖遥挑词捡句小心翼翼地问着,生怕被肖侃看穿自己的心事。

“嗯,我知道的也不多,他小时被绑架和他妈妈的去世,应该和他爸的沾花惹草有关系,他妈妈去世没多久,他爸就再婚,后来又有了同父异母的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他后妈是个不安分的人,一直想夺权,他舅舅有远见,几年前就让他进公司,经过整改,他也算在公司站稳了。”

“哦……”

肖侃只说了这么些,让肖遥有些意犹未尽,但他说完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瞄了自己一眼,瞄的自己心虚,肖遥只好转移话题。

“哥,从过完年你就一直忙,还是年前的那个项目吗?”

“对,这是我们做的第一个项目,没经验,只能多花点时间,第一期工程现在进行一半,差不多年底就能收工。”

肖遥点点头没再问,之前参加瑾萱生日派对的路上,听过他们几个闲聊,好像是市中心的那个金融一条街,两边商务楼都爆满,许多公司即使出高价也占不到一席之地,所以他们打算在金融一条街的南部,重新打造一个经济长廊,但这是个长期工程,他刚讲的第一期工程应该是先收购一条短些的街,如果有公司愿意在那里落户,那么他们再将那条街延长,延长到和现在的金融街差不多,甚至更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